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张玉新先生学评课

跟张玉新先生学评课


             ——读张玉新教授《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所感(三)


邱宇强


作为教师,你可能会讲课,但是你不一定会评课;即使你会评课,但是你不一定能直言不讳的去评课。——这些张玉新先生都做到了:会讲课,会评课,也会直言不讳的去评课。评课的过程,实际就是一个人教育教学观点的体现过程。所以看评课比看讲课更能长见识。在《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一书中,有好几篇是张先生评课的文章,读来颇使人受益。这里不妨就说一说,就权当跟张玉新先生学评课了。


 


张先生评课,给我感触最深的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他的直言不讳,用他自己的话说,“有点麻辣”。麻辣”,是许多人接受不了的,尤其是讲课人不太能接受——在文章当中,能看到讲课人多方“辩解”的情况,而我觉得这是现在评课以致我们学术研讨最需要的。我也参加过许多公开课的研讨活动,但是与会的“专家”要不是碍于情面大谈优点避而不谈缺点,要不就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地谈到缺点,很少能听到真实而深刻的评课。而对讲课人对与会的听课人来说,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就是真实、切实的评课意见。所以张先生这种不怕“得罪人”“敢于直言”的评课精神,是应该得到我们掌声的。


第二个方面是张先生不搞一言堂。他每次评课都主张搞成“圆桌会议式”:讲课人、听课人、专家“围桌”而坐。他说,这样一方面是便于交流,一方面是营造一种平等的对话气氛。讲课人先陈述自己的教学设想,谈谈自己的教学体会,觉得自己有哪些地方满意,哪些地方有遗憾。中间张先生有时候可能有一些追问,也可能让其他的听课人谈谈看法。等他谈的时候,他也会再听听讲课人的意见。总之,评课的过程就是大家实实在在探讨教学的过程,与会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那么多“虚虚实实”的东西。


第三个方面是他不会简单的根据课的成功与否评价讲课人。我们评课往往直接说,这个老师讲的好,这个老师讲的不成功。而张玉新先生评课,往往是先了解讲课人的教龄,根据教龄更客观的评价授课者。张先生根据自己的教学实践体会,把教师教学分为四个阶段:模仿教学阶段(至少需要三五年)、独立教学阶段(大约要五六到十几年)、独创教学阶段(十年以上)、自由教学阶段(二十年以上)。 “三位老师的教龄最多的十年,次多的七年,最少的两年,因此不能用一个标准来评价他们的课。”“这堂课讲的不太理想,但是作课教师教龄只有两年,还处在模仿教学阶段,这样大型的公开课活动,能讲的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大家对这堂课都持肯定态度,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作课老师教龄已经十年以上,应该到了独创的教学阶段,课堂应该有更多自己的东西了,从这点上看,作课老师还应更进一步。”这样辩证的评课,我想更能给年轻人以自信、给“年长者”以激励,对大家的发展都是极其有利的。


 


张玉新先生的评课,我给归纳为几“看”,每一“看”都体现出他的教育教学的理念与主张。


一看,看教师在课堂的自我定位:教师上课,不是为了显示自我。


教师为什么上课?教师在课堂上的自我定位是什么?尤其是公开课,我们是要突显我们的“教”,还是突显学生的“学”?课堂是教师用来显示自我的,还是用来展现学生的?——不管课程理论上怎么讲,教学实际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老师在使尽浑身解数“显摆”自己!张先生对此提出的看法是:教师上课,不是为了显示自我。


张玉新先生年轻的时候,也曾“一招一式,所突出的是自我,或者刻薄一点说是显示自我”。但是后来他反思出一个道理,“在课堂上显示自我,只能将学生置于从属地位、次要地位,这与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不相容的。”因此,在后来的评课中,张先生经常强调一堂课的成功与否不能光看教师“表演”的好坏,更要看学生“学”是否“投入”。教师只有把自己的“能耐”转化成了学生的能力,那才是真本事。


二看,看学生的学习习惯: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比什么都重要。


观摩公开课,你注意看学生的什么?看他们的听课状态,看他们的反应速度,看他们的知识掌握?张玉新先生主张看学生的学习习惯。老师总结了一个知识点,看学生是否有动笔的习惯;遇到一个生僻的字,看学生是否有查字典的习惯;老师让大家讨论一下,看学生是否有“真讨论”的习惯;老师让大家回顾一下上节课的内容,看学生有没有复习的习惯……良好的学习习惯比什么都重要。一个学生如果有动笔的习惯,有查字典的习惯,有预习的习惯,有复习的习惯,有阅读的习惯,等等,这样的学生的语文水平就不会差。而一个平时就注重培养学生良好习惯的教师,也一定不会是一个水平差的老师!


张先生在评价董一菲老师的课的时候,就这样写到:“同学对情节的叙述语言十分简洁,并能够与其他文学作品进行情节比较,认定本课在情节上的独特性。这一点看似简单,实则很不简单,这要求学生有相当的课外阅读支撑,可见教师平时在学生阅读习惯的养成上做了大量工作。”


三看,看教学目标:教学目标设定要有针对性,要注重目标的落实。


现在教师上课设计教学目标,尤其是公开课的教学目标设计,常按照“三维目标”分项列举,目标设定的很多, “每一维都要凑上至少两点,那就是六点,还有每一维三点的,那就是九点。”可是坐下来想想,“一节课或是一篇文章能达到那么多目标吗?”


张先生指出,“三维目标是所有学科都要遵循的,语文学科自然不能除外;可是,这所谓的三维目标是一个长期的目标,并不是语文课的每一节课、每一篇课文都要完全体现出来。”


“我很理解老师们,尤其是青年教师们,上这样的大型公开课,怕被人家说目标不落实。可是恰恰因为什么都想落实而没落实一项。”“有那么多目标本身就说明教师没有把文本的价值定位弄准,从而偏离了语文学科的培养目标。


四看,看学生张不张嘴:诵读对语文教学很重要。


“书声琅琅”,这个词想是就是用来形容语文课堂的,所以语文的课堂如果是“轻悄悄”的,那样的课堂就会让人觉得缺点什么。所以张先生听课,注意看学生读不读,背不背。


张先生说,“古代诗歌的学习包括文言文的学习,必须要通过反复诵读,大量诵读,把它化成自己的,仿佛是自己说出来的,这时再加上自己的人生阅历对它进行感悟,那你的语文学习就会越来越轻松。”


我们现在的语文课堂实际上就缺少诵读,尤其是公开课。张先生就曾很有感触的说过这么一段话:“我建议他请学生现场诵读,以诵读为主要教学方法,一定能够很生动。他不敢,怕别人说不好。这是青年教师的一个共同问题,希望通过公开课得到成功的评价,获得一点可怜的成就感,好支撑自己接着走下去。这是我能理解的。可是,获得好的评价也许要冲破惯常思维,按照诗歌教学的特点设计教学。现代诗歌,有什么比生动的朗读更有价值的?如果学生都能读得很精彩,还有必要问某某是什么吗,某某不是什么吗?精彩的朗读,理解在其中矣;个性化得朗读,个性化的解读在其中矣!”


张玉新先生还强调“读”的层次:第一遍读出了什么,再读读出了什么,大家讨论完了,又读出了什么。他更强调“读”的技巧,“教师的范读在什么时候进行比较好?”“最好不要开板儿就自己范读,容易让学生产生压力,最好是指导学生朗读,学生具备了一定的朗读水平后,教师再朗读,但不是打样儿,而是以自己的独特理解做如是朗读。”


五看,看预设和生成:生成往往是课堂最精彩的地方。


张先生在一次评课中这样写到:“两堂课完全按照预设的教学简案进行,连文字文句都十分一致,基本上没有生成的东西,都是预设的。”“课堂上,哪个地方最精彩?就是有两位学生在解读诗句的时候注意到作者的籍贯和写诗的年龄两个地方,是很好的生成点。”“可惜没被重视,因为教师按照预先的步骤进行,怕节外生枝。”


由此可以看出,张先生很重视课堂生成的部分。课堂如果完全是“预设”的,那么说明整堂课都是教师在“牵”着学生走,不让学生的思维有一点的“跑偏”。而实际上,“生成”部分,才是课堂“活力”的所在,是学生主体性的一个体现。因此,一个好的课堂,应该有“节外生枝’.


六看,看教学效率、课堂容量:语文课堂要高效率、大容量。


张先生主张语文的课堂应该是“高效率、大容量”的。在二十年的教学实践中他本人就形成了“快节奏、大容量、灵活多变的风格。”现在做教研员,他在评课中也做这样的引导。在吉林省教师基本功大赛的评课中,张先生写到,“其实在初赛的环节,就暴露出很多问题,最集中的就是课堂教学缺乏新意,教学效率低,课堂过程不够真实。等等。”在另外的一次评课中,他写到:“给学生上课,一节课就学习一首自读就可以解决的现代诗歌,容量肯定不够。如果是高一刚入学,要给学生立规矩,可以;但已经是高一下学期了,容量不够。我建议以一篇带多篇,或者比较阅读,或者按主题单元讲几篇。”


对于语文这个内涵丰富、篇目众多的学科来讲,课堂的高效率和大容量是很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解决老师总抱怨的课时少授课时间不够的问题。


七看,看课件:教师不能成为课件的奴隶。


从多媒体应用于语文教学的那天起,关于多媒体的利弊之争就开始了,直到现在恐怕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张玉新先生对此的意见是,在语文课堂,不要为了用多媒体而用多媒体,多媒体可用可不用的时候,就坚决不用,教师一定不能成为课件的奴隶。从下面的评课记录,我们就会理解他的主张。


“我对三位老师都制作了课件以及对课件的使用持否定态度。因为,许多内容都只是代替手写板书,更为严重的是,教师异化为课件的奴隶,因为课件预设了一切内容,教师只能操纵‘按钮’,学生也只好屈从‘按钮’。”“教师被预先设计好的课件牵引着,课堂生成没有着落。”


“我肯定了沈阳二中张婷婷的实物投影的做法,她现场将学生写的东西投影给大家看,还有学生的修改稿。我肯定的理由是,这部分内容是现场生成的,而且这种方式的确节省了课堂时间,增大了课堂容量。”


   “几个问题都是用大屏幕我赞同,这样可以节省时间、节省半数的板面,更醒目,容易引起学生的重视。但是使用几幅各种姿态的小狗的照片我觉得没有必要,一方面分散注意力,一方面抹杀文本中的小狗形象。”


    


 以上我用“七看”概括了张玉新先生的评课角度,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评课不是简单的几个条条框框,它实际是一个人教育教学理念的综合体现。所以我总结的这些只是大概,甚至概括的并不准确。还请张玉新先生原谅,请各位同仁批评指正。

语文教师:细读文本,讲出自己的体会

语文教师:细读文本,讲出自己的体会


          ——读张玉新教授《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所感(二)


邱宇强


前几天,我写了《语文教师:书底儿的厚度是你发展的高度——读张玉新教授〈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所感(一)》,文中提到的张玉新先生对读书的主张,得到了许多同仁的赞同。许多“有识之士”也跃跃欲试要“发奋苦读”。但是我们真的会读书吗?读了书就会有收获,有进步吗?会不会读了也白读呢?所以在提倡读书的时候,强调怎么读书更重要。就拿我们语文教师手边的课本来说吧,你是怎么读的呢?读的是否有效果呢?给学生讲的是否精彩呢?张玉新教授在他的《在形下之作与形上之思间徜徉》一书中,给出我们的答案是:细读文本,讲出自己的体会。


 


备课,从细读文本开始。


备课是讲课的基础,没有好的备课,自然没有好的课堂。那我们会备课吗?备课的效果真的好吗?有人会说,我都教这么多年课了,不会备课,那课都是你给上的呀?看看张玉新先生的文章,你可能就有新的感想了。张先生在《关于备课的策略:蚊香从哪头点燃》一文中,针对大家备课都从外围入手的现象,提出了“蚊香从里圈点起”的备课策略,即教师的备课从细读文本开始。教师备课通常的过程是,“要备哪篇课文,就先看教参是怎么说的”,看看鉴赏辞典是怎么说的,这个名家那个名家是怎么说的,上网搜搜,看张老三怎么讲的李老四是怎么做的。反正是“根据手边能找到的材料,尽量多地看别人是怎么说的”。然后“把各种说法也写在书边上,或者记在卡片上”,这就算备好课了,就等课上把这些“高论”传授给学生了。


这种浮于文本表面的备课,缺点一是“费事儿,效率低”。因为对文本的论述观点都不是你细读文本得出的,你的理解,还基本是停留在记忆别人观点的层次上,所以“不能把书一遍备透”,你要“教一遍就备一遍”。缺点二是文本解读中教师主体的缺失。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教师虽然身在课堂,但都是在宣读别人对文本的理解,没有教师自己的观点,教师在课堂中是没有性灵的,是没有感情的,根本就是一个“传话筒”。


因此,备好课就从细读文本做起。要备课了,就把教材打开,从读课文开始,一字字的读,边读边写自己的体会,边读边记自己的疑问,哪里好,哪里不好,让自己对文本做个最直接的判断。张玉新先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比如他说当年备课,常常是先抄课文,甚至是把课文背下来,然后一点点的圈点。尤其是文言文,他先把文章抄在上边,然后就一点一点的集注。他还跟我说过,他在做老舍《断魂枪》鉴赏的时候,也是把原文仔细的抄一遍,边抄边思考。


“这样备课开始是很吃劲的,奏效也不快”,但是这样从文本入手的备课,备出的“见识是自己的,一次就记住了”,不必为死记硬背别人的观点而一遍一遍的费时费力。更关键的,自己细读文本的备课,可以发现问题,引导你深挖教材。比如张先生在讲《鸿门宴》的时候,细读文本中就发现一个问题,“樊哙闯帐回答项羽说的那番大道理,不像是一个粗人会讲出的道理呀?”细读出这样的问题后,张玉新先生带着这个问题读了《樊哙列传》,看到刘邦进了咸阳城不肯出来,樊哙向刘邦讲了一番道理,从而得出樊哙闯帐的话完全可能是他自己说的。正是这样的细读文本,自我思考,我们才能发现问题,也才更全面的认识了人物形象。


 


授课,讲出自己对文本的体会。


细读文本,能读出“问题”,读出自己的“看法”。在此基础上讲课,教师也就能讲出自己对文本的体会。在课堂中,由于你对文本的烂熟于心,你可以从任何角度把课文讲圆,你不会惧怕学生对你的任何发问。


由于在备课中,对文本进行了细读,对文章的解读都是你的切实理解,而不是按着教参或是其他给课文乱扣的“帽子”,教师的讲解就会通畅而更具感染力。张玉新先生在讲《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时候,就讲出了自己的“体会”。一是对《水浒传》主题的质疑,“通常的参考书说课文通过林冲被逼上梁山,揭示了官逼民反的社会现实。但是,在了解《水浒传》其他人物上梁山的原因、经历后,就会发现很多人不但不是被逼上梁山的,反而是主动上梁山的。还有一些人是被梁山给逼上梁山的。”二是《水浒传》是否是反映“农民起义”的书。张先生很细致的考据书中众多人物,发现“农民”的身影寥寥。——在学生的思维中已经“定型”的一本名著,在张先生的讲授中完全被颠覆。对这样的课堂学生能不感兴趣,能没有收获吗?更关键的是,教师对已“盖棺定论”观点的质疑,对问题深入探究的严谨治学态度,会感染学生,使他们受益一生。


“自己对文本的体会,会不会太浅显呀?这样的课堂能被大家接受吗?”这是很多教师的另一个担忧。比起名家的观点,我们的“鉴赏”确实可能“幼稚”些,这样的课堂可能没有“大家”的身影。但是“清浅的小溪”自有“小溪水”的甘甜,有教师自己情感的课堂才是最有感染力的课堂!


 


是否细读文本,讲出自己的体会,也是评课的一个重要标准。


平时讲课,尤其是做公开课,教师常常把教学分为三个步骤:文本解读、拓展、训练。而有一些教师认为,大家对“文本”都过于了解了,课堂如果限于文本解读,听课者就会觉得授课教师没有水平,课堂讲授没有深度,所以好多教师都把精力用到了“拓展”这个环节上,在课堂“津津乐道”的讲解文本以外的东西。而这是张玉新先生所反对的,他认为“是否细读文本,是评价一堂课好坏的一个重要标准。”


他在一次以《咬文嚼字》为授课内容的公开课评课中,如是说到:


“三位教师只读懂了最表层的文本,对课本基本上是‘仰视’,这暴露了教师自身的一些问题。我认为,几位教师最缺少的就是对《咬文嚼字》这篇文章进行一番‘咬文嚼字’。”


“《咬文嚼字》只讲了二十分钟,另外的二十分钟就让学生‘写话’,还说是加深对课文的观点的理解。其实,这种训练,不必讲《咬文嚼字》这篇课文也是可以进行的。”


“我的意见是,你的质疑必须是从文本出发本然发生的,不能把狗肉贴在羊身上。”


这样的评课语,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冲击”吧!


 


当然,“细读文本,讲出自己的体会”,对语文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语文老师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自己的审美能力,自己的表达能力,这是有一些难度,但是我相信,有心人做有心事,早晚有一天会有成果的!


照应文章开头,我要重申的是:教师要读书,语文教师要多读书,语文教师的读书请从细读语文课本开始!

佛不远人——品读星云大师的《舍得》

   佛不远人


                  ——品读星云大师的《舍得》


邱宇强


 


于丹先生在《<论语>心得》的开篇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的真理,永远都是朴素的,就好像太阳每天从东边升起一样;就好像春天要播种,秋天要收获一样。”就此,于先生提出了“道不远人”的见解。今天读星云大师的《舍得》,深感到“佛法”也“不远人”。世间芸芸众生,其实人人都可成佛,都可随时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偈语,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               


           


 


无忧六字诀:不比较,不计较


幸福快乐,想是大多人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但是怎样做,能一生无忧呢?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当上了大官,挣了大钱,就可以幸福快乐了!可现实真是这样吗?不是吧!平常人爱把目光向外,看物质的东西,在外面的世界找满足。而佛的眼光却向内,关注人的内心,在自己的内心找快乐。所以星云大师认为,人有无烦忧不在物质的多与寡,不在物质的优与劣,而在你是不是有一种“不比较,不计较”的心态。


仔细想想,我们的烦忧都是从比较、计较而来。


我们不是时时刻刻在比较吗?在襁褓期间,我们运用触觉,“比较”谁的疼爱多;上学的时候,“比较”谁的分数高;参加工作,“比较”谁的待遇好;娶了媳妇,“比较”谁的老婆漂亮;有了孩子,“比较”谁的孩子聪明;父母去世了,“比较”谁的财产分得多;老了,“比较”谁的身体好;等死了,“比较”谁的葬礼体面:从出生一直“比较”到死。


我们不是时时刻刻在计较吗?在襁褓期间,我们借着哭声表达自己的“计较”,上学的时候,“计较”老师是否偏心;参加工作,“计较”领导是否公平;娶了老婆,“计较”家务谁干多了谁干少了;有了孩子,“计较”孩子的每次成绩;父母去世了,“计较”遗嘱是否公正;老了,“计较”孩子照顾的周与不周;等死了,“计较”他怎么就上了天堂,我怎么就下了地狱:从出生一直“计较”到死。


我们比较着、计较着,所以烦忧着。


“不比较,不计较”,佛开出的快乐良方真的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佛其实并不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故弄玄虚,弄出一些高深莫测的理论,让我们顶礼膜拜,却又只能望而不及。我们现在快乐少,只因道理简单,能做到,却是很难。


这正如怎样能做一个贤人一样。有人问孔子,您的弟子中,谁最贤能呀。孔子答曰颜回。为什么这么说呀。因为他“不迁怒,不贰过”。做到“不迁怒,不贰过”,就可以成为贤人了?这么简单!但是我们身边没见到几个贤人。原因很简单,能做到不迁怒与别人,能做到同一个错误不犯两次,真的很难。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能做到的却没有几人。为了能少些烦忧,我们就尽量的“不比较,不计较”吧!


 


能“给”是一种幸福


星云大师讲了佛教中的一则故事。话说有甲乙两个小鬼,生前为人,阳寿享尽后被鬼卒带到阎罗王的面前。阎王看了功过簿后说:“你们两人前生没有做过太多的恶事,仍然让你们投胎做人,出生为两兄弟,但一个必须过着付出的人生,另一个过着接受的人生。你们哪一位要过接受的人生呢?”


甲小鬼一听,心想接受的人生可以坐享其成,抢先说:“阎王老爷,请让我过接受的人生吧!”乙小鬼看甲小鬼抢先一步,并没有懊恼,反而心想:给予的人生,处处帮助别人,那多有意义!因此他毫不犹疑地说:“阎王老爷,我愿意选择付出的人生。”


阎王听了两鬼的意愿,提起笔定了两鬼的前途:“乙小鬼,既然你选择付出的人生,那么你下辈子当富翁,专门行布施,把钱财赈济给穷人;甲小鬼,你希望过接受的人生,下辈子你就当乞丐吧,一生接受别人的帮助。”


这则故事启人心智,告诉我们,能“给”是一种幸福。


我们常有意识的去提高自己的修养,想让人生的境界上一个层次。那不妨就从“给”开始。俗话说“善财难舍”,把自己囊中之物,掏出来给别人,其实很难。难的事情做到了,人生境界也就上层次了。


有人说我没钱,我给不了。其实,所“给”之物,不要园囿于财物。给别人的大可以是一句问候,一句鼓励;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次掌声,一次喝彩······这些所给之物,发挥的作用也许还远远大于财物呢!


“给,不是锦上添花;给,要雪中送炭。给,能给的不勉强,给得不后悔,甚至给得皆大欢喜。”能“给”,是无上的修养,也是无上的智慧。能做到“给”,我们就向“佛”走近了一步!


 


留有余地


佛家讲几大皆“空”,常让人觉得高深,摸不到头脑。其实,讲“空”,就是反对“满”,就是做事讲究“留有余地”。


留有余地,要对人宽容,“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可“得理不饶人”,不可非要“置人于死地”;留有余地,要给人空间,给人方便也是给自己方便,人情之间,能进能退,能得能舍,能大能小;留有余地,要手有结余,家有余粮,日子好过,日有余用,生活富足,人生从小到老都有结余,老来自有所依。


雕刻家在塑造人物时,总是鼻子大、眼睛小;因为大鼻子可以变小,小眼睛可以放大,这是雕塑的秘诀。为人处世,为何不学会留有余地呢?话不说满,事不做绝,预留余地,才有回转的空间。


登上高台,得留梯子,才能下得了台;人情能留够一线,日后也才好相见。我这小文留有一笔,大家才更想看看星云大师的《舍得》,才更看出我有了点“佛”的境界!


2011-7-13

自主招生:语文教师,你会写推荐信吗


自主招生:语文教师,你会写推荐信吗


邱宇强


 


    最近,各大学相继出台了自主招生简章,当中多数要求学校给学生写推荐信,要求学生写自荐信。而无论是学校还是学生,都很信任语文老师,觉得语文老师文笔好,写作能力强,所以写推荐信的任务,多数落到了我们语文老师的肩上。那么,作为语文教师,你真的会给学生写推荐信吗?我看未必吧!


    下面我列举中外教师给学生写的评语,可能对我们语文教师有所启示。 


 


    先看看我们老师常给学生写的评语:


    该生自2001年入学以来,尊敬师长,团结同学,热爱劳动,爱护公物,学习认真,成绩优秀,是一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好学生。


 


    我们再来看看,国内大学自主招生,我们的老师是怎么给学生写推荐信的:


 


推荐信一


    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用这句诗形容你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你纯洁典雅,满腹经纶,出口成章,是班上公认的小才女。你是李老师的得意门生,更是李老师的诗词好友。让我们共同珍惜一起走过的朝朝暮暮,留一份期待,滋润我们重逢的欣喜。


 


推荐信二


    她才华横溢,思想深刻。中原自古多才俊。在炎黄故里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深厚的文化底蕴孕育出一名钟灵毓秀的才女。她用五彩笔写作心灵的云卷云舒,也描绘校园生活的酸甜苦辣;她弹一首好琴,优美的旋律或渔舟唱晚或平湖秋月,打动过多少年轻的灵魂;她朗诵、辩论、演出,学校的舞台始终活跃着她靓丽的身影。她的才华也许是天赋,但更因为她热爱读书,读文学,读历史,读哲学,李白杜甫曹雪芹甚至康德叔本华钱钟书冯友兰,因为博览,所以全面,因为厚积,所以有发。


 


 推荐信三


    其实,在她身上,最打动人的不是傲视群芳的才情,不是优秀的成绩,甚至不是出色的领导能力,而是爱心,是对生活,未来,世界,他人甚至一草一木的热爱。在日益注重利益的今天,她坚守着人类灵魂的最闪光的一方净土


 


    我们再来看看国外老师给学生写的推荐信: 


 


    斯蒂芬去年10月到沙龙中学读书,我教她法语。法语对她来说是一门全新的课程。令我惊奇的是,斯蒂芬在一个小时之内就都学会了。她不时地展示她的语言天赋,在班里成绩最好(从开学第一天起,她的分数没有低于A的)。她对细节和微妙的语法差别有敏锐的目光,她能成功地记住新词汇并在文章中创造性地应用。斯蒂芬学习勤奋、自觉,总是认真地完成作业,以自己的努力和精确超出我的预期。


    斯蒂芬是个成熟、友好的女孩。她在小组中做得也不错,我经常看见她给同学讲解难题。另外,我们课下经常交流,她既和我分享她的经历,又喜欢问我有趣的问题。


    我相信,斯蒂芬在大学里会继续在个人学术方面取得进步,获取成功。她是宝贵的财富,我毫不保留地推荐她。


                                                           凯瑟琳


    看了上面中外老师给学生的评定,你有怎样的感想呢?


    中国的老师爱给学生下论断,空洞浮夸。


    外国的老师爱讲生活,把学生在学习生活中的具体表现描述出来。至于评判好坏,你高校去评。


    这与国外的严格推荐制度有关。在外国,大学通过考查,如果发现学生的素质与教师推荐的内容不符,大学就要取消这位老师以后推荐学生的资格。翻过来,如果家长学生担心老师所写的推荐信不利于自己,可以查看推荐信,甚至把老师告上法院。因此,教师写推荐信都很谨慎,不轻易说论断式的评语,而重视描述学生的实际表现。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老师经常说学生能认真完成作业不认真完成作业,外国老师是不轻易下这样的结论的。她会说我本学期留了10次作业,他完成5。这就是事实,至于这孩子怎么样,你自己去判断。如果大学没录取你,你去找老师,老师也不会有麻烦。我留了几次作业,你完成了几次,这都是事实,即使上法庭,我说的还是这些。


    中国的大学看了上面老师给学生的推荐信,大学老师往往感慨地说:这样的学生我们是不要的,不是因为他不优秀,而正是因为他们太优秀了,已经不用上大学了。


     我们想想,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