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当教书匠,再做教育家

先当教书匠,再做教育家

——记孙立权老师在“陈元晖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上的讲话

邱宇强

由东北师大附属中学承办的以“传承元晖思想,续写附中辉煌”为主题的“陈元晖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下篇),912日在附中隆重举行。活动包括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承继元晖思想;第二部分,缅怀先生风范;第三部分,实施“元晖工程”,践行“自主教育”。其中,在第三部分的“元晖工程”系列优效课堂教学展示中,语文学科的王迎新老师为与会的师生上了一堂精彩的常规课。课后,孙立权老师做了简短发言,既介绍了此次活动的背景,又介绍了附中语文组建设的一些情况。孙老师的发言让我和到会的师生都受益匪浅,启发良多。下面我就不妨把学习的精神分条总结在这里——这是我根据自己的笔记和相关资料整理的,如有不准确的地方,还请孙老师批评指正,请同仁见谅。

 

1、先当教书匠,再做教育家。

陈元晖先生是东北师大附中首任校长。当年师大责成他筹建教育系的时候,他提出:“先办好中学,才能办好大学的教育系。”校长采纳了他的意见,先任命他为附中校长,全面负责附中的筹建工作。先生办教育是从基础教育扎实做起,是爬楼梯。而今天研究教育的人,往往是坐电梯,甚至是坐飞机,空降到上面,然后在上边“坐而论道”。——63年前,陈元晖先生就强调从基础教育办起,是很有远见的。

在附中教师队伍建设中,先生十分重视教育理论的学习,提出:“附中教师应当是教育家,不要做教书匠。”要求教师既要有先进教育理论指导,又要有创造精神。这句话给附中人指明了发展方向,也确实成了附中人践行的理念。为实现先生设定的目标,孙立权老师做了进一步的阐释:附中教师要先当教书匠,再做教育家。因为要想成为“家”,首先就要成为“匠”;不是“匠”,也成不了“家”。

 

2、语文要按照汉语文的习惯学和教。

吉林省的语文老前辈张翼健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首倡语文教育民族化。先生认为,长期以来,语文教育效率低下,其根本原因,是走了一条照搬、模仿外国语文教学经验的道路。一百多年来,我国语文教育一直不断地学习西方和前苏联,不仅在许多根本性的理念上,而且在许多具体的教学方法甚至试题样式上都亦步亦趋。正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汉语文教学逐渐被异化,迷失了自我。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语文教学虽然百般挣扎,却始终跳不出教学效率低下这个泥沼。孙老师讲:现在附中探索的语文教育民族化这个命题的实质内涵就是“语文要按照汉语文的习惯学和教”。

 

3、语文要讲言语,更要讲文化。

在多年教学实践的基础上,孙老师提出了附中的语文观:语文包括表层和里层,表层是言语;里层是文化。目前,大多数教师为了应对考试,教学中更多的强调的是语文的“言语性”,而忽视了语文的“文化性”。好的语文课应该是“讲言语,更讲文化”。

 

4、语文教育的目标是培养传统的现代人。

在思考教育整体目标的同时,语文老师要思考语文学科的教育目标。附中语文人确立的语文教育目标是:培养传统的现代人,也可以概括为培养“亦新亦旧”的人。所谓“新”,是指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具有适应新时代要求的语文能力;所谓“旧”,是指我们培养出来的人继承传统文化,具有传统文化底蕴。基于此,孙老师还主张语文教育要保守。

 

5、“从游式”教研。

一个教研组肯定有老教师,也有中年教师,自然也有年轻教师。这就像一条河里有老鱼、大鱼和小鱼一样。小鱼跟着大鱼游,大鱼跟着老鱼游,慢慢地小鱼就变成了大鱼,大鱼也慢慢地成长为了老鱼。最后,大家都成长起来,整个鱼的团队也就建立起来了。这是孙老师“从游式”教研理论。

 

6、备课包括教学性备课和非教学性备课。

大多数教师备课,就是为了上课而备课,这种备课叫做教学性备课。其实还应该有一种备课,叫做非教学性备课,即不光是为了上课而备课。非教学性备课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提升自己,这种备课可以备十而只讲一二。教学性备课备好了,可能讲好一堂课;非教学性备课备好了,可能成就一个好的语文老师。

 

7、优点找足,缺点找准。

讲课不好讲,评课更不好评。直言不讳的说深了,怕授课教师不高兴接受不了;含糊其辞“一团和气”,又不利于授课教师进步。怎么办好呢?孙立权老师主张“优点找足,缺点找准”的评课原则。这个原则既可以满足授课人的心理,发掘授课教师的长处,利于授课教师潜能的释放;又可以让授课教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缺点,从而改之。

 

8、自养为主,外铄为辅。

针对附中语文人的成长,孙老师提出“自养为主,外铄为辅”的原则。所谓“自养”就是教师自己要注重自身素养的提高,具体讲就是“读书以养气”;所谓“外铄”指的是外部的影响和督促,比如学校或是教研组大环境的浸染与熏陶,比如来自学校与教研组的压力与推动。

 

9、语文教学要由“变态” 向“常态”回归。

大家到外边听课,听完了,常会有两种感叹:一是“原来语文课还可以这么上”!一是“这样的语文课我也可以上”!“我也可以上”的课,就是常规课,也就是“常态课”,但是现在的语文课是越上越有点“变态”。附中语文组在一些活动中,经常展示一些常态课,也是想借此表达语文教学要由“变态”向“常态”回归的愿望。

 

10、东北派语文教师大气,注重考据。

东北人有东北人特有的性格,东北派语文教师也自然有东北派语文教师的风格。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系统的研究,没有严格的对比,但是我们能够感觉到东北派语文教师上课大气,绝不磨叽;有文献意识,注重考据,大有清代朴学之风。

 

2013916日星期一

《先当教书匠,再做教育家》有1个想法

  1. 看到这个标题,我心头不禁一喜:因为我曾经崇拜的教师就是标准的教师匠,而近几年,教师匠被批了又批。今天看到这篇文章,我又鼓足了勇气,能够以教师匠的身份继续这份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