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必须性感

人生苦短,必须性感

邱宇强

1.微笑是最好的语言

记得上学那阵,我学得最差的学科就是英语,差到以致得了心病:一说下节课是英语,心跳就加快;一上课,心就悬到嗓子眼,生怕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有的时候,不幸被老师叫到,我站起来,嘴巴在那得干张至少十秒钟,才磕磕巴巴的读出来“L——Loo——k……”。因为英语不好,毕业后我也没敢打算考研;再后来也因为英语成绩差,没考上师大的教育硕士,只读了延大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这辈子,终于可以远离可恨的英语了。

但是,人生总是充满戏剧性。学期初我来到师大国际部,一下子又掉进了“外语堆”里。国际部的课程只有中文是中方老师,其他的都是外方人员。办公室除了三个班主任、三个中文老师、三个语言培训老师,其他的都是老外。每天晨会,每周五教学会议,都是全英的。身处其间,我就好像是一只听雷的小鸭子——有的时候,外方人员有事要与我交流,就站在我面前一顿咕噜,我只能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怎么应对这些尴尬呢?后来我想好了:微笑!——以微笑迎接每个人,以微笑聆听每个人的言语,微笑可能是最好的语言。

 

2.人在高处时的表现才最真实的

前几天跟张老师、王老师喝酒,席间张老师问王老师,我们学校那谁去你们学校,听说干得挺好,都当副校长了。王老师放下酒杯,有点激动的说,你可别说了,我们学校老师私下里已经用十六个字精准地概括他了,叫刚愎自用,趾高气昂,飞扬跋扈,卑鄙下流。张老师皱着眉说,他在我们这当普通老师的时候不这样呀,不仅不这样,而且还堪称是谨言慎行,谦谦君子呀!是吗?王老师有点怀疑的问。不说他了,喝酒,喝酒,张老师举杯说道。

一个是昔日的同事,一个是今天的下属,大家都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个认识:人在底层的时候要隐忍,要委曲求全,要痴呆苶傻,要谦逊卑微——总之,人在底层的时候,常常会带着面具;而当走到高处的时候,人往往就摘掉了面具,露出了自己真面目。

 

3.心中有“礼,做得有

读《论语》,读到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一则,想起早前的一件事。那次去八中听课,我去的很早,就选了学生后边一个带书桌的位置坐了下来。等到快上课的时候,省教研员张老师来了,因为后边几个带书桌的位置,都有老师坐了,张老师只好把茶杯放在地上,抱着外衣坐在后边一个塑料凳上。这不太好吧?看看其他几位坐在前边的老师,有比我年轻的,但是没有让的意思。我犹豫了一下,起身去请张老师坐在我的位置上,张老师推辞了一下,但还是让我请到了前边。坐在后边,前边有的老师回头看了我两眼,嘴里大致说的是:这“小厮”真会来事!

其实,从级别来讲,张老师是上级,我是下级,下级恭敬上级,合情合理;退一步,按年龄来讲,张老师是长者,我是晚辈,晚辈礼让长者,也合情合理。我只是在尽礼,但人以为谄也。所以,有未必能行天下。

 

4.人生苦短,必须性感

近来长春地震频发,闹得是满城人心惶惶。我心也晃晃的,尤其在上周六早上被震醒之后。原来一直以为地震离我们很远,我们可以高枕无忧地睡在地球上,但现在它却不请自来,真真实实的站在我面前。跟朋友微信,问真要地震西游了,你有人生遗憾吗?一会儿,朋友回了两个字:没有。我想想自己,有遗憾吗?——应该也没遗憾吧!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人生的甜酸苦辣差不多也经历了;该有的也有了,不该有的求好像也求不来了,还有什么遗憾呢?要说有,就是我离不开我的大儿子,我不能让他受到伤害!——所以昨晚跟爱人忙乎了一晚上,给孩子和他姥姥、姥爷定了明天去珠海的飞机票,让他们先去亲戚家躲一躲——不震就当旅游了。

平时我们总爱闹着玩地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其实,人生真的没几何!平时我们总爱钻牛角尖,跟身边的陌生人过不去,跟自己的朋友过不去,跟自己的亲人过不去,甚至跟自己过不去……在地球向我们放电的时候,其实你我也应该放一下电,因为人生苦短,必须性感,活着就要活得神采奕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