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课堂的语言艺术——再议“东北三省十佳教师研讨课”

教师课堂的语言艺术


——再议“第五届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十佳教师研讨课”


邱宇强


语文是一门语言艺术,语文教师课堂的语言自然也要富有艺术性。在这次“东北三省十佳教师研讨课”上,一些教师课堂上的语言说得很艺术,值得我学习;也有个别教师的课堂语言,还值得我们反思。总结起来,我觉得教师课堂的语言艺术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教师课堂语言要能“激”情。


做公开课,常有一种情况,就是教师授课的对象不是自己的“亲学生”。面对陌生的张张面孔,你在第一时间,如何拉近你与学生的距离,让他们拿出自己的热情配合你的教学,这是需要动脑筋的。(所以那天黑、辽两省老师研讨课的时候,一个老师说,用别人的学生讲课,才见教师的真功夫。——当然师大附中的孙立权老师当场反对,他说教学是于人的教学,如果你不了解“人”的情况,你的教学就无的放矢,也就不会因材施教)在所听的七堂半课中,我觉得有两位教师的开场白很好,一上课就把学生的热情“激发”起来了。


一位是辽宁鞍山一中的李战良老师,他上课用的是吉大附中的学生,李老师的开场白是:昨天张玉新老师告诉我,今天跟我一起上课的是吉大附中的学生,并且一直强调是吉大附中高中部的“第一届”学生。“第一届”,我想那一定是优秀的一届,敢于担当的一届,因为“第一届”也就意味着你们是开创吉大附中未来的一届!将要载入吉大附中发展史的一届!说完,学生的掌声自然的响了起来。


另一位是辽宁营口实验中学的李雅楠老师。她的课是十节公开课的最后一节,来听课的老师有些倦怠了,上课的学生也有点松懈了。怎么把老师和学生的注意力拉回来,得有本事。李老师一上课,说到:我很荣幸,承担了这次研讨会的最后一节压轴的课,当然,我这脑袋上也戴了“咒”,现在只能依靠大家,给我“解咒”了!——学生一看,这堂课意义这么大,老师还有求于自己,立刻精神饱满起来。


以上两位教师都用简单的话语,一下子抓住了学生的心,凝聚了学生的神,激发起了学生的情,让学生马上跟着教师进入到了课堂的情景中来。不可谓没有“艺术性”。


二、教师课堂要适当用些“潜台词”。


写文章讲求含蓄委婉,能婉曲道来的,往往不直说。教师课堂多说点“潜台词”,“言外之意”,收到的效果可能更好。


黑龙江佳木斯一中的孙秀萍老师,在投影上呈现了王安忆评价史铁生作品的一句话,有的学生就拿出笔开始记这句话,这时候孙老师说到:大家真有很好的学习习惯,已经把这句话记下来了。——听了这句话,没拿笔记录的学生也拿笔记录了。


孙老师当时可能确实是要表扬大家有好的学习习惯,而这句话同时也就督促了没有动笔的学生。想想平时我们上课,如果看到大多数学生动笔了,而个别学生还呆坐着,我们多数是很生气的说道:“人家都拿出笔开始记了,你们几个傻呀,还不动在那干坐着。”学生可能也动了,但是这教育语言的优劣是不言自明的。


在李雅楠老师的课上,当让学生思考的时候,课堂很静,都在自己想自己的,课堂有点沉。这个时候,李老师说到:大家都喜欢独立思考呀!?——学生都乐了,开始讨论起来,课堂气氛也马上活跃起来了。


在其他公开课的场合,课堂如果过于安静,学生表现不积极的时候,授课教师常会说的是: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可以出声讨论一下。(哪有不出声的讨论)——这种直接的“引导”,比起李老师的一句“大家都喜欢独立思考呀”,感觉上总是缺少点韵味,这可能就是“潜台词”的魅力吧!


三、教师课堂要少用“否定词”。


在所听的课中,吉林毓文中学赵兴雅老师的课给我带来一些思考。这堂课赵老师要指导学生朗诵李白的《将进酒》,他先后叫了5名同学朗读课文,之后又让全班齐读诗文。六次朗读,赵老师都不太满意,他先后大致给出了以下评价:“没有节奏”,“不豪放”,“没气势”,“情感体会的不到位”,“感觉还是差一点”,“没有读出味道”。——我发现对学生的评价都是否定性的。


教师课堂评价学生不能用否定词吗?当然可以用,但是我觉得不能一味的用,要尽量少用。这就像有一段时间,强调要学会“欣赏学生”、“肯定学生”,学生在课堂上无论说什么,教师一味的都说“好”,所犯的错误是一样的。因此,多数情况下,学生说的“好”,就是“好”,老师可以肯定,只是老师要明确指出来“哪里好”,这样才能让回答者受到激励,让听者明确学习的内容;学生说的“不好”,就是“不好”,老师可以否定,只是老师要明确指出“哪里不好”,让回答者知道自己的不足,让听者明确思考的方向。


但是,如果真出现上面赵老师课堂出现的问题,学生的表现都不让老师满意,怎么办?这个时候,就要慎用“否定词”,因为一味的“否定”会挫伤学生的自信心,让学生无所适从,上课状态自然也没了:既然,怎么都不对,干脆不听了。出现这种情况,老师不妨用“糖衣药”,先肯定学生做到的,然后指出学生还应该做到的方面,比如学生读的不豪放,不见得没节奏;感情不到位,不见得没气势;感觉上还差一点,不是说明,感觉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久了吗?——关键问题,如果真反复几次学生还没有提高,这时候该反思该否定的应该是教师自己:我教的方法肯定出了问题。


四、教师课堂语言要富于变化


一支曲子美,往往是因为它轻重缓急富于变化;一首诗美,往往是因为它起承转合富于变化;一堂语文课要美,我觉得教师课堂的语言也要富于变化。


这种变化,首先体现在语言的“雅”、“俗”上。哈尔滨师大附中张萌老师,上了一堂作文指导课,课堂开篇、各个环节转换、结尾,张老师的语言可谓“雅”,用她课堂上的话概括就叫做“字字珠玑”,这一见得张老师个人过硬的素质,一见得为了这堂课,张老师做了精心的准备。但是我当时还是感到一点缺憾,就是贯穿于课堂的这些“雅言”缺少一点变化,缺少一点自然。——当时我还突然意识到,女老师的课跟女老师的性情很像:女老师都爱穿好看的衣服,把自己打扮的漂亮儿的;女老师讲课,也多愿意用华美的辞藻,把自己的课打扮的漂亮儿的。——或许,这是女老师课的特色,也是女老师课的软肋吧!


教师课堂语言要富于变化,还体现在语调上。沈阳市育才双语学校的杨晓明老师,上了一堂题为“触动你心灵的人和事”的作文课,上的很好。各方面评价都很高。但我感觉不足的是杨老师上课时的语调太低沉,就连学生写作时放的因为都异常低沉。也许杨老师要表达“悲情,往往可以触动你的心灵“的主题,但是课上一个学生的发言很好,“其实欢乐也可以触动人的心灵”。课堂气氛可以转换一下,不然这堂下来,感觉上的有点累。


一堂课,就像一部电影,就像一部小说,有了高潮才好看。而这高潮通常是在跌宕起伏后达到的,所以也让我们课堂的语言富于变化吧!


教师课堂语言的艺术性体现在很多方面,我们要做的也有很多,我上边提到的只是这次研讨课给我的一点启示和反思,只是“冰山一角”,不足之处,还请同仁指正。


 

读,语文学习的一大法宝——评“东北三省十佳教师研讨课”

读,语文学习的一大法宝


                ——评“第五届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十佳教师研讨课”


邱宇强


 


      “第五届东北三省中学语文教学研讨会”112122日在我市召开,经过各方精心“打磨”,组委会推出了十堂课,即“十佳教师研讨课”。我因为这两天有任务在身,断断续续的只听了其中的七堂半的课。课虽然没有听全,但是收获却是满满的。“读,语文学习的一大法宝”,是我第一个收获。


 


七堂半的课,不多,但是我却听到了久违的琅琅的读书声。——现在的语文教学读的太少了,就是平时所谓的“语文晨读”,我们也几乎听不到读书声,听到的往往是“讲”,是“问”,是“答”。至于公开课,读书声更少,因为一堂课短短40分钟,作课老师一不敢担“读课文是故意在拖延时间”的“嫌疑”,二也想利用有限的时间展现自己“无限的魅力”。听这次研讨课,我们却惊喜的发现,授课教师们大胆的走出了“误区”,让学生张开嘴,大声的诵读了。


所以,在辽宁鞍山一中李战良老师的课上,我们听到了学生再读(学生课前已经预习了)小说《半张纸》;在吉林大学附属中学王春老师的课上,我们几次听到学生大声诵读《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在黑龙江佳木斯一中孙秀萍老师的课上,学生对问题一有认识不清的时候,孙老师就叫学生再读课文《合欢树》;在辽宁营口实验中学李雅楠老师的课上,老师叫三名同学分角色朗读课文;吉林毓文中学的赵兴雅老师拿出了整整20分钟来叫学生读《将进酒》。更大胆的是,吉林省实验中学的李金红老师,干脆把现代诗歌鉴赏课上成了诗歌诵读课。


我们欣喜于语文课堂终于又“书声琅琅”,欣喜于语文课堂不再“静悄悄”,更欣喜于我们发现:读,是语文学习的一大法宝,读,就是学习最基本的方法,也是最好的方法。


 


吉林省实验中学李金红老师的课,就是成功的一个范例。这节课,她要讲三首现代诗歌: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臧克家的,《也许——葬歌》,江非的《妈妈》。如果按照我们讲课的“惯用模式”,通常是从介绍作者,介绍写作背景入手,再就诗歌一节一节的分析;如果不这样处理,那就按照高考诗歌鉴赏考点入手,概括诗歌内容,分析诗歌情感,归纳写作手法。但是,李金红老师不是这样处理的,她用“读”贯穿整个课堂,通过一次次的读,开掘诗歌的内涵。一上课,她就让学生读。一个男生读了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让其他学生评点。一个女生起来说,他读的太高兴了,我记得海子最后是自杀死地,而这首是是他死之前两个月写的,所以读的不能这么高兴。老师顺势一导,那谁还能讲讲海子,学生作补充。那你认为,这首诗该读的怎么样呢?一个学生说,应该读的落寞。那你就读一读。他读的好不好?一个学生说,不太好,虽然说海子是自杀死的,但是诗歌中,他还是有对别人真诚的祝福: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那么,我们到底用一个什么感情基调读呢?李金红老师,开始带着大家,一句诗一句诗的读,通过找重音划节拍,再细细体味作者的情感,最后大家体会到,这首诗所要表达的是作者一种矛盾的心理,纯高兴地基调或是纯落寞的基调,都是不对的,正确的是“抑而不忧怨”。在此基础上,师生再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就又是一种境界了。接着老师带大家学习臧克家的《也许——葬歌》,也是直接让学生读,学生看题目是“葬歌”,就“酝酿情感”,读得“凄凄惨惨戚戚”。有个学生读的让人甚至感觉他已经是声泪俱下了。这时候,一名叫善良的同学站起来提出了异议,我认为作者此时已经是眼泪哭干了,嗓子哭哑了,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不能读的这么悲。最终经过老师引导,得出这首诗朗诵基调上是“哀而不悲号”,从而否定了学生开始理解基础上的诵读方法。


李金红老师的授课,成功之处,在于一种正常思维的回归,我们阅读文章,其实都是先看文本本身,然后思考文本写了什么,怎么写,为什么这么写,在追问这样的问题下,我们才去关注作者,才会关注文章的写作背景,然后再返回来审视作品。这个过程,就是以读为起点,体会,再读,再挖掘,再诵读,反复这个过程,我们就很自然的了解了作者,了解了那个时代,掌握了诗歌的主题,学会了诗歌的表达技巧。这个过程与先前的先介绍作者介绍写作背景,先给你一个“基调”去鉴赏诗歌的路子正好相反。


 


当然,语文学习不是简单的读就可以了,学生每次读都要有目的,每次读的都要有进步,后一次读就应该比前一次更深入。这就要求教师在指导学生读的时候要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层次。吉林毓文中学赵兴雅老师的课讲授内容是李白的《将进酒》,课堂上他也让学生读了,并且是先后叫了5名同学加上齐读,读了6遍,用时20分钟,半节课的时间。而在我看来,他叫第一个学生读,到第五个学生读,他们没有提高。——最后评课的时候,赵老师本人也承认课讲的不是很成功。他认为课不成功是因为他把诵读和诗歌的情感分析割裂开了,如果把两者结合起来就好了。我倒认为,这堂课不成功在于没有把握读的层次,每次要求学生读之前,都没有李金红老师细致的指导,明确的目的指向,指导都是泛泛的的。所以学生的读停滞不前,没有进步。我觉得一堂课的读应该有四个层次:正读,意读,情读,美读。


正读,第一遍读,在于正读音,这是后面读好的基础。像今天第一个学生读,读错音了,赵老师及时纠正是对的。但是,第三个学生读的时候,你还在正学生的字音,那么说明,第一个人读到第三个人读,还是在一个层次上。


意读,第二遍读,应该是建立在理解诗歌意思的基础之上的。像《将进酒》这首诗,学生大部分是理解的,把关键的地方处理一下,学生再读,诗歌的表层意思也就知道了。


情读,顾名思义,用情去读。学习诗歌,我们绝对不会满足于诗歌表层理解的,必然要挖掘诗歌所要表达的情感,而只有情感把握对了,诗歌才能读的好。感情基调把握准了,我们再读,味道肯定不同于前两次读。


美读,在“情意”都知晓的条件下,我们面前的就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张纸,亦或是一首诗了,而是一个人丰富多彩的感情世界,甚至是已转化为你个人的情感世界,此时,用情加上运用朗读技巧再诵读,就是美读。


赵兴雅老师在学生齐读(这是第六遍读)之后,还是有些不满意的说:“没有读出味道呀。”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反思,教师的指导是不是出现了问题,是不是我们的指向不明,层次不清,才使得学生没有提高呢?


总之,我认为,课堂敢于让学生读肯定是好事,但一定要有目的,要有层次的指导,让学生每一次读都有提高:上课最后一次诵读一定要比上课之初的诵读更有感觉,更有意境。否则就是失败的诵读。——当然,赵老师课上一直想“培养”一个学生把《将进酒》读出味道来,我要说的是,朗读除了正确把握感情基调外,要想朗读好,也需要朗读技巧和朗读的天赋。


不管怎么样,语文教师在课堂敢于让学生读,敢于花长时间让学生来读,就是一种好现象。如果教师掌握一些方法,运用一些技巧指导学生来读,那将更是一件好事!希望我们每一位老师能运用好“读”这个语文学习的“大法宝”,让琅琅读书声长久的萦绕于我们的耳畔!


(一孔之见,还请同仁多多批评指正)

一堂成功的语文课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一堂成功的语文课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也评“东北三省12校科研体有效教学模式语文研讨课”


邱宇强


今天,“东北三省12校科研体有效教学模式研讨课”活动在长春市实验中学举行,语文学科共有三堂课,但由于安排冲突,我只听了当中的两节,一节是哈尔滨师大附中张凤君老师的课,一节是长春市实验中学牛丽芳老师的课。作课教师讲完课之后,照例请专家进行点评,今天有请的是吉林省教育学院语文教研室教研员张玉新教授和吉林大学附属高中语文组组长巩智敏老师。由于时间关系,只有两位专家做了点评,其他老师并没有发言的机会。有点想法的我,自然也没机会“表现”下,只好回来写上两句,因为专家都评完了,所以,我就写成“也评”。


评课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细节,就是作课老师,都有些许的“紧张”,——这个“紧张”不是指怯场,而是他们对评课教师要说什么心理没底。众目睽睽之下“现完眼”,还得“任人宰割”。想是作课教师心底还是希望能得到一些肯定,但是“麻辣评课专家”张玉新老师,还是放了“两炮”,让那位台上的“老教师”有点坐不住,——往校门走的路上,还听到有的老师在议论张老师的意见,讨论孰对孰错。这使得我在回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想,我们要上一堂课,都希望得到大家的肯定,那么我们心里是否明确“到底怎么做,才能上出一节成功的语文课呢?”“成功的语文课标准是什么样的?”“我们天天在上课,到底上了多少节成功的语文课呢?”


想动笔的时候,我想把题目写成“成功的语文课的标准是什么”,真正动笔了,我觉得这“命题”本身就是错误的:语文课可以上的成功,但是没有一二三四的标准。如果谁有一天说,我们制定一个“成功语文课实施标准”,那么我们的语文课真的不好看了,老师也没法上,也不用上了,条条框框会束缚死语文一切灵动的东西,会使语文课成为“八股课”。“语文”是意蕴深厚、多姿多彩的学科,她的课堂呈现也应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这就需要每个语文教师用心的演绎,但这不是求全责备,要求我们一节语文课就尽善尽美,展现一切优点。只要我们能把我们的想法在每一堂课展现一些就可以了。既然,“成功的语文课”没有确切的标准,所以评课人的意见也只代表他自己的,作课教师也就大可不必为其肯定而喜,为其否定而忧,弄得个“今夜无眠”了。


但是,语文课虽然没有我们所说的“唯一标准”的最好,但是却有更好;没有成功语文课的标准,却有成功语文课的一些特征。——这就像,我们不能说人就长“这样”才漂亮;但是可以说,人长成“这样”,就可以称其为漂亮。下面我想结合我听的两节课,说说我心目中的“一堂成功的语文课是什么样子的”。


首先,看老师。


第一,语文老师上课感情要饱满,神情要有亲和力,语言要有感染力。做到这点,课就成功一半了。


语文是一门研究语言艺术的学科,而语言是来达情的,讲授的老师,如果没有情,苛刻的讲,没有全情的投入,就不能讲好语文课。语文课堂,教师“动了情”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想让学生“动了心”。这个时候,就需要老师有本领来“煽情”,此时你的神情和语言,就很重要了:神情要有亲和力,语言要有感染力。


今天授课的张凤君老师、牛丽芳老师,在这点上做的都是成功的。张老师讲的课题是校本内容《杜甫和妻子的情和爱》,这个选题就很“惹眼”,也很容易让人“动情”。从哈尔滨远道而来的张老师一上课也带来了“情和爱”,所以和本来陌生的市实验学生,就没了距离:作者的情,教师的情,学生的情,一下子贯穿在了一起。而这位爱笑的“美女”老师(本人坐在后排,实际看不清张老师本人,从身材、从声音判断),侧耳倾听,俯身“探看”,亲和姿态马上和学生融合在一起,如果不知道,还就以为老师是亲老师,学生是亲学生呢。


与张凤君老师要过拉近与学生的距离这一关相比,牛丽芳老师就如鱼得水了,因为她就是市实验的老师,用的就是自己带了一年多的亲学生。——问题不是这样简单,她今天作课的选题是必修5第四单元科普说明文《作为生物的社会》。语文老师都知道,不是什么授课内容都能讲的“有意思”,都适合讲课老师“用情”的,直接的讲,有些内容拿出来做公开课很难出彩。牛老师不会真的把说明文讲的很“平实”吧?课一上,牛老师“丹唇一启”,探寻未知的生物社会的“好奇心”就流露了出来,之后的蚂蚁呀,蜜蜂呀,在她那里似乎也都成了亲密朋友,被她一个个的唤出来。她不瘟不火,娓娓道来,又让你感觉她的情是含而不露。至于神情,你看牛老师那会说话的眼睛,会送“秋波”的酒窝就知道了。


当然,教师的“用情”,实质反映的是教师对文本的解读,——你要发现老师今天是面无表情的讲一篇课文,你可以判定他没备课,至少是没有深入备课。只有在对文本深入的细读基础上,教师才能体会作者的情,向学生正确“传情”。张凤君老师的授课内容所给的材料就涉及杜甫的诗16首,但是授课过程中,张老师手里除了拿麦克,其他的就没拿,而课堂进行中,张老师没有“卡壳”的地方。想是只有对文本这样的烂熟于心,才能体味作者的情,才能这样好的“用情”。——如果讲到反映杜甫的生活是贫苦的、漂泊的,能不一直面带微笑,流露出一些“悲苦”的神情,当然就更好了。牛丽芳老师,也是如此,课本是拿在手中,但是说到课文各段内容时,她并不看,而是能一大段的背出来。


我一直欣赏“动情”的语文老师,一直喜欢“有声有色”的课堂;我最怕的就是对文本没一点“感觉”,就给学生上课的老师,最怕的是“死水”的课堂。所以我认为,有了“真性情”的课堂,先不管讲的对不对(语文这东西,主观色彩很浓厚,也不能就简单的说对与不对),就已经是成功一半的课堂了。


第二,语文教师授课的切入点要高明,要不留痕迹。


各科的知识点就那么多,语文的学科知识也是如此,所以教师高明之处,不是你一堂课要讲明白多少个知识点,而是要看你知识的呈现方式。就一堂课来讲,就是问题的切入点。


张凤君老师选的课题是《杜甫和妻子的情和爱》,用高考的尺子一量,这堂课实质在讲诗歌鉴赏。也就是说,如果遇到不高明的语文老师,就会这样上这堂课,“同学们,我们今天上一节诗歌鉴赏课。诗歌鉴赏是高考必考的一个版块……我们今天就以杜甫的几首诗为例,总结一下赏析作者情感有哪些方法……”课讲的内容可能都是一样的,但是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两堂课学生上课的状态能一样吗?效果能一样吗?——听课过程中,我也在想一个问题,老师引导学生体会完作者情感,是不是应该总结一下,讲点什么体味作者情感的方法。也就是我们要不要从感性到理性有一个“升华”,教点什么。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可以不讲,讲方法的目的是体味情感,而学生都把情感体悟出来了,还要方法还干什么。


牛丽芳老师讲的是科普说明文,她给出了三个问题,按照她说的,三个问题是有层级的,分别培养学生的筛选信息归纳信息的能力、分析问题的能力、探究问题的能力,这三个方面实质也是高考科技文阅读的三个考查点,也就是牛老师设计课的时候,还是紧紧围绕高考展开的。但是你看她问题的提出,绝不是简单的告诉大家,“高考考这么几个能力,现在我们培养这几个能力……”比如课堂第二个问题,“请自主研读①、③自然段,体会作品的语言风格,假设同组的组员同为某一种生物,请你尝试着用这种语言风格来描述自己小组的行为。”这个问题比起“请总结本文的语言风格”的提问方式,其妙处就多了,一是知识的传授是自然不生硬的,不留痕迹的;二是没有停留在简单的归纳总结上,而是上升到“使用”的这个层面;三是最关键的,它激发了学生自我表现的兴趣。


由此看,怎么不留痕迹的把所谓的“要考的知识点”无声的传授给学生,即让学生让别人看不是你是“为了教而教”,这是最高明的。这也是成功课堂的一个表现。


第三,语文教师课堂要善于“激化矛盾”,要善于“导”。


曾有人撰文说,中国老师和外国老师的最大的区别在于“有没有问题”。中国老师下课爱问一句:“还有没有问题了?”如果没有了,老师就会心满意足的走了,感觉自己讲的不错,学生都会了。否则,就会“诲人不倦”,直到学生没有问题为止。而外国老师不这样,下课了后,他会说:“希望你们明天提出更多的问题。”“有没有问题”,涉及到教育理念的问题,即我们的教育,追求统一,追求什么都要求有一直的答案。而这对于语文课堂是致命的。如果一个老师讲什么都要向他所谓的“标准答案”去拉,那么课堂是没有生气的。所以我说,成功的语文课堂,老师要善于“激化矛盾”,制造“问题”。说白了,老师要善于“勾火”,“你这么说,我觉得这么还有道理呢。谁有相反意见?”思考就在一次次“激化”中被引向深入,真理就这样一点点的被“剥离”出来。


张凤君老师和牛丽芳老师都深得其“激将之术”。比如张老师在讲到杜甫自外返回后,妻子心情的探究,“你说高兴,我觉得不是,可能还是怨恨呢,家里现在一贫如洗……”。牛老师课堂最后一个问题的探讨,争论的很是激烈,直到打铃,还有同学埋怨老师没给发言的机会,说出自己不同的意见。


当然,学生的见解也有“跑偏”的,思路也有不畅的,或者干脆“冷场”的,这时候是最见老师功力的。怎么能不是直接告诉,而又给指出一条“明路”,是需要技巧的。


比如,牛老师让学生讨论第三个问题,人与其他生物哪一个更高明。第一个站起来的学生,说了半天,观点并不明确,牛老师就引导说:“你认为人怎么样?”学生答;“你认为生物怎么样?”学生答;“用你们哲学的观点总结,这叫怎么的看问题?”“辩证的看问题。对,我的意思就是,他们各有所长。”老师因利势导,学生就条分缕晰了。


再比如,张凤君老师有一个地方就“导”的不是很巧妙。在讲到杜甫回家与妻子相见的场景时,学生要表演一下——课堂要不要表演,“演”的意义何在,后来遭到了张玉新老师的质疑。但是我觉得大可以让演,关键看怎么导。学生表演的很简单,尤其对话很“苍白”,这个时候,老师就可以说:“你们看,同学演的这个见面场景,很简单,很平白。但是我们看杜甫诗句,表现的却情深蕴藉,荡气回肠,足见作者文字功力,值得我们用心学习。”这么一导,既回到了对诗歌文本的深入探究上来,又激发了学生对古代文化的热爱。


怎么“激”,怎么“导”,是课堂最好看的地方,也是课堂最见授课人“功力”的地方。


课成不成功,其实不光是看老师,最关键的还是看学生。


课堂的意义不在于老师的自我表现,课堂的意义全在学生的受益提高。假如一堂课下来,我们就是惊叹于授课教师多么的有才,而不见学生增加了什么“才”,我觉得这样的课不是真正意义上成功的课。因此,看是不是成功的课,还要看学生。


第一,看学生是不是真的动了,是仅动手,还是不仅动手了,还动脑了。


现在上公开课,常有的一个环节就是小组讨论,可是多少讨论是真实的讨论呢?有的你都不用深入学生中去,就看学生有没有动笔的习惯你就知道。——学习习惯的养成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不是你告诉他,他马上就有的。你看老师讲到要点的时候,学生还是直个脑袋不动笔;老师让总结归纳,学生还光拿着书,这样的学生,下课了能记住多少。老师让讨论了,他也早唠上家常了。学生真正的动笔记了,动脑袋想了,动嘴说了,这样的课对学生来说才有价值。


在评课的时候,专家都给张凤君老师以一定的肯定,说她读书多,对文本解读的深刻。但是我觉得这不是这堂课最成功的地方,课最成功的是,张老师激活了学生的“大脑细胞”,带着学生一起深入的解读文本;不是自己在那里“无病呻吟的吟咏”着杜甫和妻子的情和爱,而是带着大家一起走进了杜甫的生活,体会这份真挚的情和爱。所以,我们也看到了,课堂上,同学们踊跃发言的场面。


牛丽芳老师的课,成功之处也在于自己站到了“点拨”、“引导”的位置上,以最简练的语言,让学生动起来。因此,课堂上到最后,出现了“诸组逐鹿”的激烈场面。


第二,看学生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情况。


在张凤君老师的课上,当张老师说,“下面我们来看杜甫的这些首诗”时,我就想到一个问题,这些诗是谁选的,是学生自己选出来的吗?——没有跟张老师交流的机会,所以不知道答案。


在牛丽芳老师的课上,当看到学生手里的“导学问题”的时候,我也冒出一个问题,这问题是谁提出的?——后来跟牛老师交流,她说这课问题是老师提出的,但是平时确实有让学生设计问题的训练,考试的试题,有时都是学生出的。


我追问“诗谁选的”、“问题谁设计的”,是在我看来:问题的提出,其实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假如学生通过阅读杜甫的诗,想到这么一个研究方向,或是教师给了这个方向,自己去找相关的诗,层次于现在就是不一样了吧!假如是学生自己阅读了《作为生物的社会》,提出了几个有价值的探究问题,那意义又是不用反响了。——当然,我不是说一下子让学生能做到这些,这要有一个过程,至少是在学生知道了探究方向之后的事。不然,课堂中,能在老师的设计范围之外,提出自己的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也是了不起的。


提出问题重要,如何解决问题也重要。是通过独立探究,还是通过小组讨论,还是干等着老师念“标准答案”,对学生能力的培养是不一样的,当然也反映了这堂课是不是成功的。


 


写到这里,写到这时的凌晨209分,我忽然发现,“一堂成功的语文课”到底“应该什么样子的”,我也说不清了,也写不出了。——想想,这也是好事吧,说不清,说不尽,就说明还有很多种情况。这就像,许多人都很美丽,但是他们没有一模一样的。

跟张玉新先生学评课

跟张玉新先生学评课


             ——读张玉新教授《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所感(三)


邱宇强


作为教师,你可能会讲课,但是你不一定会评课;即使你会评课,但是你不一定能直言不讳的去评课。——这些张玉新先生都做到了:会讲课,会评课,也会直言不讳的去评课。评课的过程,实际就是一个人教育教学观点的体现过程。所以看评课比看讲课更能长见识。在《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一书中,有好几篇是张先生评课的文章,读来颇使人受益。这里不妨就说一说,就权当跟张玉新先生学评课了。


 


张先生评课,给我感触最深的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他的直言不讳,用他自己的话说,“有点麻辣”。麻辣”,是许多人接受不了的,尤其是讲课人不太能接受——在文章当中,能看到讲课人多方“辩解”的情况,而我觉得这是现在评课以致我们学术研讨最需要的。我也参加过许多公开课的研讨活动,但是与会的“专家”要不是碍于情面大谈优点避而不谈缺点,要不就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地谈到缺点,很少能听到真实而深刻的评课。而对讲课人对与会的听课人来说,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就是真实、切实的评课意见。所以张先生这种不怕“得罪人”“敢于直言”的评课精神,是应该得到我们掌声的。


第二个方面是张先生不搞一言堂。他每次评课都主张搞成“圆桌会议式”:讲课人、听课人、专家“围桌”而坐。他说,这样一方面是便于交流,一方面是营造一种平等的对话气氛。讲课人先陈述自己的教学设想,谈谈自己的教学体会,觉得自己有哪些地方满意,哪些地方有遗憾。中间张先生有时候可能有一些追问,也可能让其他的听课人谈谈看法。等他谈的时候,他也会再听听讲课人的意见。总之,评课的过程就是大家实实在在探讨教学的过程,与会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那么多“虚虚实实”的东西。


第三个方面是他不会简单的根据课的成功与否评价讲课人。我们评课往往直接说,这个老师讲的好,这个老师讲的不成功。而张玉新先生评课,往往是先了解讲课人的教龄,根据教龄更客观的评价授课者。张先生根据自己的教学实践体会,把教师教学分为四个阶段:模仿教学阶段(至少需要三五年)、独立教学阶段(大约要五六到十几年)、独创教学阶段(十年以上)、自由教学阶段(二十年以上)。 “三位老师的教龄最多的十年,次多的七年,最少的两年,因此不能用一个标准来评价他们的课。”“这堂课讲的不太理想,但是作课教师教龄只有两年,还处在模仿教学阶段,这样大型的公开课活动,能讲的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大家对这堂课都持肯定态度,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作课老师教龄已经十年以上,应该到了独创的教学阶段,课堂应该有更多自己的东西了,从这点上看,作课老师还应更进一步。”这样辩证的评课,我想更能给年轻人以自信、给“年长者”以激励,对大家的发展都是极其有利的。


 


张玉新先生的评课,我给归纳为几“看”,每一“看”都体现出他的教育教学的理念与主张。


一看,看教师在课堂的自我定位:教师上课,不是为了显示自我。


教师为什么上课?教师在课堂上的自我定位是什么?尤其是公开课,我们是要突显我们的“教”,还是突显学生的“学”?课堂是教师用来显示自我的,还是用来展现学生的?——不管课程理论上怎么讲,教学实际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老师在使尽浑身解数“显摆”自己!张先生对此提出的看法是:教师上课,不是为了显示自我。


张玉新先生年轻的时候,也曾“一招一式,所突出的是自我,或者刻薄一点说是显示自我”。但是后来他反思出一个道理,“在课堂上显示自我,只能将学生置于从属地位、次要地位,这与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不相容的。”因此,在后来的评课中,张先生经常强调一堂课的成功与否不能光看教师“表演”的好坏,更要看学生“学”是否“投入”。教师只有把自己的“能耐”转化成了学生的能力,那才是真本事。


二看,看学生的学习习惯: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比什么都重要。


观摩公开课,你注意看学生的什么?看他们的听课状态,看他们的反应速度,看他们的知识掌握?张玉新先生主张看学生的学习习惯。老师总结了一个知识点,看学生是否有动笔的习惯;遇到一个生僻的字,看学生是否有查字典的习惯;老师让大家讨论一下,看学生是否有“真讨论”的习惯;老师让大家回顾一下上节课的内容,看学生有没有复习的习惯……良好的学习习惯比什么都重要。一个学生如果有动笔的习惯,有查字典的习惯,有预习的习惯,有复习的习惯,有阅读的习惯,等等,这样的学生的语文水平就不会差。而一个平时就注重培养学生良好习惯的教师,也一定不会是一个水平差的老师!


张先生在评价董一菲老师的课的时候,就这样写到:“同学对情节的叙述语言十分简洁,并能够与其他文学作品进行情节比较,认定本课在情节上的独特性。这一点看似简单,实则很不简单,这要求学生有相当的课外阅读支撑,可见教师平时在学生阅读习惯的养成上做了大量工作。”


三看,看教学目标:教学目标设定要有针对性,要注重目标的落实。


现在教师上课设计教学目标,尤其是公开课的教学目标设计,常按照“三维目标”分项列举,目标设定的很多, “每一维都要凑上至少两点,那就是六点,还有每一维三点的,那就是九点。”可是坐下来想想,“一节课或是一篇文章能达到那么多目标吗?”


张先生指出,“三维目标是所有学科都要遵循的,语文学科自然不能除外;可是,这所谓的三维目标是一个长期的目标,并不是语文课的每一节课、每一篇课文都要完全体现出来。”


“我很理解老师们,尤其是青年教师们,上这样的大型公开课,怕被人家说目标不落实。可是恰恰因为什么都想落实而没落实一项。”“有那么多目标本身就说明教师没有把文本的价值定位弄准,从而偏离了语文学科的培养目标。


四看,看学生张不张嘴:诵读对语文教学很重要。


“书声琅琅”,这个词想是就是用来形容语文课堂的,所以语文的课堂如果是“轻悄悄”的,那样的课堂就会让人觉得缺点什么。所以张先生听课,注意看学生读不读,背不背。


张先生说,“古代诗歌的学习包括文言文的学习,必须要通过反复诵读,大量诵读,把它化成自己的,仿佛是自己说出来的,这时再加上自己的人生阅历对它进行感悟,那你的语文学习就会越来越轻松。”


我们现在的语文课堂实际上就缺少诵读,尤其是公开课。张先生就曾很有感触的说过这么一段话:“我建议他请学生现场诵读,以诵读为主要教学方法,一定能够很生动。他不敢,怕别人说不好。这是青年教师的一个共同问题,希望通过公开课得到成功的评价,获得一点可怜的成就感,好支撑自己接着走下去。这是我能理解的。可是,获得好的评价也许要冲破惯常思维,按照诗歌教学的特点设计教学。现代诗歌,有什么比生动的朗读更有价值的?如果学生都能读得很精彩,还有必要问某某是什么吗,某某不是什么吗?精彩的朗读,理解在其中矣;个性化得朗读,个性化的解读在其中矣!”


张玉新先生还强调“读”的层次:第一遍读出了什么,再读读出了什么,大家讨论完了,又读出了什么。他更强调“读”的技巧,“教师的范读在什么时候进行比较好?”“最好不要开板儿就自己范读,容易让学生产生压力,最好是指导学生朗读,学生具备了一定的朗读水平后,教师再朗读,但不是打样儿,而是以自己的独特理解做如是朗读。”


五看,看预设和生成:生成往往是课堂最精彩的地方。


张先生在一次评课中这样写到:“两堂课完全按照预设的教学简案进行,连文字文句都十分一致,基本上没有生成的东西,都是预设的。”“课堂上,哪个地方最精彩?就是有两位学生在解读诗句的时候注意到作者的籍贯和写诗的年龄两个地方,是很好的生成点。”“可惜没被重视,因为教师按照预先的步骤进行,怕节外生枝。”


由此可以看出,张先生很重视课堂生成的部分。课堂如果完全是“预设”的,那么说明整堂课都是教师在“牵”着学生走,不让学生的思维有一点的“跑偏”。而实际上,“生成”部分,才是课堂“活力”的所在,是学生主体性的一个体现。因此,一个好的课堂,应该有“节外生枝’.


六看,看教学效率、课堂容量:语文课堂要高效率、大容量。


张先生主张语文的课堂应该是“高效率、大容量”的。在二十年的教学实践中他本人就形成了“快节奏、大容量、灵活多变的风格。”现在做教研员,他在评课中也做这样的引导。在吉林省教师基本功大赛的评课中,张先生写到,“其实在初赛的环节,就暴露出很多问题,最集中的就是课堂教学缺乏新意,教学效率低,课堂过程不够真实。等等。”在另外的一次评课中,他写到:“给学生上课,一节课就学习一首自读就可以解决的现代诗歌,容量肯定不够。如果是高一刚入学,要给学生立规矩,可以;但已经是高一下学期了,容量不够。我建议以一篇带多篇,或者比较阅读,或者按主题单元讲几篇。”


对于语文这个内涵丰富、篇目众多的学科来讲,课堂的高效率和大容量是很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解决老师总抱怨的课时少授课时间不够的问题。


七看,看课件:教师不能成为课件的奴隶。


从多媒体应用于语文教学的那天起,关于多媒体的利弊之争就开始了,直到现在恐怕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张玉新先生对此的意见是,在语文课堂,不要为了用多媒体而用多媒体,多媒体可用可不用的时候,就坚决不用,教师一定不能成为课件的奴隶。从下面的评课记录,我们就会理解他的主张。


“我对三位老师都制作了课件以及对课件的使用持否定态度。因为,许多内容都只是代替手写板书,更为严重的是,教师异化为课件的奴隶,因为课件预设了一切内容,教师只能操纵‘按钮’,学生也只好屈从‘按钮’。”“教师被预先设计好的课件牵引着,课堂生成没有着落。”


“我肯定了沈阳二中张婷婷的实物投影的做法,她现场将学生写的东西投影给大家看,还有学生的修改稿。我肯定的理由是,这部分内容是现场生成的,而且这种方式的确节省了课堂时间,增大了课堂容量。”


   “几个问题都是用大屏幕我赞同,这样可以节省时间、节省半数的板面,更醒目,容易引起学生的重视。但是使用几幅各种姿态的小狗的照片我觉得没有必要,一方面分散注意力,一方面抹杀文本中的小狗形象。”


    


 以上我用“七看”概括了张玉新先生的评课角度,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评课不是简单的几个条条框框,它实际是一个人教育教学理念的综合体现。所以我总结的这些只是大概,甚至概括的并不准确。还请张玉新先生原谅,请各位同仁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