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程改革下,对“名班主任工程”建设的思考

新课程改革下,对“名班主任工程”建设的思考

邱宇强

为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精神,新一轮的课程改革已经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展开了,课改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好态势,其间也涌现出一批业绩突出成果显著的优秀教师。为最大程度地发挥榜样的辐射作用,带动更多基层教师的发展,多地先后建立了“名师工程”。在我们肯定“名师工程”作用的同时,细心的人也会发现,“名师工程”存在的不足。

所谓“名师”,通俗地说就是德高、业精、声誉好的名牌教师。他们应该是在教育教学各个方面都优秀的骨干教师。但“名师”真的做到了这些吗?审视各地树立起的典型,我们会发现他们多数只是教学方面的“名师”,在管理学生、教育学生方面却未必是高手。而在实际的教育教学过程中,教育与管理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教学,甚至可以说没有教育与管理做基础,教学就无从谈起,没有教育与管理做保障,教学都是空谈。所以在实践新课程,推动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在强调建设“名师工程”的同时,有必要单独的建设“名班主任工程”,从而把目前的学生教育与管理水平推向一个更高的台阶。

多年来,“班主任工程”建设没有受到像教学教研那样的重视,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由班主任工作的自身特点决定的。教学教研关注的主要还是教材,教师通过几年的教学实践,就能较好的把握教材结构,结合教学方法形成相应的知识体系。并且这种体系推行起来,也更容易被其他教师学习,易于经验的传播。但班主任工作的主要内容是管理与教育,关注的对象主要是活生生的学生。因为每个学生都有其个性的特殊性,同一个班级的学生个性不一样,不同学校的学生存在着差异性,不同时期的学生个性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要总结出一套教育与管理体系,不是易事。即使总结出了一套体系,这套体系有可能存在局限性,可能适合农村学校,不适合城市学校;适合差等生,不适合优等生;适合于三类校,不适合一类校。所以总结出了一套体系,推行起来,也不是易事。经验体系难总结,体系难推行,制约了“班主任工程”的建设。

其次,是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不重视的结果。在目前的教育评价体制下,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更多的关注学生的成绩,关注的是我们这个地区或是我们学校有没有状元,高分段有多少人,而不关注在培养人这个过程中管理与教育是否科学合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看到,教育管理部门一学期内会组织几次教学教研活动,探讨“怎么教”的问题,却很少看到他们组织管理与教育活动,探讨“怎么管”的问题。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看到,学校会要求年轻教师要先拜师,每天要听完师傅的课,才能进课堂上课。却很少看到他们要求年轻教师拜某班主任为师,跟师傅学几年管理班级,才能当班主任。两个方面的不重视,限制了“班主任工程”的建设。

第三,是受到了教师自身“偏见”的影响。大多数教师认为,班主任工作,是繁琐的工作,只有疲劳感、倦怠感而鲜有成就感,认定在这个岗位干是没有多少前途的。认为教师的发展主要是在教学上钻研,教学业务过硬了就成为了“名师”了。基于这种认识,你会看到教师拿出主要精力去研究教材,去搞教学研究,却很少去研究班级管理、学生教育;你会看到年轻教师去听别人的课,却很少看到那个年轻教师去请教怎么能教育好一个学生。基层教师的不喜欢,不研究,使“班主任工程”建设失去了坚实的基础。

新一轮课程改革,对我们的教育实践者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教师在关注学生学习结果的同时,更要关注学生学习的过程,关注学生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这实际就是强调了对“人”的关注。这就把对学生的管理与教育问题提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把“班主任工程”建设提到了日程上来,这既是教师的要求,也是教师事业的机遇。为此,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的“名班主任工程”可以首先建立起立。

什么样的班主任才是名班主任呢?名班主任应该具备以下特征:

第一,要有自己的教育思考,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

一个好的班主任在管理班级、教育学生过程中,最可贵的品质就是思考。对出现的问题进行思考,对解决问题的过程进行思考,对结果进行反思。然后在不断的思考中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比如全国典范班主任魏书生在自己的班主任实践中,确立了“班级管理人性化、日常管理自主化、个案处理个性化、集体生活特色化”的教育思想。还比如被称为“中国苏霍姆林斯基式”的教师李镇西的班主任教育思想是:以人为本的民主教育,以爱为本的生命教育。还比如全国著名班主任教师刘令军根据陶行知的生活教育理论提出了“精神教育”。他们在实践与思考中形成了自己的教育思想,反过来,他们的教育思想又更好的指导他们的班主任工作。

第二,要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整体思路。

“思路决定出路”,“思想有多远,脚下的路就有多远”,都表明思路的重要。班级管理工作就是一篇“大文章”,这篇“文章”的写作,班主任事先没有一个写作的提纲,是写不好的。而擅长写文章的人都知道:只要写作提纲确定下来了,写作就变成了一件容易的事情,行文过程中写作者就会心中有数,紧扣主题,不跑题,详略的处理都会在掌控之中。所以,一名优秀的班主任在接手一个班级后,在制定班级建设目标的时候,他会站在一个“战略”的高度,去思考班级各项建设的问题:班级的目标是什么?班级管理采取什么模式?建设什么样的班风、学风?当这些东西都确定之后,班级管理才会朝着预定的目标前进。

第三,要有一套自己的班级管理策略。

谈到班级管理,我们就不得不承认班主任和学生是两个阵营中的人:一方是管理者,一方是被管理者。在管理的过程中,也必然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冲突,要解决管理过程中的矛盾和冲突,实现班级的和谐管理,班主任就必须有一套自己的管理策略。他大致包括:班级常规管理策略、班级文化建设策略、班级制度建设策略、“问题学生”转化策略。被称为全国“三大班主任”之一的万玮老师写过一本书,叫《班主任兵法》,就是一本介绍班级管理策略的书籍。好的管理策略应该具有最大范围的普适性,最大限度的可操作性,从而达到推广的目的。

“名班主任工程”建设具有示范引领的作用,要达到的具体目标有:

第一,使班主任思想认识清晰化。

普通班主任在管理班级工程中,总会有一些思想上的误区。比如班级管理需不需要教育惩罚?为什么一实行教育惩罚就会遭到社会和媒体的口诛笔伐?还比如教育需要爱心,那管理还需不需要制度?还比如班级管理是实行“人治”,还是“法治”?

面对这么多的思想误区,“名班主任”就要站出来,给普通教师一个“明确”的答复:

“教育是需要教育惩罚的,没有惩罚的教育不是科学的教育。而我们对学生的“惩罚”之所以常遭舆论的“谴责”,症结多在于面对犯错误的学生,多数班主任考虑的不是如何帮助人,转化人,而是整治人。这实际上已经不是教育惩罚,而是一种教育报复。

“教育需要爱心,也需要制度。没有爱就没有教育,这是真理;但光有爱也不是教育,这也是真理。爱心与制度一样重要。班主任加强制度建设,是班级管理的需要,也是在帮助学生在确立一种规则意识,为学生将来融入社会准备素质。

“班级管理要摈弃‘人治’,实施‘法制’。在‘人治’思维管理下的班级,只有‘人’在的时候,才管得住。离开了‘人’就管不住了,因为管理班级的是‘人’,而不是‘法’。但‘法治’的班级,即使‘人’走了,也会管理的好,因为‘人’离开了,但‘法’还在。”

名班主任的及时回答,能是普通班主任走出误区,头脑更清晰的工作。

第二,使班主任班级管理制度化。

目前班主任工作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工作的无计划、无目标的随意性。一个老师接手一个班级后,要不是无经验的摸石头过河——遇到啥问题,处理啥问题,至于处理的怎么样,不知道;要不就是被动的赶牛似的——学校让干啥就干啥,没让干啥,就啥也不干。这种无计划、无预见性的班主任工作,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失败。

这个时候,名班主任就要发挥作用,指导新班主任或经验不成熟的班主任,在承担一个班级管理任务的时候,明确要做哪些准备,把该做的事“制度化”。比如在班级管理之初,班主任教师要确立自己班级管理的指导思想,确定班级管理的“着力点”,明晰班级管理处理程序,预见管理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并作出相关的预案。之后,班主任要在学生参与的基础之上制定出相关的管理制度,并确定制度实行的方法和原则。之后,再确定班级的文化建设策略,确定特色化管理的方向。总之,“名班主任工程”要使新班主任接班之前,就已经明确了自己要做的“一二三四”等等的事了。

第三,使班主任处理问题程序化。

管理一个班级,总会出现各种各样棘手的问题。这个时候,班主任最容易走两个极端:一个是发怒,一个是消极怠工。前者遇到问题不冷静、不研究、不思考,习惯用权力压制人,动不动就体罚学生,其结果往往是被社会和媒体群起而攻之,导致教师群体尊严的陷落。后者常以前者为鉴,采取不闻不问,放纵、任其发展的态度,其结果是往往是学生成绩下降,良好品质没有养成,班级管理混乱一团。

面对棘手问题,出现这两种极端做法,主要原因是管理缺少程序化。其实班主任可以确立一种“四步走”的问题管理模式:描述情况——广泛调查——分析研究——制定方案。班主任遇到问题后就按照这四步去做,既可避免不冷静后的问题的出现,又可彻底的解决问题。名班主任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进行梳理,做好备案,以帮助普通班主任随时查找、比对,寻找处理问题的方法。

 

总之,在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大背景下,我们必须要在强调“教书”的同时,还要强调“育人”;要在强调“名师”教育教研方面的引领作用的同时,还要强调“名班主任”在管理和教育的示范作用;要在强调建设“名师工程”的同时,还要建设“名班主任工程”。

 

2013-5-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