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课程,语文教师,你变了吗

(这是我09年骨干教师论坛的发言稿。说是发言稿,倒不如说是我语文教学中的一些真切体会。现在收在这里还请专家和同行批评指教)


骨干教师论坛讲稿】


                          面对新课程,语文教师,你变了吗


                                                 


                                        邱宇强


    吉林省的新课程改革已经进行到了第三个年头,省里三年新课程进行的轮训到这个暑期也结束了,如果向参加培训的教师,或是已经实践了两年新课程的老师,提一个问题:对于新课程印象如何?作为一个两年新课程实践者的我来说,听到的声音,好像更多是泄气的话,新课程也没什么新的!”“新课程倒增加了老师学生的负担!”“新课程换汤不换药!甚至有人讥讽的说:新课程就是让编书的和卖书的又大挣了一笔!面对新课程,我们到底如何作出一个公正的评价呢?


     我倒觉得,新课程改革是改还是没改,我们抱怨批评的对象不应是别人,而应是我们老师自己。常听说:教育是立国之本,教师是教育之本。课程新不新,不是看课本新没新,而是要看老师新没新;课程改没改,不是看课程标准(大纲)改没改,而要看教师改没改。所以作为一名老师,我今天讲话的题目是:面对新课程,语文教师你变了吗?


    课本由小本的改成大本,又由大本的分成什么必修的和选修的,由原来叫什么单元或章改为叫什么模块了:这一切的变化我觉得都是形式上的,如何变形式的为内容上的,点金棒就是老师。我觉得老师面对新课程得有三变。


 


    一变,要把自己由原来的水一桶变成河一条


    传统的说法叫:要给学生一杯水,老师就要有一桶水。这当年盛行的经典学说在新时期已经行不通了。一是知识大爆炸,知识用已经量不过来了,蠡测的办法真的行不通了;二是知识更新速度加快,知识海洋的水循环加快了,也许你昨天刚装好的一桶水,今天就变臭了;三是知识传播的方式多样,学生获取知识的途经也多种多样,一桶水的储备,远远满足不了现在的学生。就拿教材中的文章说吧,以前课文就那些篇;常见作者就那几个人;中心思想就那几个,一个教了几年书的老师,对这些知识就能倒背如流,了然在胸了。可是今天,课文在不断更新,一些从前没听说人的文章也选到了课本,文本解读多元话,更重要的是,学生阅读的途经增加,学生会随时拿来一篇文章让你鉴赏。这就要求语文老师要变,由一个装水的大木桶变成一条大河


    怎么变呢?我觉得要走出去——学习坐下来——看书拿起笔——写写


 


    走出去——学习。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视野慢慢就会变窄,惰性慢慢就会增加,心境慢慢就会灰暗。再呆久了,甚至会变成井底之蛙。所以,如果说学习是活水来的根本,那我倡导走出去,登高山涉远水去寻活水。我们一直当学生的老师,在教育别人,如果有机会再做做学生,听一听别人讲课,尤其回到大学课堂去听一听课,感觉真的很不同。


    2006年开始,我的寒暑假基本都有学习,师大的教育硕士课,省市级新课程的培训,市级骨干教师的培训,今年暑期又参加了市里中华经典教育高级研修班的学习,这些学习短则一周,长的则达二十天。但是我都尽力的坚持,争取不落不丢课。要的是什么?就是珍视这重新走进课堂做学生的感觉。在师大再听老师讲教育学、心理学,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有的放矢去分析问题,课程就不再是上大学时候的枯燥讲经了。上古祭祀文化、唐宋诗词鉴赏、现当代语文名家概论等等一些课程让我这个老师感受到老师的高屋建瓴,视野豁然开朗。


    像今天暑期参加的中华经典教育高级研修班,聆听到当代在国学领域很有威望的金海峰教授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诠释,听到了东师大曹胜高教授对《孟子》的深入浅出的讲解,听到了长春国学大讲堂主将孙景丽教授对《孝经》的论述,听到了原吉林广播电台高级播音员潘良对朗诵的指导——让我受益匪浅。


    关键是,这种收获不单是知识上的,更是一种心境和视野上的。都说初中老师教年头多了,也就是初中水平了;高中老师教年头多了,也就高中生水平了。而悲哀的不仅是知识水平下降了,而是做老师的海拔没有了。当你重新走在大学的校园,你会再次感觉到象牙塔的光辉;聆听大师们的谆谆教导,你会再次感受到知识的魅力,此时的你,会感觉血脉波动的更有力量,生命更有活力。当你再站到你学生的面前,你自然会把这种灵光照耀你的学生。


    所以我建议大家有机会就走出去学习,少喝点酒,少玩两圈麻将,去学学习。到哪学呀?想学就有地方。好多讲座,如果你知道时间地点,其实都是可以旁听的。像师大教育硕士的课,年年寒暑假都有,上网就可以查到课表,想学,是别人阻挡不了你的。


 


    坐下来——看书。


    坐下来,吃饭喝酒很容易;坐下来,打一天一夜的麻将也很容易。但是要坐下来,静下心看书,却不容易。他要一种习惯,一种品质。所以好像温家宝总理说过,如果早上看到大家在地铁里都安静的看看报纸,看看书,那么我们的民族就有希望了。——可见,一个看书的品质,关乎一个民族的兴衰。


    我这里倒不想再说看书的问题,倒是想说说买书的事。现在买书的应该是越来越少了,原因很多,网络阅读的出现,尤其现在兴起的电子书,应是一个很重要原因吧。(我这里还是主张买纸质的图书,这种传统的阅读方式,还应是最有益的)买书是看书的前提,有人又调侃说书非借不能读也,但是都不买,上哪借呀?上图书馆。但我总觉得,作为老师,作为中国最基础的知识分子,家里应该有自己的书房,如果中国的教师都买书,都有了自己的书房,那将有多少个出生于书香门第的孩子呀!


    买书,哪来钱呀?几次机会,都听到东北师大附中语文教师孙立权讲他每年会拿出三四万买书。我也感叹:拿三四万买书,我就得饿死,要不就吃书吧!所以我说的买书标准是一年拿出三四百块钱买点书。我这几年就是这样做的,这点钱生活不可能受到什么影响的。目前,我们有一种很不好的花钱的习惯,就是花个三四十吃个饭不心疼,但是要花三四十买本书却很心疼,大家聚一聚花个一二百没感觉,但是要花一二百买书,感觉就像从自己身上割肉。所以,什么时候买书跟下饭店吃饭一样成为习惯,花了钱而不心疼,那中国就有希望了。


    买了书,身边有了书,看书的习惯也就慢慢有了。


 


    拿起笔——写写。


    光学,光看,不行,还得动笔写写。这样才有升华。


    现代意义的动动笔,不一定是让你拿钢笔、油笔。好多人都有自己的空间和博客,把自己能用到的东西收集起来,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这都是收获。我从200723日开博,坚持到今天,博文积累到1045篇,博客点击率超过33万,更重要的,我记录了我的成长。


    只有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读书,不断的写作,语文老师的知识才会广博,才能把自己变成一条知识的长河。


 


    二变,要把自己原来的榆木脑袋变成电脑


    有的时候,我们老师缺的并不是知识,而是观念。观念不变,一切不变。所以我主张变我们原来不会变的榆木脑袋为我们现在更新迅速快、紧跟时代发展的电脑


    我这里希望大家有以下几个观念的转变:变视学生是敌人孩子,变以分数为单一评价机制为多元评价,变教不会的内容为听得懂的问题。


 


    变视学生是敌人孩子


    许多老师把去上课说成是战斗,看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样的,那腋下夹的分明不是书,而是战斗的钢枪。一个把上课当成战斗,把学生当作敌人的老师,心情能好吗?上课能不累吗?打仗可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得事情。向这样的课堂要教学效果,那自然也是痴人说梦。


    新课程要求教师尊重学生的自尊和人格,公平、公正、平等的对待每个学生,我看最基本的先别把教师与学生对立起来,把两者看成是猫和老鼠、警察和犯人的关系。不妨把学生看作自己的孩子,退一步讲,不能看成自己的孩子,可以简单的就把他们当作孩子。因为我发现,我们教育教学过程中,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失望,有那么多的挫折感,都是因为我们把学生看高了,要求高了,标准太高了。学生就是成长中的孩子。回想一下我们自己上学的时候,没有逆反心理吗?没有犯过错误吗?没有调皮捣蛋的时候吗?自己家的孩子,没有犯错误,跟你对着干,让你生气的时候吗?那为什么我们能理解自己是孩子可以犯错误,而不理解学生犯错误呢?为什么能容忍自己的孩子犯错误,而不能容忍学生犯错误呢?将心比心的结果,能让我们心情好许多。有了好心情,才可谈好的教学和教育。


    有人会说我唱高调,说你工作中不也抱怨过,与学生发生过矛盾,甚至有与学生争吵的时候吗?我承认有。到今年是我当班主任的第七年,其间,03年我中途接了一个没人愿意接的班,从05年到07年我带了三年C班,07下半年到现在再带平行班,学生没有让我太舒心如意的,我确实与学生发生过数次矛盾,甚至也骂过他们,但是当班主任时间越长,在我内心我越喜欢他们。


    这个认识也是学生给的,学生上学的时候,那么不听话,可是一旦离开校园,他们马上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体会到老师当年的良苦用心。我的第一届学生有个学生叫姚峥,上学的时候什么也不学,管他还不服,跟你争执,可是毕业不久,回来了,很诚恳地说:老师如果再能上学,我真的好好学,不让你操心。这话代表什么?代表着我们当年的孩子长大了,懂事了。


    孩子就是孩子,淘点气气人都是正常的,至于那种穷凶极恶的孩子毕竟是少数。所以我们以仁人之心来看待我们的学生,你的气就没有那么大,心情好了,讲起课也觉得舒服了,效果自然就会好。


 


    变以分数为单一评价机制为多元评价机制。


    不能以平静之心来看待学生,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仅拿一个分数就把学生分为好坏两种。而实际我们经常发的感慨是,不谈学习,孩子都是好孩子。也就是不看分数,我们的孩子都是好孩子。既然有这样的共识,我们又为什么单看学生的分数呢?绝大多数人的回答是:高考看分数。而如果你也是这个意见,那我说你对新课程没有全面理解,新课程恰恰要改变以分数为标准的单一评价机制为多元评价机制。


    有人又说高考以分为录取的标准不变,老师又能怎样。在上级部门以分衡量一个学校的教学质量的时候,老师又能怎样。可面对现实,我也想说,对于我们招来的这些中考成绩已是中下游的学生,我们老师拼着命的去教,学生拼着命的去学,结果又怎么样呢。多少学生高一的时候某学科打二三十分,经过三年的学习,高考的时候还打二三十分,我们的血汗到哪里去证明呢?


    结论是,我们这样的学校,想在分数上跟别人比,是难上加难;教师想通过提高学生的分数来证明自己,是不太现实的。现实是,面对现在高达近80%的吉林省城市高考录取率。我们的学生最终走上的还是那些中下游的高校。


    面对这样的现实,其实我们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反正情况是这样,我们倒不如做一些尝试,也许对学生是有益的,并且,评价机制肯定要改,打破以分为单一评价机制是必然。


    我曾经做过一个新的语文评价标准设计。就是要全面体现学生在语文方面的学习情况,不再单看学生的一个卷面分,而是要看学生的书写,听学生的演讲,评学生课下的语文活动,如发表文章,写博客。因为确实有人靠写好字吃饭的,有人靠演讲好吃饭的,也有人靠写博客出名的。从而激发学生多方面的发展,给他的成功创造更多的可能。


 


    变教不会的内容为听得懂的问题。


    我们的老师都是好老师,都是守规矩的老师。我们把书上的例题,一遍一遍的讲给学生;把课后的习题,一道一道的讲给学生。可是到高考,学生回报我们的就是那可怜的二十分三十分。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们不应做一点反思与调整吗?


    学生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学生基础就是这样差,教他根本教不会的内容有什么意义呢!教师与其以教材为纲的去授课,还不如以听得懂为纲去授课,让学生真的有所得。这实际也是新课程的授课精神。也是模块设计的一个初衷。


    没把教材都讲一遍那能行吗?讲不讲是我的事,会不会是他们的事,我将来不担责任,也落不着埋怨。如果老师抱着这种心态,学生就会无所得,新课程就进行不下去。其实我们老师的胆子可以大一些,可以有所取舍,正确的做法是我们的学生能听懂一二三四,我们就把一二三四给学生讲的透透的,让他将来考一二三四时不丢分。至于七八九十,学生根本学不明白,就可以放一放,知道了解了就可以了。在我们不能全的情况下,有才有更多的


    另外,教师要注意问题的展现形式,适时激发学生的求知欲望。有时候我们批判教材的内容,有时候我们批判教师讲授的方法,其实我们也许都把问题想复杂了。也许问题不是出在的内容上,也不是出在讲授的方法上,往往只是出现在问题展现的方式上。下面是三道数学题,考查的知识点都是一样,但是他对孩子教育的结果却是不同的。


 



    教师一:现将一根高8米的旗杆AB竖立在操场上,它的顶端A挂一条长10米的绳子,现有一条皮尺,请你检验一下旗杆是否与地面垂直?为什么?


    教师二:有一根旗杆AB8米,他们的顶端A拉两条长10米的绳子,拉紧绳子并把它的下端放在地面上两点(和旗杆不在同一直线上)CD,如果这两点都和旗杆脚B的距离为6米,那么旗杆就和地面垂直,为什么?


    教师三:已知:三棱A-BCD中,AB=8 BC=6 AC=10  BC⊥BD 
∠BCD=45°
求证:  AB⊥BCD


 


    我们现在多数的老师是教师三,少数是教师二,缺的就是教师一。所以我们的孩子厌学,觉得学习枯燥无味,觉得学习无有用处,即使学了,到生活中,还不会用!


    所以素质教育时代讲得内容也许还是一样的,只是引导孩子思考的变了,把学习的内容和生活联系起来,让孩子思考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学会学以致用,学会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这样孩子的知识有了,能力也有了。


 


   三变,变习惯性的教学方式为有实效性的教学方式。


    我这里把人们常说的传统的教学方式说成是习惯性的教学方式,原因就是教师在年复一年的教学中,已经习惯了某种做法,而不愿意或无意识的改变。至于它到底有没有效果,往往没人追问。当你追问的时候,人们习惯的回答也是不一直这样做吗,有问题吗。而这种观念是不适应新课程的。因此我提出变习惯性的教学方式为有实效性的教学方式。主要体现,我举两个例子。


 


    一、变没有问题的教学方式为有问题”的教学方式


    成功的一堂课是什么样的?多数老师的标准是,我讲的学生都会了,都记住了。所以下课时,老师常问的一个问题是:课上讲的,都会了吧?没有问题了吧?如果没问题了,授课教师的心就会觉得踏实了,有成就感了。这就是中国的没问题教育。而教育的真谛不是让学生没问题,恰恰是让学生提出新的问题,然后激发他不断地学习探索,只有这样教育才有发展,这样教育下的学生才有发展。这就是国外的问题教育


    这就要求老师培养学生问为什么的习惯,在无疑之处设疑,提出问题。比方前一段讲到黑马这个词,一个学生开玩笑似地问:为什么叫闯出一匹黑马,而不说是绿马或是红马呢?是呀,为什么呢?那为什么又说是白马王子,不说黑马王子呢?为什么用黄色”代表色情呢,为什么不用红色呢?为什么说是绿帽子呢?好吗,一连串的问号,把你问倒了吧?一一考据,你会豁然开朗,懂得这事事都有出处都有来源呀,而当中都是知识呀!


    再问一串看似司空见惯的问题。传教的人为什么叫牧师呀?古代男子行拱手礼为什么左手在外呀?古代结婚为什么在傍晚呀?结婚的时候新娘子为什么蒙红盖头呀?门口的石狮子哪一个是雄的哪一个是雌的,雌雄怎么摆放,为什么?北方人为什么用形容人笨?


问题提出来,让学生自己去找,这个过程才真正是学习的过程。


 


    二、变传统的作文批改形式为目录式批改。


    作文批改是让语文老师最头疼的事,费时费力但效果甚微。可好多老师说,都多少年了,人家语文老师就是一本一本的看,一本一本的写评语,咱们能怎么样?


    而新课程就要求把这种传统的实效性差的教学方式改变。其实一个班的学生水平是很相近的,出现的问题往往是大同小异的,与其重复的一个个告知,还不如选出典型性的作文,作为示范。所以这两年来,我把每次的作文收上来,然后订在一起,写上页码,编出目录。然后在目录后,写出推荐篇章,再写出推荐理由。针对每次作文出现的集中问题,作一个总结。之后,把这样一本作文报拿到班级去,给学生传阅。谁的作文被推荐了,为什么被推荐,我的作文为什么没被推荐,大家都很关心,这就无形中激发了学生的写作热情。而学生有对文章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写上去。这样反复的反馈,不仅减轻了老师的负担,也最大限度的教育了学生。


    有人说,老师要学会偷懒,这个观点我是赞同的。所以为了我们轻松点,大家不妨动动脑子把我们那些习惯性的方法改一改,也许对学生也有好处。


 


    新课程之路到底怎么走,我想这是一个永久的问题,要求我们每个人不断地去思考去探索。我这里谈的都是我这些年教育教学中的几个粗浅的认识。我还得向大家学习,争取更大的进步!


                                                      


                                   2009812日星期三


 


 

《面对新课程,语文教师,你变了吗》有3个想法

  1. 实实在在!赞一个,顶一个!再说一遍,晴天小小猪认识您真的很开心![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写的不深刻,但都是自己的真实感受![/quote][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谢谢您帮我推荐此文!哈哈[/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