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高考作文备考全新材料之八——如何面对错误

2011年高考作文备考全新材料——面对错误

邱宇强/整理

 

故宫就锦旗错别字道歉:强词夺理影响声誉

http://www.sina.com.cn  2011051610:15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516日电故宫博物院16日通过微博就其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出现错字一事,向公众道歉。故宫在这份声明中说,此次赠送锦旗由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制作,赠送前未交院里检查。在媒体质疑时,该部门未请示院领导,仍然坚持错误,强词夺理,不仅误导公众,而且使故宫声誉受到严重影响。

  故宫博物院日前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感谢警方迅速破获展品被盗案。而一面写有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的锦旗,引起网友质疑,称为错别字,正确用字应为。面对质疑,接受媒体采访的故宫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字没错,显得厚重。跟撼山易,撼解放军难字使用是一样的。此举引发外界更大的质疑,有语言文字方面的专家表示,字在这里肯定是错别字。

  16日,故宫博物院通过微博对外发布声明,就此事向公众道歉。

  故宫方面的声明全文如下。

  由于我们工作的疏漏,在513日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上出现错别字,谨向公众致歉。

  此次赠送锦旗由院保卫部门负责联系、制作,由于间紧,从制作场地直接将锦旗带到赠送现场,未再交院里检查。下午媒体播出后,院里才发现把写成的严重错误。尤其错误的是,在媒体质疑时,该部门未请示院领导,仍然坚持错误,强词夺理,不仅误导公众,而且使故宫声誉受到严重影响。

事情发生后,院里即时进行认真调查,给予当事人严肃的批评教育,并采取了补救措施。故宫博物院现正组织全院各部门举一反三,吸取教训,堵塞漏洞,增强工作责任心,进行全面整改。

 

 名人题词错别字多作协主席铁凝写错""算什么

http://news.QQ.com  2007092514:56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925日电香港 《文汇报》消息,由著名作家贾平凹主编的《美文》杂志今年举办的全球华人少年美文写作征文大赛于九月十八日落幕,《美文》杂志在九月下半月刊中推出了获奖作品专号,这一期的封底刊发了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手写的题词,然而有细心的读者指出,铁凝在题词的第一句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错别字,把风华正茂字写多了一。即是在字的下部写成了。因而引起网上对此议论纷纷。

  我们中华大地的许多名胜古迹,自古以来,都有不少达官贵人或文人墨客题词立匾。有些景点的牌匾上出现了错别字,而这些错别字都是书者的炒作,都有一段有趣的故事,给游人细啄品出韵味。

  首先说清代的康熙皇帝,是个舞墨弄文之人,他到处题书立匾,错字八七,因为他是皇帝,也无人敢予矫正,错有错着,并引出一连串有趣的故事。如果你到承德 避暑山庄旅游,门前那个大大的避暑山庄牌匾,是康熙皇帝亲笔题的,在字这个字上,康熙在辛字下面加上了一横,预示着康熙帝的江山更稳定。

  在杭州 西湖十景之一的花港观鱼碑上,繁体汉字的鱼字下面是四点,可碑上那个字底部只有三点。花港观鱼也是康熙皇帝的手迹。为什么少写了一点呢?原因是康熙信奉佛教,崇尚好生之德。在汉字里,三点为水,四点为火。字底部是四点,有火之疑。鱼遇火必死,遇水才能生。康熙不想鱼死,便将字底部的四点改写成三点,以示好生之意。

  在杭州苏堤春晓景点的碑上文字,也是康熙帝御笔亲题的,但文革时被毁坏了,后补修重立。当年的字和字都是错字。字是草头之下,左,而碑上的字却是左。传说苏东坡特别爱吃鱼,每次吃鱼的时候,如果侍者把鱼放在左边,他可以把整盘的鱼吃完,如果放到右边则生气,因为苏东坡是左撇子,所以康熙故意把鱼写在右边,以此纪念苏东坡;而字则把旁写成旁。一是因为中国文字讲究象形,的字形与苏堤的地形相似;二是意境贴切,在苏堤上可以听到六种声音:鱼跃水声,风吹柳声,鸟儿鸣声,知了蝉声,蟋蟀叫声,游人步声。后来碑上这两个字被编入《康熙字典》。

  又如扬州大明寺的平山堂,堂右边的匾额坐花载月,是光绪四年清人马福祥所题。左边的风流宛在匾额系清光绪初年两江总督刘坤一为怀念欧阳修之韵事而题。我们在平山堂参观时,导游员特别提醒我们注视风流宛在这块匾额。你们注意看,字少了一点,而字多了一点,大家不要认为堂堂总督写了错别字,而是用字灵活巧妙,意教后人,风流少一点,实在多一点。

  今次中国作协主席铁凝题写的风华正茂,在字下部中间多加了一点,不知其意如何?可能会引出许多故事。(陈培栋)

 

铁凝题词写错字续:贾平凹称多一点不算错()

http://news.QQ.com  2007092208:01   青年报   

 

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铁凝为《美文》杂志题词被指写错字一事,昨天有了新进展。《美文》主编贾平凹首次出面声明,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因此铁凝没有写错字。

9月,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正值创刊15周年的《美文》发去了她的祝词,很快,这份题词就被刊登在了《美文》9月下半月刊封底的显著位置。祝词中有《美文》杂志年方十五,风华正茂,英气逼人……”等话,但是有细心读者发现铁凝在字里多写了一点,草字头下面的变成了

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一时间成了热议的话题。经过几天的辩论,目前关于这件事产生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看法。一种认为这个多了一点的字肯定写错了,有《新华字典》为证。一种认为,错没错还值得商榷,因为作品里有书法家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应该尊重铁主席。

之前,《美文》杂志的态度也因为主编贾平凹开会离开而显得有点模棱两可。而前日,刚当选陕西省作协主席的贾平凹终于首次对此作了回应。他说,他对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这场争论感到无所谓,因为书法和书写是有区别的,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这不能算错别字。贾平凹爱书法,他自己也经常给人题字,去年他的一幅字在重庆 拍出2.2万元天价。

 

铁凝错字的背后

 

  近日,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创刊15周年的《美文》发去了她的祝词,很快,这份祝词就被刊登在了《美文》9月下半月刊封底的显著位置。祝词中有《美文》杂志年方十五,风华正茂,英气逼人……”等话,但是有细心读者发现铁凝在字里多写了一点,草字头下面的变成了。(《青年报》,921日)

  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一时间成了热议的话题。经过几天的辩论,关于这件事产生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看法:一种认为这个多了一点的字肯定写错了,有《新华字典》为证;一种认为,错没错还值得商榷,因为作品里有书法家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应该尊重铁主席。而《美文》总编、著名作家贾平凹出面声明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因此铁凝没有写错字。的解释更是让这场争论达到了高潮。作为中国作协主席的铁凝,写错了字有可能是因为粗心,也有可能是因为写作的习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作协主席也是人,写错了字可以理解,改正不就得了?何必搞得这样沸沸扬扬、乌烟瘴气,又是辩论又是名家出来澄清。

  纵观整个事件的前后,写错字这样一件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极为常见的事情,落在作协主席铁凝身上似乎它就不是一件小事情了甚至可以称之为事件。本来道个歉,更正一下就可以的事情现在搞得这么复杂,可以解释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作协主席她不是一般的人,是中国文坛的领袖人物,是中国文化界的名人,是名家。在这些人的眼中,名家等同了圣人甚至是神人,他们就必须是完美的,无暇的。作协主席似乎代表的是整个中国文坛的水平,而她的错误就成了中国文坛的错误,甚至是中国文化界的错误,就不可原谅,要追究到底,因为她为中国文坛蒙羞。

  铁凝主席是中国文坛的领袖,她的文学成就和文学功底、文学修养都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文坛的典范,她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为我国的精神文明建设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正因为如此,她成为中国作协主席也是众望所归,也是民心所向。但是,我们似乎很多人对待名人名家的方式是挑刺,而不是支持,名人名家犯了一点小错误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甚至不可饶恕;而同时也有很多人来维护或者帮助蒙蔽名人犯的错误,其归根结底就是对名人的神化,这样的思想是极其荒唐的、是极其无聊甚至可笑的。

  试想,如果我们对待名人多一些平常的心,或许这样的事件就不会发生到这样的地步,铁凝主席也不会因为写了一个错字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如果当初《美文》的编辑人员怀一颗平常心对待,作为具有较深厚文字功底的编辑人员来说,发现这样的错误也许不算什么高难度的问题吧?当然,那位发现错误的读者是正确的,因为他是一位细心的读者,很值得赞扬,但打个电话告诉出版社就足够了,让其更正就是,平常的作者出了错,不都这样处理吗?出个更正启示,何必弄到网络上去搞得这样鸡犬不宁。更让人不解的是,《美文》总编、著名作家贾平凹还要出来澄清、解释什么的,讲一些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结果越抹越黑,让铁凝主席处也更加尴尬的地位。

  看来呀,问题的根本还是我们对待名人没有怀一颗平常的心,我们有的时候神化了名人才会有这样无聊的争论出现,是错是对,铁凝自己还没有说话呢?我们凭什么去猜测她的意思,让她来说不是更好吗?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的?批判中国文坛看错了人?还是怀疑铁凝的水平、能力?

  不要神化了名人,对待名人多一颗平常的心,这样没有必要的争论就不会出现,是人就会犯点错,当别人犯错的时候我们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帮助别人改正错误,不亦乐乎?!(赣南师范学院  张勇) 

 

                       铁凝错字,贾平凹为蛇足叫好? 

                            
文:草根王子
    
最近有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既滑稽又悲哀! 
    
事件的原因是这样的:9月,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正值创刊15周年的《美文》写祝词,可是《美文》杂志年方十五,风华正茂,英气逼人……”有一个字里多写了一点,草字头下面的变成了 
   
于是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成了一些媒体和民众热议的话题。有二种对立的看法很有意思:一种认为这个多了一点的字肯定写错了,有《新华字典》为证。一种认为,错没错还值得商榷,因为作品里有书法家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应该尊重铁主席。” 
   
这个事件更有意思的转折是:刚当选陕西省作协主席的贾平凹对此次错字门事件作的回应。 
   
他说什么他对铁凝究竟有没有写错别字这场争论感到无所谓,因为书法和书写是有区别的,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这不能算错别字。 
   
贾大作家还说自己爱书法,经常给人题字,去年他的一幅字在重庆拍出2.2万元天价。 
   
我怎么看贾大作家的话,怎么漏洞百出,怎么感觉他这个小地方陕西作协主席和铁凝那个中国作协主席有点官官相卫的感觉? 
   
不但如此,草根王子我还感觉到贾大作家有点向中国作协拍大马屁之嫌。 
   
首先作为读者要弄清的是:铁凝这词题祝词,到底是重文采还是重书法艺术?如果是重书法艺术,这个《美文》为什么不找一个专业的书法家来题字呢?为什么不找一幅字居然能拍出2.2万元天价的半个书法家贾大作协主席呢? 
   
很显然,《美文》想要的是铁凝的文字组织表现功力,来为这个文学性很强的杂志增光增点文采,而不是来表演书法艺术的。既然不是来表演书法的,多一笔少一笔,怎么就是很正常的?对于一个正常的读者来说,当他看铁凝题词时,他的注意力在看铁凝说了什么,而不是来欣赏艺术字的。 
   
古人常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我们平常为人处世难免会说错话、做错事。 
   
做错了事并不可怕,如果知道错了,立志改了,下次不再重犯,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怕的是不知错,或知错而不改。 
   
更为可怕悲哀的是还为做错的事,想尽办法来辨解,甚至来美化它! 
   
写错字是技术问题,但写错字不认错却是态度问题了!!! 
   
写错字是技术问题,还可以谅解,因为谁都有写错字的时候,不管他是圣人孔子,还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在这一点上,我并不苛责铁凝,尽管她是中国作协主席。 
    
但写错字不认错却是态度问题了,更不能容忍的是:明明是错字,偏偏把它说成对的,把它说成是艺术,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个人的审美和溜须拍马之质了,可悲这极。 
    
希望铁凝能真诚地站出来,为这次小小的错字失误更正一次,向读者道歉一下,才显出中国作家主席应有的容错气度!同时也奉劝贾平凹大作家,画蛇添足,有时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把蛇足奉为艺术的人!

 

伟人毛泽东一生写过的10个错字

   

来源:新浪网

去年作协铁凝主席为《美文》杂志题词,把风华正茂写成(草字头加),也就是多出了一点。这本来是芝麻点小事,不过因为铁凝是名人还是作协主席,她写错字那可就是新闻了,一时间引发媒体和网民的议论纷纷。不过,人生在世提笔忘字,谁不念白字写错字呢(我这个博客中就有数不清的错字、白字),比铁凝更有名而且还是中央主席的毛泽东也不例外。

19555月毛泽东《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的按语》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坚决、彻底、干尽、全部地将这些反动势力镇压下去,毛泽东把写成,虽然不影响理解,但是正确的写法应该是干净,而不是干尽19774月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时候,编辑人员曾考虑是否应该将干尽改成干净,但是最后还是尊重了伟大领袖的原作,没有改过来。

类似这样因为同音或者发音接近而写错字,我们还可以举出几个例子。1957年初,臧克家整理了一些传抄的8首毛泽东旧体诗请毛泽东订正,不久收到毛泽东回信:

 

克家同志和各位同志:

惠书早已收到,迟复为歉!遵嘱将记得起来的旧体诗词,连同你们寄来的8首,一共18首,抄寄如另纸,请加审处。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遗误青年;再则诗味不多,没有什么特色。既然你们以为可以刊载,又可为已经传抄的几首改正错字,那末,就照你们的意见办吧。《诗刊》出版,很好,祝它成长发展。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体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这些话仅供你们参考。

同志的敬礼!
                                       
毛泽东 1957112

  《诗刊》创刊号在发表毛泽东诗词18首的同时,把这封信也发表了。不久后,毛泽东收到复旦大学一位学生和江苏省泰县一位小学校长的信,信中提出《菩萨蛮·黄鹤楼》中把酒酎滔滔字是字之误,并说毛泽东写给《诗刊》主编臧克家的信中遗误青年字应为字。毛泽东看完信后,让中央办公厅秘书室给来信人复信,告诉他们的意见是对的,又告诉《诗刊》编辑部把错字改过来。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毛泽东致臧克家的信和《菩萨蛮·黄鹤楼》都已经是改过了错字的正版

19587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毛主席诗词十九首》(加了一首《蝶恋花·答李淑一》),文物出版社同时也刻印了一个大字线装本。这是毛泽东诗集的第一个版本。一时间社会上注解纷呈。毛泽东一向不主张作者为自己的诗词作注,但想到社会上许多注解阐发,未必符合作者本意。1958 12 21 日,毛泽东在文物出版社同年 9 月刻印的线装大字本《毛主席诗词十九首》第一页《沁园春"长沙》这首词的天头、地脚和标题下空隙处写的注释说明说:我的几首歪诗,发表以后,注家锋起,全是好心。一部分说对了,一部分说得不对,我有说明的责任。 这段话中的注家锋起中的字应该是。在公开发表时,写成了注家锋(蜂)起,即尊重了作者,也纠正了一个笔误。

在毛泽东的诗词中还有一些令人费解之处,比如《沁园春·雪》中的山舞银蛇,原驰腊象中的字。在《诗刊》发表毛主席的十八首诗词前,主编臧克家请古典文学家周振甫先生做注释。周先生以为腊可能是蜡之误,取白蜡之白,状雪后的山姿如奔驰的白象。山和原、舞和驰、银和蜡、蛇和象,模状、比喻、对偶工整,用字严谨。后来臧克家与毛泽东当面求证,得到毛泽东的认可,原驰腊象字从此改为原驰蜡象

比起周振甫、臧克家的书生气,大文豪郭沫若在解释毛泽东的诗词时就带有了些浪漫性。对于《沁园春·雪》中那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郭沫若就认为毛主席没有用错字,因为就是柬埔寨的古地名真腊的简称,腊象可解释为雪后的秦晋高原如真腊的大象奔驰。毛泽东手书《清平乐·蒋桂战争》中,把一枕黄粱写成了一枕黄梁字写作了,而且直下龙岩上杭中的龙字写了两遍,这本属简单的笔误,但郭沫若却借题发挥热情洋溢地评论说:主席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他的诗词却成了诗词的顶峰。主席更无心成为书家,但他的墨迹却成了书家的顶峰。例如以这首《清平乐》的墨迹而论,黄粱写作黄梁,无心中把字简化了。龙岩多写了一个龙字。分田分地真忙下没有句点。这就是随意挥洒的证据。然而这幅字写得多么生动、多么潇洒、多么磊落。每一个字和整个篇幅都充满着豪放不羁的气韵。在这里给我们从事文学艺术的人,乃至从事任何工作的人,一个深刻的启示。那就是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抓活的思想第一,四个第一原则,极其灵活地、极其具体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在毛泽东手书的诗词中,还可以看到类似笔误。在《清平乐·六盘山》手迹中我们可以看到,红旗漫卷西风中的字,误写成了旌旗字,今日长缨在手字多了一横(图)。不过,正如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在评论铁主席错字门时所说 书法和书写是有区别的,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这不能算错别字。

随着毛泽东的年迈,老人家的批示中也偶见错字。19751027日毛泽东在江青的一封来信上写道:改一改不要蹲点军队、地方都不要蹲点特别在北京我在北京没有去个任何一个地方说话不要冲口而出,其中我在北京没有去个任何一个地方去个显然是去过之误。1976430日,毛泽东在会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之后,听取华国锋的汇报,因为说话困难,在纸上为华国锋写下了著名的你办事,我放心那句话。其实这是第三句,毛泽东当时还写下了另外两句话, 第二句是照过去方针办(后来被四人帮改为照既定方针办作为临终嘱咐宣传),第一句是慢慢来,不要招急不要招急当然是不要着急之误了,19761217日《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灭亡前的猖狂一跳——揭穿四人帮伪造临终嘱咐的大阴谋》中,用黑体字引用了这三句话,第一句写成:慢慢来,不要招(着)急

数一下,上面共提到了毛泽东写过的10错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毛泽东写过几个错字也很正常。实际上毛泽东的文字水平在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中是公认比较高的,他会在批阅文件时纠正其他领导人或者秘书写的错字。举例来说,1958513日在审阅刘少奇八大二次会议工作报告稿时看到这样一段话:对于不平衡的出现惊慌失措,因而要求先进向落后看齐,要求削足适履、因噎废食的平衡,这是完全错误的。 毛泽东将这句中的削足适履改为后写下了这样的批语:

成语是削足适屦,不是适履。屦是草鞋,履是一般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