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试题题干的三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高考试题题干的三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邱宇强


最近在做今年各地的高考卷,发现了试题题干的三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说不是问题,是对于学生来说:不管你题干怎样说,我只管做题就是了;说是问题,是对于命题人、语文教师来说:语文的试卷就要体现语文的严密性。所以把这三个问题提出来。


 


第一,相同类型试题题干的说法应该是一致的。


全国大纲卷第二大题的题干是“阅读下面文字”,而第五大题的题干却是“阅读下面的文字”;天津卷第二大题的题干是“阅读下面的文字”,而第五大题的题干却是“阅读下面的文章”;北京卷第四大题的题干是“阅读下面的文章”,而第五大题的题干却是“阅读下面的作品”;湖南卷第四大题题干是“阅读下面的文字”,而第五大题的题干却是“阅读下面的文章”;江苏卷第五大题题干是“阅读下面的作品”,而第六大题题干却是“阅读下面的文章”。


“文字”,“文章”,“作品”,在试卷中所要说明的意义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在一张试卷中非要变换说法呢?还有,到文言文阅读,题干大都就表述为“阅读下面的文言文”,“文言文”不也是“文字”、“文章”、“作品”吗?为什么要单独标明呢?怕学生不知道其文本是“文言文”吗?那其他阅读是不是也得标明是“现代文”呀?


我很赞成上海卷和重庆卷的做法,不管什么阅读,题干统一的就叫“阅读下文”。


 


第二,试题题干在表述上,不能犯“逻辑错误”。


辽宁卷和全国新课标卷的前四大题为:一、现代文阅读,二、古代诗文阅读,三、文学类文本阅读,四、实用类文本阅读。这里将“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与“现代文阅读”相提并论,而福建卷、江苏卷、湖北卷、湖南卷、浙江卷等5套卷子题干是现代文阅读,然后下分为:论述类文本阅读,文学类、实用类文本阅读。


“现代文”,对应的是“古代文”。也就是说,试卷中的阅读就是两大类:“现代文阅读”和“古代文阅读”。而就各地试卷的构成看,“现代文阅读”包括论述类文本阅读、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辽宁卷和全国新课标卷题干在表述上明显犯了“逻辑错误”。


 


第三,厘清概念,试题题干的表述要尽量一致。


湖北卷第一大题题干为“语文基础知识”,下设5个小题,分别是字音题、字形题、正确使用词语题、语病题和文学常识题。浙江卷第一大题题干为“语言文字运用”,下设7个小题,分别是字音题、字形题、正确使用词语题、语病题、下定义题、仿句题。全国大纲卷等试卷题干没有说明整体的考查内容,却又把上边这些考查点分为了两个大题:字音、字形、成语、语病等为一个大题,仿句、压缩等为一个大题。


这让人不仅产生疑问,“语文基础知识”到底包括哪些方面?“语言文字运用”到底包括哪些方面?两者外延一样,还是或有包涵?如果一样,可不可以把题干的说法统一;如果不同,是不是该明确一下两者概念,让两者在试卷中的表述更严密呢?


在这两者我还没弄清的时候,我看到湖北卷的第五大题题干是“语言文学运用”,我的脑袋一下子更大了,“语言文字运用”与“语言文学运用”又有什么差别呢?


 


提出这三个问题,第一个目的是想让我们的高考试卷能更规范;第二个目的是想督促我们的命题者,提出一些“概念”的时候,能更慎重;第三个目的是想我们的语文试卷体现语言的严密性。


我之所言,不知正误,还请各位同仁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