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高考作文备考全新材料之十——食品安全

2011年高考作文备考全新材料——食品安全

邱宇强/整理

一、地沟油考验我们的良心

 

         教授称我国每年300万吨地沟油返回餐桌

    并非故意要倒胃口,但是亲爱的朋友,当你揣着几根油条,坐上清晨第一列地铁上班的时候;当你站在街头大嚼羊肉串的时候;当你给孩子点上一盆香喷喷的水煮鱼的时候,你是否意识到自己正处在危险之中呢?

  危险来自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城市的下水道成了一些人发财致富的地方。他们每天从那里捞取大量暗淡浑浊、略呈红色的膏状物,仅仅经过一夜的过滤、加热、沉淀、分离,就能让这些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变身为清亮的食用油,最终通过低价销售,重返人们的餐桌。这种被称作地沟油的三无产品,其主要成分仍然是甘油三酯,却又比真正的食用油多了许多致病、致癌的毒性物质。

               每年吃掉两三百万吨地沟油

  你一定也吃过地沟油。武汉工业学院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何东平对记者这样说,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全国粮油标准化委员会油料和油脂工作组组长。据他估计,目前我国每年返回餐桌的地沟油有200~300万吨。而中国人一年的动、植物油消费总量大约是2250万吨——也就是说,按照比例,你吃10顿饭,可能有1顿碰上的就是地沟油。

  在一个注重食品安全的时代,理想的状态是,你下馆子,随手掏出一张试纸浸到菜里,过一会儿拿出来跟谱表比比,然后大叫:掌柜的,换油!但现实是,截至目前,科学家们还没有找到一种理想的检测和鉴别地沟油的手段。

               地沟油毒性是砒霜的100

  据了解,从餐饮业的餐厨垃圾中提炼1吨地沟油,成本仅300元左右。掏地沟油的人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平均掏一桶油就能挣上七八十元。一个人通常每天能掏4桶,回收提炼之后,就算只按食用油市场价格的一半出售,每月也能赚1万多元,相当于高级白领的收入。

  而在中国数百个城市中,但凡有餐饮业的地方就有回收地沟油的。医学研究的成果显示,长期摄入地沟油会对人体造成明显伤害,如发育障碍、易患肠炎,并有肝、心和肾肿大以及脂肪肝等病变。而地沟油中的主要危害物之一黄曲霉素是一种强烈的致癌物质,其毒性是砒霜的100倍。

                暴利驱动地下餐厨废油交易

  据调查,巨额利润是导致餐厨废油加工屡打不禁的重要原因。

  从销售餐厨废油的餐馆方来说,宾馆、饭店如把餐厨垃圾交给环卫部门,得向环卫局交纳数额不菲的垃圾处理费,如果卖给私人,每年反而收入几千至上万元。对于餐厨垃圾加工方而言,餐厨废油每吨成本大约1000元,每吨餐厨废油能够提取0.8吨食用油,加工环节的成本仅300多元,而现在市场食用油的价格每吨超过6000元,按市价打对折售出,一吨的利润接近2000元,利润率接近百分之两百。而对于餐馆、街边的饮水店而言,回购地沟油当做食用油价格低廉,能降低经营成本,增加利润,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自然不乏冒险者。

  在整个餐厨废油地下市场中,多方赢利,输的只有不知情的消费者。这个市场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有人专门负责收购,有人专门负责加工提炼,还有专门收油方负责将其进入市场销售。曾炜说。

  资料显示,目前我国餐厨业废弃油脂的处理回收还缺乏系统完善的管理机制。据统计,我国每年消耗油脂约2200万吨,其中15%330万吨成为废弃油脂。随着2007年到2008年食用油价格的大幅上涨,加工餐厨废弃油脂的净利润也越来越大,大量不法分子介入泔水油的收购牟取暴利。可想而知,如此大量的餐厨废油脂只要有一少部分被简单提炼回流食用油市场,就会对消费者的身体健康造成巨大危害。

  

二、 数据显示中国一次性餐盒合格率不到一半

    当董金狮委托的律师前往法院立案时,法官看了诉状后吓了一跳,我们每天都在用这样的饭盒吃饭,从来没想过会有问题,这案子一定要赶快给他立上。

  他们所说的饭盒,正是我们日常所熟悉的一次性白色塑料餐盒。20103月中旬,董金狮所在的民间环保机构在北京两家著名的饭店老边饺子东来顺涮羊肉消费、打包之后,将餐盒送往一家专业的检验机构检测。

  检测结果触目惊心:两家饭店使用的餐盒虽然生产厂家不同,但检测结果显示,它们的正己烷蒸发残渣均超过国家标准20倍,而乙酸蒸发残渣则超标了近150倍。这意味着,如果长时间用这种餐盒盛放含有油和醋的食物,人们将会吃掉13的餐盒

  平常,人们总是会关注食品本身的安全状况,却很少留意食品的包装。董金狮说。日前,他将这两家饭店告上了法庭。他在接受采访时还指出,不仅是一次性餐盒,我们平常使用的纸杯、塑料杯和矿泉水瓶都可能隐藏着致病风险。

  这位食品包装与环保领域的专家,已经与这些隐形毒药斗争了10年。对于那些人们接触频繁的劣质食品包装,董金狮评价说,它们造成的危害不亚于吸毒。

  吃掉的隐形毒药

  要了解吃掉13的餐盒有多可怕,首先要知道那些溶解在食物中被我们吃下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科学检测能够帮我们回答这个问题。在北京市理化分析测试中心对餐盒进行的检测中,工作人员将餐盒的样品放入正己烷和乙酸溶液浸泡一段时间后取出,对溶液进行蒸发处理,并称取剩余残渣的重量,从而确定餐盒中有多少物质可能溶解在食物里。其中,正己烷模拟的是食用油,而乙酸模拟的则是醋,这都是日常打包食品中常常会出现的成分。

  在理想的状态里,一次性餐盒应当由高纯度的聚丙烯塑料制成。这是一种像大米一样半透明的圆形颗粒,柔韧度高,能耐高温,浸泡在正己烷和乙酸溶液中,也不会发生化学反应。但在实际生产中,人们会在纯净的聚丙烯中加入一定比例的碳酸钙和滑石粉,作为主料之外的填充料

  在自然界中,碳酸钙最常见的状态是石头,而在工厂生产的原料中,因为纯度变高,它的外形变成像小粉笔一样细细短短的白色固体。也正是因为它们的加入,有些一次性餐盒的颜色由透明变成了白色。

  按照国家规定,填充料在原料中所占的比例不能超过20%。但事实是,有的厂家原料中碳酸钙的比例超过一半,有的甚至会超过80%”

  不过,只用这些像粉笔一样的粉末,无法造出柔韧防水的餐盒。因此,在原料中,工人们还需要加入石蜡和工业废塑料作为补充。其中,石蜡是白色像蜡烛一样的固体块,工业废塑料是咖啡色的小颗粒,稍微靠近,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这些工业废塑料的来源,可能是工厂生产的边角料、回收的旧塑料,甚至还有可能是医疗垃圾。它们被混合在一起,熔化后挤成长条,再被切成细小的颗粒。这原本是绝不允许用于食品行业的原料,最终被制成餐盒,盛满了饭菜并送到了我们的面前,甚至还被我们吃进了肚子里。

  董金狮介绍说,根据检测结果,溶解在乙酸和正己烷溶液中的物质包括工业碳酸钙和工业石蜡中的部分致癌成分。这也就是我们所吃掉的饭盒的成分。

  这些成分中,工业碳酸钙可能会影响人体的代谢系统,形成胆结石、肾结石,其中包含的重金属杂质还会威胁人体消化道、神经系统的健康。至于石蜡中所包含的多环芳香烃,会影响人体的造血系统、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还会蓄积毒性,并诱发癌症。

  中国每年消耗一次性餐盒150亿个,合格率还不到一半

  如今,想要避开这样的黑心餐盒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作为国际食品包装协会的秘书长,董金狮表示目前市面上的一次性餐盒合格率还不到一半

  对于这一比例的计算过程,董金狮解释说,全国生产餐盒的厂家,获得工商和卫生许可证的只有一半左右。而他在平日的调查中发现,一些企业在获得许可证后,还会重新开始违规生产不合格产品。

  更重要的,是在实际销售中,不合格产品占据着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这样的市场现状又再一次影响了合格率的数据。

  利润是唯一的问题。董金狮认为。他算了一笔账:如果生产优质餐盒,使用食品级的聚丙烯树脂原料,每吨原料的价格就要11000元。而工业废塑料的价格是一吨5000元,劣质的工业碳酸钙填充料更便宜,一吨只要2000元,折算下来,黑心饭盒的成本能够节约一半,也有了更大的盈利空间。

  虽然从质量上来看,优质餐盒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因为聚丙烯的纯度高,这样的餐盒结实、不渗漏、对健康的危害低。董金狮甚至还编过顺口溜,讲解如何分辨劣质餐盒:手摸软绵绵,轻撕就破裂,一闻刺鼻又呛眼,遇热变形还渗漏,剪碎了水里会下沉,一折会出白印……”

  但对于那些购买餐盒的消费者——各个饭店而言,相比于质量和安全,价格往往是他们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于是,低价的劣质黑心餐盒就这样一次次地占了上风,挤占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董金狮甚至忍不住抱怨,北京的市场简直就要被烂餐盒垄断了

  他在很多城市看过黑心餐盒的生产过程,在北京市通州区,一个烟雾腾腾的小厂房里,环境脏乱不堪,空气里充斥着刺鼻的怪味。一个连许可证都没有拿到的企业,当然不会注意卫生条件了。

  国际食品包装协会所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消耗的一次性餐盒有150亿个。如果按照董金狮估算的合格率,这意味着每年消耗的黑心餐盒超过75亿个。

  

三、小筷子大问题

 

 “白筷子是工业原料煮出来的

湖南省怀化市是一次性筷子的主要产地之一,这里大大小小的一次性筷子厂有40多家,年产量达到10亿双以上。在会同县肖家乡一家筷子厂,记者见识了一次性筷子的整个生产过程。

工业硫磺、石蜡、焦亚硫酸钠……

制造过程中惊现化工原料

工人先将竹子截成段、再用机器打成毛坯,然后放在烤房烘干。烘干之后的筷子毛坯,被一层塑料布盖得严严实实,底下不时冒出阵阵白烟,发出刺鼻的味道。该厂工人告诉我们,他们正在用硫磺熏筷子以便让筷子更白,并防止它发霉。记者发现,他们使用的硫磺是工业硫磺,属化工原料,在熏蒸过程中会产生二氧化硫残留,而他们熏筷子的过程要有两天。

熏过硫磺之后,再经过对毛坯进行削制,筷子就成型了。为了使筷子手感更光滑,还得进行抛光,记者看到,在抛光机里的不光是筷子,还有一块块白色的东西。工人告诉我们,这是石蜡。石蜡,含有多环芳烃,是石油冶炼过程中的低端产物。就这样,用石蜡抛光之后,筷子就被放进一个个装过化肥的袋子里等待出厂。

用工业双氧水当漂白剂发霉筷子煮白了再卖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些已经发霉变质的黑筷子并没有被扔掉,而是还要被进一步加工处理。在湖南怀化西冲村,记者就看到了黑筷子被煮白的一幕。而这家老板告诉我们,他们使用的漂白剂就是双氧水,一锅要倒上四十斤。

工业双氧水,具有很强的腐蚀性和漂白作用。经过工业双氧水煮过的黑筷子果然变白了,为了使双氧水发挥更大的功效,有的人还要再添加另外一种化学原料——无水焦磷酸钠。

记者了解到,用工业双氧水将发霉变质的筷子煮白了再卖,已经成了行业内公开的秘密。经过这些化工原料的加工处理,一次性筷子上会产生多种化学残留,长期摄入这些化学残留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然而记者在湖南怀化、江西宜丰走访了大大小小30多家筷子厂,所到之处,没有一家对筷子进行消毒处理。

一次性筷子有残留物超标卫生餐具其实未经消毒

早在2005年,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就已经联合出台了一次性筷子的国家标准,在食品添加剂的使用中,只有二氧化硫被允许有一定残留,且具体残留量有着严格的限制,但这一标准早已被这些厂家抛在脑后。连厂家自己也承认,现在的一次性筷子大多数都会有残留物超标的情况而这样的卫生筷子其实是很不卫生的

筷子就这样从厂家到了批发商手里,有的经过包装被批发到了全国各地,最后进入中小型餐厅,有的则被批发到一些加工厂做成一次性餐具。在湖南怀化,记者就遇见了为餐具加工厂供货的批发商马连森。据他介绍,像吉利来、秋天、特普等餐具品牌,都在用他的筷子,筷子进了餐具厂后由餐具厂消毒。

就这样,没有任何人进行消毒处理的一次性筷子,最终以消毒餐具的面目出现在我们面前。

 

一次性筷子挑战中国国情

  一次性卫生筷存在严重卫生隐患,一次性生活难以可持续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袁元 实习生高倩

  出外就餐或快餐盒饭再加上一双一次性筷子,这种搭配已成为很多人日常餐饮的选择。

而这双频繁出现在餐桌上的一次性木筷,也引发了不断兴起的争议。其中资源环境破坏论、与促进出口、就业论针锋相对、各执一辞。前者认为,一次性木筷生产消费造成森林资源大面积破坏,应严加禁止;而后者认为,一次性木筷的生产消费可有效利用经济价值较低林木资源,且有助于增加就业、促进出口,而且其便利、卫生的特点还有助于缺乏消毒设备的低档餐馆改善进餐卫生条件。

  来自财政部的相关信息表明,目前我国每年平均生产800亿双一次性筷子,出口近300亿双,国内消耗500亿双左右。在国内消费比重如此巨大的背景下,一次性筷子的生产消费是否能够真正做到环保、卫生,而由一双筷子折射出来的一次性生活又是否适合我国国情呢?《瞭望》新闻周刊展开了暗访调查,获得了很多新的发现。

  

                 一次性生活不适合国情

  围绕一次性筷子争论较多的话题曾是其生产是否会浪费了大量的林木资源,对我国日益稀缺的林业资源造成严重威胁。对此,国家林业局相关专家曾作出解释认为,一次性木筷每年消耗的木材仅占国家十一五森林采伐限额的0.4%,国家还对木材进行了树种限制,其原料是杨木、桦木、松木和其他一些软木类木材及边角废料,且部分从俄罗斯进口,因此,对于资源环境的压力不大。

  谈及此,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目主任马利超则立足于一个更高的角度分析说,尽管生产一次性木筷的木材占我国消费木材的比例很小,而且对于拉动就业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与其它林产品最大的差异在于,一次性筷子是一次性使用的,这样的利用方式实际上同样是对森林资源的浪费。

  2006年公布的第六次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结果显示,我国森林覆盖率为18.21%,人均森林占有面积仅0.08公顷,在全球排名134位。森林资源保有量低,林木严重过量采伐等问题还很突出。在这种背景下,大量使用包括一次性木筷或竹筷在内的一次性消费品,无疑会给森林及其他自然资源带来更大的压力。在我国现阶段的国情下,我们坚决反对类似一次性筷子这样的资源利用方式,应赞成和提倡循环利用和可持续的资源利用方式,马利超对于这种一次性的生活方式深感忧虑。

  在他看来,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开始高度重视这一问题,但其相关政策出台的时间还不长,且主要针对出口导向企业。因此,一次性筷子在一段时间内还不能完全退出人们的生活。对此,他建议,对于一次性筷子以及推而广之的一次性餐具还需要进一步的政策引导,并向消费者提供更多、更为环保的选择,如加强对饭店消毒设施的监管等,并努力提升消费者的环境保护意识。

  国家发改委环境与资源利用司资源处处长冯良曾分析认为,国家法律政策允许林业企业合法利用森林资源,至于其生产和出口什么产品,要靠市场机制来调节;目前我国部分地区林业系统职工困难也必须考虑;虽然国民环保意识逐渐增强,但仍然处于较初级的阶段,也就是说,终端消费者无法真正做到不使用一次性筷子。

  在一次性生活仍将继续存在的背景下,如何回收利用一次性筷子成为了难点,甚至对于一次性筷子存有争议的双方在此问题上都表现出同样的忧虑。

  从现实的情况下,一次性筷子回收存在收集不易、存留油污难以处理、回收价格低等方面困难,很难像易拉罐、塑料瓶一样实现回收再利用。目前,我国还没有针对一次性筷子的回收利用产业,几乎所有的一次性筷子都是当作固体垃圾处理。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日本通过垃圾分类管理的办法,对一次性筷子作分离处理,将使用过的一次性筷子回收作为再生纸材料,如3双一次性筷子可以造一张A4纸,10公斤一次性木筷可以造15箱面巾纸。

  由于垃圾分类回收和资源循环利用涉及多个方面的协调配合,因此,一次性筷子回收的问题尚难在短期内有所改善。从短期来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外出就餐,自带筷子’”,采访中,马利超向《瞭望》新闻周刊推荐了他的告别一次性生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