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出的尴尬


吃出的尴尬


邱宇强



   


春天那会,新上市的草莓,个大,鲜红儿,还叫什么牛奶草莓,特别诱人。我好奇的问人家,我小时候种的草莓都手指盖儿那么大,这怎么这么大?你,你小时候,你小时候能喝上牛奶吗?喝不上。那不就对了,看你那个儿,就知你当年营养没供上。为啥叫牛奶草莓?就是因为现在生活好了,草莓浇的都不是水了,浇的是牛奶,你就吃吧!草莓都喝牛奶了?!买,吃,吃的是草莓,喝的其实是奶,不是一举两得!


可没过几天,媒体曝光了,市场上的超大个草莓多数是用了一种叫“膨大素”的药,吃多了这种被吹大的草莓,对人身体是很有害的。梦想着吃了水果,还能喝奶的我,傻眼了!以前就听说养猪用什么“催肥剂”、“催长剂”,没听说水果也可以呀?!


生气之余,我去找那个卖水果的理论。卖水果的回敬了两句话,差点把我气个倒仰。


你不是说这草莓是用牛奶浇着长大的吗?哪有牛奶呀?


吃牛奶草莓,还想吃出牛奶来,那你要吃老婆饼,还得送你一个老婆呗?!


我不是说要牛奶,人家电视都曝光了,说你这草莓长这么大,是用了什么膨大素,这药对人身体是有害的。
   
有害?我看未必——你要是早点吃,——现在吃也不晚,说不准,你这两天还能长个呢!


······


                           


 


中午,跟两个哥们出去吃饭,一个人点一个菜。轮到我,我大声的说,来个香辣肉丝,肉可以少放,香菜可要多放。


听了我的刻意强调,两哥们相视一笑,不怀好意的说,哥们,你能不能小点声!大家都看你呢?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左右看看,真有好多人正有意的避开我的视线。


哥们,你挺“内行”呀!一个哥们诡秘的“赞扬”到。


那当然,我最了解菜价了。现在呀,菜比肉还贵呢,香菜更贵!再者,我爱吃香菜。


哈哈哈······我还说我的菜价经呢,哥俩笑的快趴到桌子底下了。


我说兄弟,你是真不知道呀,还是跟哥们装“纯”呀?


我说兄弟,你和嫂子那啥是不是不戴“安全帽”呀?


你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倒是啥意思呀?能不能说明白点?


看来你真不知道,我告诉你吧,咱们男的要少吃香菜。哥们把“要少吃香菜”这几个字咬的特别重。


为什么呀?


你不也农村出来的吗?


是。


以前农村的香菜长啥样?都长得不高,再长就开花了吧。现在香菜呢?长得都快跟芹菜差不多少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听说老农怕香菜早开花,长不高,卖不上价钱,常给香菜喷洒避孕药。


所以呢,男的要少吃香菜,免得杀精子。当然,像你,愿意吃,也有好处,避孕药的钱省下了!另一个哥们“郑重其事”的说到。


说完,两哥们又钻桌子底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