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教文言文的

我是这样教文言文的

  邱宇强

 

【案例】

文言文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载体,是中华文学智慧的体现,所以要想继承和发扬中国文化,感受中华文学的瑰丽,就要学文言文,学好文言文。《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明确确立了高中生要具备“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力的学习目标。但在我们这个“白话”语境时代,文言文教学在成为教学重点的时候,也成了教学的难点。为了突破这个重点和难点,我在教学实践中,采取了“二整五针对”的策略。

一“整”:整合教材。

教学实践中,教师讲课都有一个“惯性”,习惯一册书一册书的教,一篇课文一篇课文的讲;必修一讲完,接着讲必修二,第一课讲完,接着讲第二课。很少对教材相关内容进行梳理,自然也没有对教材各个部分有一个整体系统的认识,有一个整体的规划,授课方式往往也千篇一律。具体到文言文教学,常表现为教师包办一切,对每一篇文言文都进行逐字逐句的翻译,并带领学生在通假字、古今异义词、词性活用、特殊句式等知识点上猛下工夫,把一篇篇优美的文章“碎尸万段”,肢解的“面目全非”。这样讲的结果往往是教师口干舌燥,学生昏昏欲睡,更严重的是学生自此觉得文言文面目可憎,开始厌弃文言文。

为避免这种局面的出现,我首先明确了教材中的文言文。比如,我使用的“人教版”教材,必修一到必修五共有五个文言文单元,课文共十七篇。具体篇章是:必修一《烛之武退秦师》《荆轲刺秦王》《鸿门宴》;必修二《兰亭集序》《赤壁赋》《游褒禅山记》;必修三《寡人之于国也》《劝学》《过秦论》《师说》;必修四《廉颇蔺相如列传》《苏武传》《张衡传》;必修五《归去来兮辞》《滕王阁序》《逍遥游》《陈情表》。

明确了教材中所有的文言篇章,头脑中有了整体认识之后,开始对这些篇章进行整合。这十七篇文章大致包括骈赋抒情类,比如《兰亭集序》《赤壁赋》《归去来兮辞》《滕王阁序》《逍遥游》《陈情表》;包括人物传记类,比如《烛之武退秦师》《荆轲刺秦王》《鸿门宴》《廉颇蔺相如列传》《苏武传》《张衡传》;包括议论说理类,比如《寡人之于国也》《劝学》《过秦论》《师说》《游褒禅山记》。

把必修五本书中的文言文放在一起,整体上有了眉目;再把十七篇文章分为几个大类,教学上就有了系统。

二“整”:整体规划。

基于上边对教材中文言篇目的整体认知、系统把握,我对文言文教学做了整体的规划,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文言文授课的枯燥无味、千篇一律。

(一)针对骈赋抒情类的文言篇目,采取熟读成诵以积语感的策略。

古人云“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可见朗读的重要性。所以,学语文要重视“读”,学文言文更要重视“读”。而根据骈文和赋文的特点,这两类文章更适合“读”,体味文言语言之美,而不适合把它译成白话文。如果再逐字逐句的去翻译,讲什么词类活用、文言句式,文章之美就荡然无存了!因此,学习《兰亭集序》《赤壁赋》《归去来兮辞》《滕王阁序》等篇章,教师就是教大家读,读到成诵的程度,学习目标就达到了。

(二)针对有名帖的文言篇目,采取挥毫泼墨以体美感的策略。

读文章,可以感受出文章的音乐美,享受文字所具有的富于节奏的旋律美;而临摹名篇的古帖,可以感受汉字的绘画美,享受文字所具有的龙飞凤舞的视觉冲击。这在最大程度上也会激发学生学习文言的兴趣,激发对祖国文化的热爱。所以学习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拿出三堂课的时间,让学生临摹字帖《兰亭集序》就是了;学习《赤壁赋》《归去来兮辞》,拿出苏轼书写的字帖给学生临摹;学习《滕王阁序》,让学生临摹文征明的书法。

(三)针对人物传记类的文言篇目,采取咬文嚼字以强语基的策略。

“读”和“写”可以激发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可以培养学生的文言语感,但是仅仅靠这两种办法,还不能让学生达到“阅读浅易文言文”的学习目标,尤其不能应付现在的高考。所以对文言文进行“咬文嚼字”还是必要的。

目前新课标卷文言文选段内容基本上是人物传记,因此,我把“咬文嚼字”的重点也就放在了人物传记这些篇目上,比如上边提到的《烛之武退秦师》《荆轲刺秦王》《鸿门宴》《廉颇蔺相如列传》《苏武传》《张衡传》。而当中的《鸿门宴》《廉颇蔺相如列传》又是最为典型的人物传记,两篇文章基本也涵盖了我们通常强调的词类活用、特殊句式等文言知识,所以这两篇我就大讲特讲,逐字逐句的讲。讲完了,要求学生通译,甚至要求学生把文中有代表性的词、句背下来。从而让学生达到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地步。

(四)针对议论说理类的文言篇目,采取梳理探究以学论道的策略。

《寡人之于国也》《劝学》《过秦论》《师说》都是典型的论说类文章,《游褒禅山记》在课本中被定位为“游记类散文”,但这篇文章重点还是在“说理”,所以我把它也归在了这一类中。

如果说学习第一大类课文强调体会古文的“华美”,体味思想感情;学习第二大类课文是强调积累“字词句”,分析人物形象的话,学习这第三大类课文,则是强调体会古代论说文的精彩,总结“说理”的论证方法和论证结构。

比如,这几篇文章几乎都用了比喻论证和对比论证,教师就可以结合这几篇文章,把这两种论证方法讲深讲透。然后要求学生写一篇小短文,使用上这两种论证方法。

再比如,这几篇文章,有的是开篇提出观点,再进行论说的;也有先进行论说,最后提出观点的;也有边论说边提出观点的。有直接正面论说的,也有正反面对比论说的,也有逐层深入论说的。教师要带着学生结合具体篇目把这些论证结构梳理出来,然后再指导学生在写作实践中应用这些行文技巧。

(五)针对个别篇章,采取灵活运用以激兴趣的策略。

比如学习李密《陈情表》的时候,正赶上有学生“忘”写语文作业了,教师不妨就让学生写篇《陈情表》;在与学生一起探讨班级管理的时候,不妨让学生写一篇《教师之于班也》;学生逃课“出游”,不妨让学生写篇《逍遥游》;教师有请某“捣蛋”,不妨让学生写篇《鸿门宴》,等等。总之,就是把课文中的情景与现实生活联系起来,让两者贯通,从而让学生走近古文,亲近古文。

 

【评析】

目前,高中的文言文教学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学生不愿意学,教师不愿意教。造成这种局面,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这个“白话”泛滥的大时代的原因,也有教材中文言文“数量”不够多的原因;既有学生没有阅读习惯的原因,也有教师古文素养根底浅的原因。面对这种“残局”,作为“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的教育者,要在自身的教学上下功夫,想办法,勇实践。

现在学生不喜欢文言文,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教师在文言文教学中太注重工具性,违背了学习文言文的初衷。教师课堂上包办一切,进行逐字逐句的翻译,要求学生弄懂每个字的意思,掌握各种枯燥难懂的语法知识,久而久之,学生学习文言文就味同嚼蜡,无心“食之”!因此,教师要思考“怎么教文言文”这个问题。

“二整五针对”的提出,体现了教师对“怎么教文言文”这个问题的思考,操作层面的具体论述也给一线教师一定的指导。但是本文的意义,并不在于这些具体的文言文教学方法,而在于给我们的启示:文言文教学不能就只抓字词句,把文章讲散,讲得支离破碎、索然无味;要针对不同的文言篇章设计不同的教学重点,采用不同的授课方法,不能板着面孔,千篇一律;要把文言文讲活,让学生明了学习文言文的作用,认识到文言的精髓,然后“学练结合”,学以致用,这样才能激发学生学习文言文的兴趣,最终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