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绽放百家鸣——有感于东北师大附中第30届百花奖语文教学观摩活动

百花绽放百家鸣

——有感于东北师大附中第30届百花奖语文教学观摩活动

邱宇强

 

12月份的北国长春,已经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但东北师大附中第30届百花奖却在这个季节,如期昂然绽放,给2012年吉林的教育绘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给众多的与会教师奉上了饕餮的教学盛宴。本人观摩了两节语文示范课:王春老师的《赤壁赋》和李老师的《夜归鹿门歌》。并有幸聆听到了东北师范大学曹胜高教授、吉林师范大学杨朴教授、吉林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及附中孙立权老师的精彩评课,受益匪浅。现将我观摩的一些体会和活动“精神”记在这里。

 

体会一:成为“才子型”教师,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提起“才子型”教师 这个概念,还得回到20117月的第八届“语文报杯”课堂大赛。那次大赛结束后,大赛评委赵福楼老师,发了一篇题为《听“才子型”教师上课》的博文,文中提到了对“才子型”教师教学的一些忧虑:“问题出现在学生的反应上。我注意观察在强势教师面前学生的表现,发现他们做驯服状、仰慕状。可拟测其心理:教师如此伟岸、渊博、潇洒、智慧,自己不觉在他的面前委顿下去。这种情境中,在这个教师面前,学生最好的选择姿态就是静听。”赵老师的文章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为此中华语文网还为此专门组织了关于“才子型”教师教学的大讨论。

讨论当然没有一个最终的明确结论,而就今天观摩课的启示,我认为,赵福楼老师所说的担心,是教学操作、教学技巧层面的问题,并不是“才子型”教师“学识”惹的祸。因此,成为“才子型”教师,应该是我们语文人努力的目标。

王春老师的课,就尽显了一个“才子型”教师的魅力。正如课前附中语文组长孙立权老师介绍:王春老师上课很有清代朴学的味道,注重考据,课堂的每一句都追求言之有理,持之有据。课堂中的王老师也是如此表现的。讲《赤壁赋》,老师也会讲到文章体现了苏轼具有儒释道的思想,但讲解也就停留在概念层面,而王春老师,能把文中苏轼的思想在儒释道的经典作品中找到相关的内容加以佐证,《楚辞》《易经》《荀子》《庄子》《楞伽楞伽阿跋多罗宝经》等等,各家经典信手拈来,当王老师背出一大段《庄子·齐物论》的时候,不知道别人佩不佩服,反正我佩服了。

那么“才子型”教师上课,是不是真就如赵福楼老师说的,使学生感到“压抑”,使学生沦为“听客”呢?从王老师的课堂看,不是。课堂上学生也如王春老师一样“说经论道”,一个学生也背了大段的《庄子·齐物论》,一个学生还背了一段《道德经》——后来我问王春老师,是不是他要求学生背诵经典的,他说没要求,说这是一个理科实验班,学生看到老师背什么,感到好玩的,就也找来背。这样看,“才子型”教师对学生的影响是深远的。

当然,王春老师的课,是一般人学不来的,因为这要以深厚的书底做基础。但我们可以以他为目标,读书,读经典,让自己也尽快的成为“才子型”教师。

 

体会二:“回到文本”是语文授课的正道。

目前,语文授课存在着“外部阐释”的毛病。正如吉林师范大学杨朴教授在评课时提到的:长时间内,我们的语文授课,习惯的都是“外部阐释”,大讲作者,大讲作品的写作背景,大讲作者其它的文章,绕着文本讲,就是不讲文本本身,等到要讲文本了,也下课了。而语文授课的正道应该是“回到文本”。

附中的这两节课,就体现了语文授课的这个正道。比如李老师从说课到上课,就贯彻了这个精神。在说课的时候,他就强调要在“作品内部打洞”,“不把作品放在学生陌生的背景下”,“不与陌生的诗文作对比”来解读诗歌。上课的时候,他带着学生对《夜归鹿门歌》进行了“裸读”分析。我当时看了一下时间,课一共上了50分钟左右,基于诗歌本身的研读,就足足有30分钟。从各种方式的读,到找意象,到概括场景特点,到找“诗眼”,到分析诗中人物形象,教学进行的扎扎实实。后20分钟,关于“孟浩然写景开一代风气之先”的讨论,关于“你是做‘世人’,还是做‘幽人’”的拓展讨论,无不是对诗歌思想内容的再挖掘。李老师最后让学生齐读诗文,并希望学生跟着孟浩然一起回家,不仅身体回家,而且是心灵回家。我想这个时候,学生真的与孟浩然“心心相印”了!

一堂课,就讲一首诗,一首七律,课堂容量不少吗?正因为我们常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我们课堂习惯了拓展,习惯了文本还没有讲透,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一整堂,就讲一首诗,还不让拓展,讲什么呀?没什么讲的,其实这正是因为教师学识欠缺。网上有一篇马庆云写的博文《全国有一半以上的语文老师不合格》,激怒了许多语文老师,但是我却赞同他“许多语文的知识积累和情感素养”远远没有达到合格语文教师标准的观点。现在语文课之所以被边缘化,不被重视,就是我们的语文课一直浮在表面,缺少深度。东北师大曹胜高教授评李老师课时说:马茂元的《晚照楼论文集》,是一本很少见的文集,研究孟浩然的,有的都不知道,李老师能提到,很不容易!——假如我们都有这本事,哪个学生还不喜欢语文课呢?

总结起来,我说的这两点其实是统一的:教师“有才”了,才能“回到文本”;深入挖掘文本,正好展示了老师的才。省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一直强调“学识大于技巧”,我表示赞同。技巧欠缺,后天可以很快的学来;学识欠缺,弥补起来可就难了。比如教龄仅5年的王春老师,整个授课过程我感觉还是有点“涩”,不流畅,但是对于书底深厚的王春来讲,这只是授课技巧的问题,可谓瑕不掩瑜。

——读书吧,读中华经典,给我们自己补补“钙”!

 

市教研室王胜柏老师,曾说过:“看别人的课堂,说别人的课堂;看别人的课堂,想自己的课堂;看别人的课堂,改变自己的课堂;走遍别人的课堂,开放自己的课堂。”——我现在就算在践行前两个阶段吧!

 

以下是几位评课教师的言论。

吉林师范大学杨朴教授:

老师上课要讲文章写了什么、怎么写的,也不要忘了讲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

东北师范大学曹胜高教授:

如果说王春老师的课是“汪洋恣肆”,李老师的课就是“涓涓细流”。……每个时期教师教授学生的重点是不一样的,小学的时候,让学生背下来就行;初中,让学生知道讲了什么;高中,让学生知道为什么这么讲;大学,让学生知道除了这么讲,你还会怎么讲。

东北师大附中语文组长孙立权老师:

语文课可以讲深。语文的特点是:不懂可以学语文,学了也可以不懂,语文得用一生来学习。

开车的最高境界是“人车合一”,上课的最高境界就是“人课合一”。

语文三个境界:盆景,园林,山水。

教师发展的三个阶段:做不好自己的事,需要人家帮;自己能做好自己的事了,不用人帮了;不仅自己的事不用人帮了,还能帮助别人了。

东北派语文老师的特点:大气,有注重文献的意识。

 

以上内容是根据我的笔记、我的理解整理的,如有不当还请各位同仁批评指正;如有言论不妥,还请谅解。

                          

 2012127日星期五

 

 

 

 

《百花绽放百家鸣——有感于东北师大附中第30届百花奖语文教学观摩活动》有1个想法

  1. 语文教师,读书积累太少,会误人子弟。同意你的观点[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那就多读点书吧!枕边有书,手边有书,车上有书……这就是成长![/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