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遭遇到的那些糗事

老师遭遇到的那些糗事

长春市第七中学 邱宇强

一份工作干的时间长了,免不了就会有职业病。语老师的职业病,就是无论到哪都注意别人发的音、写的字。因此,语老师常常会闹出一些笑话,遭遇一些尴尬。当然,也有无意间被别人“愚”的时候。这里就讲几件关于语文老师的糗事。

“鲫(jì)鱼”和“鲫(jǐ)鱼”

一位教语文的老教师去市场买鱼。卖鱼的师傅问:“老先生,买什么鱼呀?”

“我买两条鲫(jì)鱼。”

“鲫(jì)鱼?鲫(jǐ)鱼吧!来两条呀!”说着师傅就去捞鱼。

“是鲫(jì)鱼,不是鲫(jǐ)鱼!”老教师显出悲哀的神情,“你卖鱼卖多久了?”

“卖二十多年了。”

“你看看,多悲哀的一件事。鱼卖的快一辈子了,自己卖的啥鱼都不知道。我今天告诉你,叫鲫(jì)——鱼,不叫鲫(jǐ)——鱼,没有鲫(jǐ)鱼这种鱼。”

卖鱼的看着“老家伙”有板有眼的对自己的“教育”,把刚捞出来的鱼,又扔进了水池子里。生气的学着老教师的口气说:“买鲫(jǐ)——鱼,我这有;买鲫(jì)——鱼,我这没有!”

“悲哀,悲哀呀——”老教师低声嘟囔着,愤愤的走了。那晚,老先生的桌上没有鲫(jì)鱼。

“涮车”和“刷车”

那年到南方旅游,在大巴车上我就看到了好几块“涮车”的牌子。当时就有点想不通,东北兴“涮火锅”,“涮火锅”,是拿筷子夹着肉在热锅里“涮”,可这“涮车”怎么涮呀?有能夹起车的筷子吗?就是筷子有了,谁又能夹得起来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发现饭店的边上,就有一家“涮车”的。我急急忙忙的吃了饭,就站到人家门外,想看看人家是怎么“涮车”的。看着工人忙活半天,也没发现大“筷子”,也没看到人家“涮”呀!我就过去,好奇的问:“师傅,你们南方的‘涮车’和我们北方的‘刷车’有什么不一样呀?”

“‘涮车’?我们刷车跟你们刷车应该一样呀!”

“那我们北方叫‘刷车’,你们这怎么叫‘涮车’呀?”

“我们也叫‘刷车’呀!你看那牌子——”工人一指牌子,有点不耐烦的说,“那不‘刷’车吗?你怎么还念‘涮’呢?你不认识字呀!”

“我——”我实实在在的被“涮”了一把。

“生育”和“声誉”

这是好多年前的一件事了,那时我们学校还有初中部。当时快退休的教语文的女教师聂老师的班里有个男生,不爱学习,爱逃课。一次跑出去,跟社会上的“小混混”去偷自行车,结果被民警抓住了。警察一看孩子还没成年,就让找家长。孩子怕家长打,不敢找。最后问让班主任老师来行不?警察说那也行。

老师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心里就气,但是一想,又不能不去。看着孩子的可怜样,老师心就软了。跟警察说了不少好话,又打了保证,才把孩子带回来。孩子重获“自由”,感激涕零,第二天就给老师写了一份检讨书。当中有这么一段:

老师,您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教过许多学生,肯定没教过我这么坏的学生。是我给您抹黑了,我影响了您的生育……”

老师圈画上“生育”二字,叹了口气,批阅到: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没想过要‘生育’,你不用太自责,我不生你的气!”

“还(huán)欠款”和“还(háí)欠款”

语文组的一个老师,几年前,借给他的朋友两万块钱。当时朋友给他出具了一个欠条。没过多久,朋友就还他5000块钱。他随手也给朋友写了一个收条:

×××还欠款5000.00元 。 

×××

×年×月×日

几年后,朋友来还剩下的欠款。朋友拿着5000块钱,嘴里说:“真不好意思呀,两万块钱欠了你这么多年,这才还清!”

“还……清?”

“是呀,这不是上次还钱时,你给写的欠条吗?——还(háí)欠款5000元。”

“是还(huán)——欠款——”同事一脸茫然。

“是呀,还(huán)欠款152万减15,不就还(háí)欠款5000了吗?这小账你怎么还整不明白了呢?”

看着自己亲手写的“欠条”,同事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呀!——自此,他严正声明,以后在外边不再说自己是“语老师”了。

(作者:长春市第七中学语文组
邱宇强  地址:长春市宽城区西二条737 130051

(联系电话:13756676480  邮箱:342368654@qq.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