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师: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

语文教师: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


                ——读张玉新教授《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所感(一)


邱宇强


日前,由北大中文系教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作序,吉林省教育学院教授、语文特级教师张玉新主编的名师成长丛书由长春出版社出版。笔者有幸蒙张玉新先生厚爱,受赠丛书一套。以前跟张玉新先生有过接触,但是都未“深交”。今年6月,与张玉新先生一起入闱,参加吉林省普通高中学业水平测试试题命制工作,与张先生有了20天的“近距离”相处。“真切”地看到了禀性上“率真”、行为上“鲁莽”、言辞上“犀利”,“貌似复杂实则简单”的张玉新先生。也真切的体会到张先生在书中所说的,“我不愿意成为所谓的典型”,“不愿意因为被需要而上台说些肉麻的话”。这样的性格决定了张先生的教育教学主张如他自己所说的,是“散装”的,而不是“瓶装”的。因此,读张先生的书,你会在看着看着,不经意的时候采拾到一枚珍珠。假期细细品读张玉新先生的《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我受益匪浅,并且有了写“读后感”的冲动。这里不妨写下第一篇《语文教师: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


 


读书,语文教师得多读书,是很多人都知道、都主张的事。但大多数人往往做不到。张玉新先生的可贵之处在于作为省教研员,他不仅主张提倡一线语文教师多读书,而且是亲力亲为,“至今没有读闲书、杂书的习惯”。比如这次入闱,张先生随身带了两个大箱子,当中除了走到哪都不能或缺的茶与京剧唱片外,就是书了,惹得负责入闱检查的工作人员检查完第一个箱子,都懒得翻检第二个箱子了。更关键的是,结合张先生的经历,总结出的读书方法与经验具有可操作性,是可以借鉴的。


 


大学期间,张玉新先生主攻古典文学和古汉语。


“我观察同学都读什么书,发现大家都愿意读现当代作品和外国文学作品,”“但我决定暂时不读他们读的东西,我要读他们现在不读而将来又不可能读的书,那就是古典文学和古汉语。”


当我看到张先生这段话时,我无不是佩服:张先生说的实在是太对了,他实在是高,太高了。回想自己的大学生活,数数自己看过的书,真就是那些现当代的小说,他们占据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而那些自认“艰涩”“枯燥”的古典文学和古汉语却很少涉猎,更别说好好研读了。现在感觉自己“底气”不足,其原因就可想而知了。


当我们沉浸在引人入胜的小说情节中的时候,张玉新先生却在研读古文,在我们聚在一起大谈小说故事的时候,张玉新先生完成了《孔雀东南飞》集注,完成了《离骚》《天问》的翻译,背下了《说文》部首。他毕业后,被东北师大附中选中,后来更成为了附中的干将,想是与他大学时打下的坚实的“文言”功底有密切关系。


正像张先生所言,工作之后,能潜心研究古典文学和古汉语,或是静下心看看相关的书,已是很难了。而大学的时光又不能倒流,我想补上这一课想是更难了。只希望今日或是明日读中文的学生,能向张先生学习,多读读“文言文”,增加自己的“底气”。


 


做一线教师期间,张玉新先生一则以教材为核心,紧紧围绕教材做扩展阅读;一则广泛涉猎,选读对语文教育教学有助益的书籍。


参加工作后,“我钻研教材,以教材为核心,先自己研究教材,再围绕教材积累资料,从核心到外围。读书也是紧紧围绕教材扩展阅读。”“比如教材中鲁迅作品多,我就通读《鲁迅全集》,尤其读其中与教材有关的小说、散文、杂文;古文多,其中《史记》最多,我就通读其中与教材有关的本纪、世家、列传。”


平时让语文教师多读书,但读起来老师多找不到读书的方向。张玉新先生的“围绕教材做拓展式的阅读”,为语文教师的阅读指明了方向。怎么做是拓展阅读呢?我按着张先生的意思,也做过一些尝试。比如,如果课文是节选的,就把全文看了,像课本中的《过秦论》《老人与海》;如果课文选的是某个人物的一部分,就把有关这个人物的部分都看了,像课文《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如果是学习某人的名篇,不妨就阅读一下这个人的其他作品,比如学习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你买来本《毛泽东诗词》看;学习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就买本《徐志摩的散文诗歌集》看;学习巴金的《小狗包弟》,就买本《随想录》看……张先生的经历告诉大家,谁有了这样的阅读,谁的语文课堂就有了魅力!——这样的阅读,也正符合了我的一种教学设想:通过一文一诗的学习,让学生爱上这个作家,让学生自觉的去读更多更好的作品。


“以教材为核心”,并不是就局限于语文学科这个范畴。张玉新先生1995年考入了东北师大教育科学院心理系,开始攻读教育心理硕士。在导师周国韬的开解下,他“开始有倾向地选读对语文教育教学有助益的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哲学书籍”,“开始在语文之外审视语文”。后来,张先生在一个场合曾语重心长的说:“你要有心劲超越,就必须多积累跨界的知识。中文系不愿意读的一些具有理性色彩的书,什么文史哲,都要涉猎。”一个有了深度又有了广度阅读的人,一定也会是一个深刻的人!


 


张玉新先生做了省教研员后,从自我坚持读书发展到倡导全省的一线语文教师读书。为此,他在平日的竞赛和评课中,提出了“学识高于技巧”的观点。


在全省的语文教师大赛上,他说:“学识功底深厚的教师,即便现在或者这次评比的课没有上好,但是他有可持续性发展的底蕴,教学技巧可能随着经验不断丰富起来;而眼下具有较好的教学技巧,但学识比较空疏的教师,虽然眼下能够上好课,却没有可持续性发展的底蕴。”


在评课中,他说:“教师的读书厚度,是使学生达到解读高度的物质基础。”“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


这样的教研导向,开始促进一些年轻教师坐下来读书,开始从丰富自己学识做起。当然,一些一线教师也抱怨,每天事务性的事情多,课多,没时间读书,他就毫不客气的说:“你有多大能耐,能讲这么多课还不重样?你敢保证讲的有用?你这样讲课还有时间充电吗?”可能这些一线教师会觉得张先生的话,说得有点“苛刻”。但是他主张教师要自我解放,读书充电的观点,想是任何人都是认可的。


当然,张先生也提出了一种“精读”的读书法,想是可以解决“没时间”读书的问题吧。“如果语文教师中有人真像赵普那样读书的面很窄,不妨像赵普那样认真精读一部经典,从中真切感受读书的味道、读书的门道,以提升教书的品味,总是好的。如果语文教师的阅读面比赵普宽,但也能针对某一部经典像赵普那样认真去钻研,提升教学品味更不在话下了。”


读张玉新先生的书,听张先生论谈,我都深感自己的浅薄。但简单的自惭形秽、妄自菲薄,我又觉得是不应该的。在这个急功近利、浮躁的社会,静下心来读几本书,读到兴致处,写上几笔,应该是比较正确的做法吧!


谨记,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

《语文教师: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有7个想法

  1. 或许也有“低度”,脚扎向大地的深度。[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深植大地,枝繁叶茂![/quote]

  2. 乍一看标题,以为是张老师的文章。进来拜读下却是邱老师所作。比较惭愧,和张老师有那么长时间的接触,却没能写出邱老师这样的文章,91这一篇也算是了却了我的心愿,期待后续。[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所写不知是否真的道出了张玉新老师的主张,有不足之处还请指教。[/quote]

  3. 学识高于技巧!
    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
    厚积方能薄发![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沉淀,再沉淀![/quote]

  4. 多想把读书和写作当做呼吸一样正常呀,真应该耐下性子来了。[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是呀,老师每天事务性的事太多了,每天疲于应付这些,我们都没个心情看书。——这学期我不当班主任了,所以目标就是静下来看点书写点东西。坚持,我要坚持![/quote]

  5. 深有同感,真的需要读书了。张老师是好读、好思之人,这在与董一菲、韩军一起海聊时,更感受他其中的独得之乐![quote][b]以下为邱宇强的回复:[/b]
    欢迎来访!能与“高人”海聊,都是人生幸事![/quote]

  6. 深有同感,真的需要读书了。张老师是好读、好思之人,这在与董一菲、韩军一起海聊时,更感受他其中的独得之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