东师附中人,都是重情人——读《铎音》(第三期)有感

东师附中人,都是重情人


——读东师附中文艺杂志《铎音》(第三期)有感


邱宇强


 


121日,周六,去东师附中观摩附中第30届百花奖教学活动。领活动资料的时候,获赠附中自己办的文艺杂志《铎音》(第三期)一本。——因为上次艺术节的时候,看过第一期,知道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杂志,所以趁活动还没开始,我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等到活动结束,乘车回到学校,书就让我基本看完了。


 


合上书,回味一下,不禁感慨到:东师附中人,都是重情人!


 


这里有附中人对父母的孝敬之情,比如冯银江老师的《母亲节的祭奠》,郝微老师的《父亲·母亲》。读着冯银江老师平实却带着孝子之心热度的文字,我的心里湿润着。当读到“生命中的那个最疼爱我的人走了,留给我的将是无尽的悲哀和永久的思念”的时候,我的泪水一下子溢了出来。这句话包含了太多的母子之情,又饱含了太多的遗憾和忧伤,真是“言有尽而情不可终”呀!


 


也许父母给予儿女的,比儿女回报父母的永远是多得多吧!正如为人父母的我们对待孩子,也是那么倾其全部!读了郎云华老师的《“爱别离苦”正经历》、王玉娟老师的《真切幸福地活在当下——写给女儿们11岁生日的信》、李跃庭老师的《栋栋小事记(三十则)》、毛剑锋老师的《与儿子的对话六则》等文章后,体会到附中老师在教育子女上,可谓更有心、更用心,更倾注吧!


郎老师在《“爱别离苦”正经历》中,提到的一件事,让我体味到她为人母的“艰辛”。她说,自己在16岁的时候失去了母亲,经历了与母亲死别的痛苦。所以在女儿16岁的那年,她就特别紧张,生怕女儿和自己一样在那样的年纪失去母爱。这种焦虑持续到女儿18岁,她才长出了一口气。——这两年的内心焦灼,又是怎样的煎熬呢?


李跃庭老师的《栋栋小事记(三十则)》,让我看了忍俊不禁。——吾儿今年也刚好两岁多,想是与跃庭家栋栋年纪相仿。所以看着栋栋的趣闻,再想想吾儿,文里文外,自然妙趣横生。只是惭愧,到今天,我也没记下吾儿一件“小事”。教子之差距,不言而喻!只求吾儿日后别看到这篇文章,逼问我他当年做过什么“小事”就好!


毛剑锋老师的《与儿子的对话六则》,从孩子2岁写到12岁,坚持做一件事这么久,更是让我佩服与敬仰!王玉娟老师的《真切幸福地活在当下——写给女儿们11岁生日的信》,提醒我至今还欠着儿子一笔账:孩子还在他娘肚子里的时候,我就想写一封记录她妈辛苦怀他的信。今日孩子已经快三岁了,信还没开头呢!


 


附中人把细腻的爱也给了他们的另一半。张海波老师《生活的影像志》中有这么一段:“……怀着儿子七个月的时候,我得了重感冒,发烧在家休息,量体温时不小心把温度计摔碎了,水银溅到戒指(结婚戒指)上,眼看着戒指渐渐变成浅灰色,碎成几段,我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惧,是不是有什么意外的事发生?马上打电话,老公刚一接电话,我马上问:‘你没事吧?’然后就哽咽了……”女性的敏感,女性的以爱为重,一语道破!


 


当然,附中人是重情人,更体现在他们对学生的爱上。在上次附中诗歌节上,知道王玉杰老师酷爱诗歌,今天读到她的《流水分别又一年》,竟也读出了诗的味道,读出了她对学生浓浓的如诗的爱。离别之前,她跑了恒客隆超市,又跑了欧亚超市,才买够了给140个孩子的礼物,而这礼物体现了她的良苦用心:四样礼物,荔枝、巧克力棒、开心果、打糕分别寓意着立志、智慧胜蛮力、笑口常开、打高分!这是王老师对学生最美好的祝愿!有这样的好老师,就不难理解有的孩子“一把一把地抹着满脸的泪水”了。——2012年高考录取之后,有报纸以“长春市最牛班主任”为题报道了王玉杰老师的事迹。当时有同事不服气的说,把附中最好的学生给我带,我也能把他们送进清华北大!现在看了这篇文章,我想这个“最牛”的班主任不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牛”起来的!


王老师在《流水分别又一年》的文末写到:


“……将三块桌布好好地洗洗,挂在阳台里。


一块土黄亚麻的,上面小小的红樱桃,朵朵娇艳;


一块暗黄色印着银色的叶子,密密地斜织着;


一块白色带着蓝色的小花,它们透着阳光,绣着生活中的小清新。”


这分明就是首诗,就是王玉杰老师对学生如诗的情怀!


 


附中人的重情,其实无处不在。读着“东师附中语林趣话”中一则则文字,除了让人捧腹大笑外,我们更能体会到他们有情于自己所教的学科,有情于他们的工作,有情于他们的生活!比如在“荣誉教师评聘会”上,王玉杰老师有诗一样的发言:“我的成果都挂在校园网上,你看,或者不看,它都在那里,不多不少。”刘勇老师的发言更具语文特色:“著名的孙立权老师是师大附中的语文老师,王玉杰老师是师大附中的著名的语文老师,我只能说是著名的师大附中的语文老师。”——写到这,想问刘勇老师,还徒步上班吗?哈哈。


 


教育,说到底是爱的教育。所以,只有重情之人,才能把教育做好。一本杂志,我窥见了附中人的精神世界,也看到了附中美好的未来!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觉得“有点酸”,甚至怀疑我的人品。——说实话,我是很羡慕附中的老师,羡慕他们能教到好学生,能有比我们高很多的收入。但是我真的更羡慕他们有为学的浓厚氛围,羡慕他们有明朗的思想天空。教师这个群体,现在太“沮丧”了:累,压力大,挣的少,生活中的我们抱怨,满腹牢骚。我们缺少附中老师苦中作乐的一种精神状态。——附中老师“苦”?设身处地的想,他们也并不轻松。——附中的老师还能写诗,而你、我还写诗吗?还能写出诗吗?


总之,说我什么都好。我只希望你有机会也读读附中的这本有趣的杂志,有机会听听附中老师的课,荡涤一下我们的思想,也让我们心灵的天空有些蔚蓝。


                                    


 2012124日星期二

《东师附中人,都是重情人——读《铎音》(第三期)有感》有1个想法

  1. 很喜欢后两段的文字,与你有同感![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新浪博友留言说:有了较高的物质保证,才更有精神的追求吧。反正我们一般俗人是这么想的,例如,我们河北的名校正中辛中衡中的老师月收入是我们县中老师的十倍,所以,他们更有心思去在专业领域进行开拓,创新,同时,名校也给了他们更好的平台,更容易出成果和显成绩,良性循环,让人各种嫉妒羡慕恨。相比较而言,他们的辛苦和劳累,和我们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啊!
    哈哈!这样看我多少有点阿Q的意味![/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