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好的语文课,就是一首动人的歌

一堂好的语文课,就是一首动人的歌

——“卢军良、孙立权名师工作室教研活动”中的观摩课给我的启示

邱宇强

517,以“追寻语文教学魅力,分享语文教育智慧”为主题的“卢军良、孙立权语文名师工作室教研活动”在吉林省实验中学举行。活动主要包括教学观摩、工作室主持人讲座、专家评课\工作室成员评课、专家报告四部分。在教学观摩部分,吉林省实验中学的崔洋老师、东北师大附中的田宇老师为与会同仁上了两节观摩课。从两位教师的实际教学经历(崔洋老师教龄不到3年,田宇老师教龄9年)来看,两节课上得都是成功的,并且也引发了大家对语文教学的一些思考。我从中体会到:一堂好的语文课,就是一首动人的歌。

一首好歌,会有一个美的旋律;一堂好语文课,要有一种美的氛围。不同的歌,有着不同的旋律,有哀怨低回的,有欢愉轻快的;有缠绵舒缓的,有激越高亢的。不同的语文课堂,也可以根据授课的内容营造出不同的氛围。像崔洋老师的诗歌鉴赏课,“怎样描绘诗歌的画面美”,授课涉及到三首诗:戴叔伦的《兰溪棹歌》、马致远的《天净沙
秋思》、范仲淹的《苏幕遮》。第一首诗的主要作用是课堂导入,后两首是课堂深发,而这两首诗的整体基调就是凄清、悲凉,那么教师在授课过程中的神态、语调也应该营造相应的氛围。这样才有利于学生体会诗歌意境,更好的体悟诗歌的画面美。这也就要求教师讲不同的内容,要营造不同的氛围。

一首好歌,节奏是有变化的,是缓急有度的,既要有“急雨”,又要有“私语”。如果一首歌从起曲到曲终,一贯铿锵,或是一贯绵软,难免会有一些缺憾。一堂好的语文课也是如此,要富有节奏,要有缓有急,一段时间内快,一段时间内慢,快慢相间。节奏的把握首先体现在老师的语速上,其次体现在问题的抛出密度上。老师的语速不能像机关枪似的一直“突突的”,也不能像老鱼吐泡似的半天“冒一个泡”;老师不能连珠炮似的密集发问,也不能放冷枪似的只有一二个问。这里容易出现两种情况,一个是年轻且非常有活力的教师,节奏容易快;一个是老教师,节奏容易慢。有心的老师,要避免这两个极端。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一首好歌,有“无声”的时候。一堂好的语文课,也应该有寂静无声的时候。课改下的课堂,老师说的是少了,但是学生说的多了,有的课堂甚至由老师的“满堂说”,变为了学生的“满堂说”。语文教学强调“听、说、读、写”,但是一堂课也应该有老师不说、学生不说的时候,让课堂静下来,也是很必要的。老师不讲,学生不讲,在无声中,让学生体悟,让学生书写,让学生“反刍”,这是另一种“有声”。这就要求老师给足学生思考的时间,给足学生书写的时间。就这两节课相比,崔洋老师给学生的时间稍少一些。

一首好歌,常常是百转千回,每个回转又总会给人惊喜。一堂好的语文课,也应该是“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渐入佳境。田宇老师这堂课就上出了这种味道。刚上课的时候,他让学生写出关于“走”的词语,学生兴高采烈的写。写完了,老师说,把那些与“陆地”有关的词语划下去。老师举起“屠刀”,把课代表写在黑板上的词儿一个个划了去。可当学生正有点沮丧的时候,老师又说:“现在我们再让这些词儿复活。”——“死去,又活来”,“太刺激了!”。“不经意间”老师就带学生走到了另一片洞天,让人豁然开朗。

一首好歌,不仅有美的旋律,而且有富于韵味的歌词;不仅是悦耳的,更是悦心的。一堂好的语文课,当然也不仅有美的形式,而且应该有丰富的内容;不仅是教知识教能力的,更是要启人心智的。记得田宇老师上课的时候,讲到我们常常只注重空间概念,而没有时间概念;有时间概念,时间又常常是被遮蔽:只有星期,没有日期;职业时间遮蔽了生命时间。这段话的教育意义,想是远远高于那些考试技巧!

人们都爱听歌,爱唱歌,如果我们每个语老师,把每堂课都上成一首歌一样,那么学生能不爱上我们的语文课吗?

以上就是我学习后的一点浅见,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各位同仁批评指正。

                                              2013-6-6

 

 

一个好的学习者,才可能是个好的教育者

一个好的学习者,才可能是个好的教育者


——参加“张玉新导师工作室招收第二期学员启动仪式”的两点体会


邱宇强


今天上午,“张玉新导师工作室招收第二期学员启动仪式”在省教育学院举行。仪式分为上下午两个板块:上午主要包括领导致词、领导为第二期学员授书、第一期学员做读书汇报;下午主要是第二批学员与第一批学员研讨规划。因为下午有课,我和几名同事只参加了上午的活动,现把与会的两点体会记在这里。


体会一:名师不能浮躁,学员不能急躁。


其实,我之前对所谓的“名师工作室”并不怎么看好,因为现在多数“工作室”,是仅有“室”,而没有“工作”。许多“名师”建立工作室仅是出于一种虚荣,而不是真的想发挥示范引领作用。而一些参加工作室的成员也有一部分是出于功利目的,想通过“挂名”方式,提高自己的“身价”。所以真正运行起来有实效的“名师工作室”并不多。而今天参加张玉新老师工作室的活动,还是让我的观念有所改变。张玉新老师在活动中展示了工作室过去不到一年的的学习成果,一本汇编的30多万字的材料。这些材料包括过去这段时间张玉新老师和第一批学员上课的课堂实录,其中张老师本人上课就20多节。包括张老师带学员到各地“游学”的资料,其中既有观课内容,也有评课内容,也有参赛内容。包括学员读书汇报内容,还包括学员学习反思内容等等。用张老师自己的总结是“授课以观摩、游学以开眼界、读书以示功底、观察以求致用、反思以求发展”。通过这些材料,我们看到张玉新老师真的是在“带”学员,在引领学员脚踏实地的求发展。——只有这样不浮躁的导师,才会有不急躁的学员。


张玉新老师会上让第二批学员回家把自己家现有的书整理成一个书目,再把近三年仔细阅读的书圈划出来,传给他,并且要在内部公布出来——张老师说的时候,我就在想我的书,我近三年仔细读过的书,不禁脊梁生汗。


张老师说,只有先是个好的学习者,才能是个好的教育者。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体会二:倡导专题式阅读,提倡小口径切入研读。


上午活动的重头戏是工作室的第一批学员读书汇报,分别有师大附中的李跃庭、通化一中的韩春泉、徐金辉做读书汇报。他们的汇报,对我如何读书有了一些启示。李跃庭汇报的题目是《“述学”与“论政”的二重变奏——读<胡适之晚年谈话录>》,看题目他谈的就是一本书,但是一听他纵横捭阖的演说,你才会知道,他哪里是读一本书,他是把快胡适研究透了——至少是读了很多关于胡适的书。——大家都知道读书重要,但是怎么读却一直是个困惑。想我平时就是随手买一本,随便看一篇,读书没有规划,没有方向。扪心自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什么。跃庭的汇报给我们一个方向,就是可以做专题式阅读。可以读一个方面的书,或读一个人的书,或读关于一个人的书。这种专题式的阅读法往往可以深入,让你在一个方面研究出成果,成为这个方面的“能人”。接下来,通化一中韩春泉的汇报则启示我可以小口径切入的去研读书。他汇报的题目是《读杜甫、李白诗随想》,——因为时间关系,他只讲了杜甫的诗。确切的讲,他又只是讲了二十来首杜甫诗中的第二联。这真开了我的思路,原来研究问题,还可以研究的这么细。通过韩老师的点拨,发现杜甫诗的第二联还真是别有味道。


张玉新老师最后强调每个语文老师要有压箱底的书、要有压箱底的课。强调平时的读书可能是零散了一些,但是这正如我们积攒起来的一枚枚硬币,平时看着不起眼,但日子久了,硬币就多了,用线一穿,也就成串、成吊了。


以上就是我的两点体会,其中关系到其他教师的一些观点,还都是我的理解,如有不准确之处,还请各位见谅。


                                            2013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