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散文人生(二):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我的散文人生(二):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读《林清玄散文自选集(成人版)》


邱宇强


 


不怕大家笑话,其实在我买这本书看到林清玄的照片之前,我一直以为林清玄的性别是女性,并且根据“她”的名字,根据“她”的文章,臆断“她”长的应该是亭亭玉立、清纯委婉。所以,当看到他的照片,我不禁“妈呀”了一声,他不仅不是我印象中年少的“才女”形象,而是一个五十多岁且头已秃了大半的老男人形象:很像电视剧中铁拐李的扮相。——这可能是我看这本书最大的收获吧!后来跟朋友谈到我的这“短见”“浅薄”,朋友就宽慰我说,你应该记起钱钟书的那句话,当你吃到一个蛋,觉得很好,可你没有必要去认识这只蛋是哪只鸡下的。我这才释然,心里悟得一个道理:不可凭文字判断一个人的相貌。


 


林清玄是台湾作家,先前我也读过台湾三毛、刘墉、龙应台的散文,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台湾作家的散文大都“闲散清淡”,写的都是日常的琐事,读来如在听作者叙家常,但就在轻松闲适的阅读中,作者却不经意的给你一个深刻的启示。这些文章不像大陆的作品,你一开始读,就给你一种压迫感,你得正襟危坐,像聆听教诲似的。——我没有去过台湾,也不太知道台湾的人们日常生活状态是不是都很惬意,使得作家的文风也都如此的从容不迫。买几本台湾作家的散文放在枕边,在睡前读读,大可以舒缓你一天的紧张心情,让你睡个好觉。


 


仔细再看林先生的照片,用“仙风道骨”这个词来概括他的相貌,我觉得是再恰当不过了。当然,林先生并没有入“道派”,倒是在三十二岁的时候,遇见佛法,入山修行,三十五岁才出山。所以读他的文章,可以悟到许多“佛性”。


 


比如,看林先生的文章,你可以体会到“物物皆可入文”,“物物都可参悟”。看到铁树开花,他写就了《铁树的处女之花》;看到了河沟边的木瓜树,他写就了《木瓜树的选择》;看到了木棉子,写就了《飞翔的木棉子》;看到了几扇清朝的旧门窗,写就了《生命的接榫》;看到了光,写就了《光的四书》……我们凡夫俗子看来的平常之物,皆含不寻常的道理。


 


再比如,读林先生的文章,你随时都会在散淡中有感悟,真切的体味到“心即佛”,“佛不远人”的道理。


在《大佛的避雷针》中,他写到:


“看着眼前大佛像头上的避雷针,大概也像观世音菩萨手中的佛珠一样,是在启示我们‘求人不如求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