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高考现代文阅读综述及解题指导

2012年高考现代文阅读综述及解题指导


邱宇强


现代文阅读能力的考查历年来都是高考题中分量较重的题目,仔细分析今年各地试卷中的现代文阅读题,更有一种“得现代文阅读者,得语文天下”的感觉。因此,明晰今年现代文阅读命题的整体情况,掌握相关的解题方法,对明年的应考显得尤为重要。


与往年试卷相比,2012年高考现代文阅读命题,总体来说基本稳定。文本选择依旧多样,且大多具有很强的人文性。设题遵循考试大纲,注意引导考生与文本对话,题目精致简洁。重点考查了学生的阅读能力,有利于高校选拔人才,有利于深化课程改革,有利于推进素质教育。现从以下三方面来进行具体阐述。


 


一、论述类文本阅读


论述类文本阅读,即科技文阅读,即以前我们通俗来说的“小阅读”。科技文阅读能力是学生未来发展极为需要的能力,所以全国17套试卷都把它作为了必考内容。


论述类文本阅读的选文篇幅大多是在900字上下,今年篇幅最短的是天津卷,只有650多个字;篇幅最长的是广东卷,接近1400字。选文包括社会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两类文章,17套试卷,大多选择了社会人文科学类文章,比如湖北卷的《中国哲学家表达自己思想的方式》、福建卷的《谁在支持我们的“心灵成长”》、山东卷的《围棋与国家》、江苏卷的《笑的价值》。只有少数选择了自然科学类文章,比如湖南卷文本内容是噪音污染的话题,四川卷是“警惕汞污染”的话题。但无论哪类选文,基本上都贴近现实生活,立足科技前沿,引导了学生对历史和文化的关注。


从设题的形式上看,全国大纲卷、全国课标卷、辽宁卷、四川卷、山东卷、安徽卷、天津卷、江西卷、重庆卷、湖北卷等10套试卷,采用了客观题的设题形式;广东卷、浙江卷、福建卷、北京卷、湖南卷、上海卷等6套卷子,采用了主客观结合的设题形式;江苏卷则完全采用了客观题的设题形式。


 


下面列举一些客观题的答案解析,之后以此有针对性的提出应考策略。


全国新课标卷第1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C。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价值观和伦理道德则对科学知识进行选择”,选项表述是“价值观和伦理道德对科学知识进行了修正”,“选择”与“修正”,显而易见,意思不同。


辽宁卷第2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A。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居住可以分为三个层级:宜居、利居、乐居”,选项表述是“人类对家的居住功能的追求表现在三个方面,分别是宜居、利居、乐居”, 原文中的“三个层级”并非“三个方面”。


重庆卷第5小题,选择不准确的一项,答案是B。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抑制能力有助于训练双语者的大脑在其他情况下忽视干扰”,选项表述是“能通过增强抑制能力来排除干扰”,原文中的“忽视”与“排除”含义不一样。


湖北卷第6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A。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上下章几乎没有任何联系”,选项表述是“上下章在思想上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原文上没有“思想上”这个限定,“思想上”还是有联系的。


安徽卷第1小题,选择不符合文意的一项,答案是C。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家族伦理关系的调节成为社会生活的基本课题”,选项表述是“家族伦理关系的调节构成了传统社会生活的全部内容”,“基本课题”与“全部内容”不是同一概念。


上面各列举了5套试卷中的一个小题,从这5道试题的答案解析中,我们会发现,命题者将文本中的信息进行了梳理、整合、转换,然后在语言的一些细微处“咬文嚼字”,设置了一些语言“陷阱”。针对这样的客观题,我提出抓“七词”的应考策略,即考生在阅读文本的时候,要关注以下词语:


①概念词,准确了解概念的内涵和外延;②范围词,准确了解陈述或判断的数量范围是全部(全、凡、任何等),还是部分(有的、有些、基本上、大部分等),或是个别(只、唯有等);③动态词,准确了解事件事物进行发展的情况(已然:了、过等;未然:将、会等;必然:一定、定能等;或然:可能、或许等);④称代词(这、那、之、其等),准确了解它们所指代的人物、事件、时间及范围等;⑤总领词,准确了解它们所领起的内容和所管辖的内容范围;⑥总括词(总之、可见、由此看来、综上所述等),准确了解它们所总结的结论;⑦因果词(由于、因为、因此、因而等),准确了解何因导致何果,何果由于何因。


在此基础上,依照“排除干扰,认清实质”的原则进行作答,具体步骤是:①定位——在选项中找到“定位”的关键词语,回到原文中找出与之“照应”的词语,据此确定选项的照应句;②比照——比较选项和照应句,找出二者有差异的表述,进行比照,理解两者意义实质是否相同;③判定——把选项与选项进行对比,从而快速、准确判定出哪个选项是“更恰当”或是“更不正确”的。


论述类文本阅读的主观题应考指导,大家可以参照第二部分的论述,这里就不赘述了。


 


二、文学类文本阅读


文学类文本阅读在17套试卷中,除全国新课标卷、广东卷、山东卷、福建卷、辽宁卷等5套卷子是选考内容外,在其他试卷中都是必考内容。


文学类文本阅读的选文篇幅大多在1500字上下,今年篇幅最短的是江苏卷的《邮差先生》,仅1033字,篇幅最长的是安徽卷的《往事(二)》,达到了1880字。选文包括散文和小说两类文章,17套试卷中,11套试卷选了散文,只有6套试卷选了小说,分别是:新课标卷老舍的《马裤先生》、天津卷刘心武的《掐辫子》、江苏卷师陀的《邮差先生》、辽宁卷王琼华的《最后的黄豆》、福建卷梁晓声的《双琴祭》、江西卷雨果•克里兹的《报复》。


 


但选文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都在凸显文学性的同时,融合了时代性与经典性;在强调语言典范性的同时,也具有着陶冶与引领的作用,从而提升了考生的人生境界,促进了考生的全面发展。在这个意义上说,今年文学类文本阅读的文本价值取向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相融,有利于课程文化的建设。比如北京卷选了当代作家张海迪的作品《心灵的篝火》,一面是作者“五岁时因患脊髓血管瘤导致高位截瘫,胸部以下失去知觉”的现实,一面却是作者“生命永远不会完结,我们的攀登也是如此”的精神追求,这无形中就会给考生以震撼。比如湖南卷选了鲁迅的《忆韦素园君》,考生在“目睹”鲁迅与韦素园君相识、交往的若干情景的同时,也会体会到韦素园宁愿作无名基石,无名泥土,“切切实实的,点点滴滴的做下去”的实干精神。还比如湖北卷选的《耳边杜鹃啼》,考生在理解杜鹃在中国诗词中特殊含意的时候,也会感受到中国文化的独特内涵和意蕴。总之,所选文本基本是健康积极的,体现了全面提高学生语文素养、充分发挥育人功能的课程基本理念。


 


在设题上,文学类文本阅读的考查,不同于论述类文本阅读对“细微处”的考查,注重了对文本的整体与局部、语言与内容、形象与意蕴、形式与主旨、手法与意图等大方面的考查。具体来看,各地试卷的文本选择不同,考题不同,考法多样,但从设题的角度来分析,实则相同,主要有五类:


一是在“是什么”上设题,要求理解文本中某些词句的含义、文学形象的特点等,侧重语言信息的确认,侧重理解能力的考查。比如新课标卷《马裤先生》的第(3)小题“马裤先生有哪些性格特点”,要求考生对文本信息进行筛选整合,回答“马裤先生是什么样的人”,考查了学生的分析综合能力。


二是在“怎么写”上设题,如文本怎样布局谋篇、思路层次如何安排等。其外在表现为解读语段组织、层次结构,内在表现为理清行文的思路逻辑。比如安徽卷《往事(二)》的第12小题“请用简明的语言梳理这段往事中‘我’的感情发展脉络”,考查的是对文章整体情感心理走向的把握能力,考生需要分析出作者内在情感脉络的变化,并加以综合。


三是在“为什么”上设题,在写作目的等方面设问,比如开头为什么这样写、结尾为何要这样处理、某一片段篇章语句为什么要这样表达,有时还可以是对上下文某些说法的追问,等等。比如江西卷《报复》的第16小题“小说开头彭恩打电话的情节,有哪些作用”,第17小题“简析小说结尾的特点和艺术效果”,都是在考查学生对作者写作意图的理解与分析。


四是在“怎么样”上设题,如语言的表达效果怎样、有哪些特色,或比较写法、用语孰优孰劣等,有时要求对某一语言片段或句子加以赏析。比如浙江卷《母亲的中药铺》的第14小题“赏析文中画线的句子:一根草是药,一撇叶是药,一线阳光,一滴水,也都是,甚至,一个人可以是另一个人的灵芝”,这实质上是要求考生结合文本对表达效果、表达功能、语言特色等进行分析,品味语言表达之妙。


五是在“探究”上设题,这类题一般具有延伸性,要求结合文本,理解某种说法,探究文意的深度。比如四川卷《柴禾》的第17小题,辽宁卷《最后的黄豆》的第(4)小题,北京卷《心灵的篝火》的第19小题。这些题目开放性与限制性相结合,体现了探究性阅读的特点,在解构文本的同时,注意了对文意或思想的再建构。尊重了考生,将人在阅读中隐形的表达欲望有形地呈现出来了。


 


文本多样,考题多样,但设题的实质是相同的,考查目的也都是一样的。因此,针对文学类文本阅读,我整体上提出“三读”的应考策略。


初读。搞清文章写的是什么,梳理出文章的结构脉络。大致步骤是:①注意作品题目,依此体会作品的思路和主旨;②进行语段之间句与句的比较,筛出并把握重要语句;③合并某些相关的铺陈语句,关注概括性语句;④提取压缩重要语句,把握语段大意文章思路。


跳读。主要针对有“五选二”形式的鉴赏题的试题。结合鉴赏题的选项,检验初读对文章的理解和把握是否正确而深入,进而对选项做出判断。试题设计不论让选择正确项还是让选择错误项,都会从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命题者对文章的理解与把握,善于思考的学生可以借助这些来匡正自己对文章的认识,在既判定出符合题意的选项的同时,又能从整体到局部对文章进行一次梳理。


细读。关注局部段落,解答简答题。大致步骤:①提取信息——根据题目要求,在文本中确定重点阅读区域,提取承载重要信息的词句;②转化信息——通过联想、推断,调动知识和能力的积累,将重要信息转化为答案要点;③连缀要点——根据答案要点之间的主次和逻辑关系,连缀要点,形成连贯规范的答案;④答题原则——独立思考,不迷信参考答案。做到文本要点无一遗漏;作答无一词无根据。针对探究题,在坚持结合文本的情况下,还要注意向外延伸拓展。


 


三、实用类文本阅读


17套卷子中,出现实用类文本阅读的有7套,其中5套是以选考的形式出现的,分别是新课标卷、广东卷、辽宁卷、山东卷和福建卷。而湖北卷第四大题题干是“现代文(文学类、实用类文本)阅读”,湖南卷第四大题题干是“现代文(论述类、实用类)阅读”,两者是以“文本选择”的形式出现的。


目前,就实用类文本到底包括哪些文本,意见并不统一。一般认为包括人物传记类、访谈类、新闻类和调查报告类。像新课标卷和辽宁卷分别选的就是人物传记《谢希德的诚与真》和《克罗齐的求索》,广东卷选的是人物访谈《寂寞出学问》。而对概念有不同理解的福建卷和山东卷,则分别选了科技文《蟋蟀之话》和《古怪的重水》。仔细想想,后两者的选文似乎也无不妥,但与前边论述类文本的说法,又有了一些矛盾。由此可见,论述类、文学类、实用类三个概念的提出并不严密,三者之间有交叉有包含。


实用类文本阅读作为选考内容的出现,初衷是好的。它试图突破一种文本的形式,给考生以文本的选择权,突出学生的个性化阅读,让考生发挥自己的优势。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提供两组试题供考生选择还是课程改革的一种“理想化”表现。比如几年来新课标卷最后的评卷数据显示,答实用类文本阅读的考生的这部分得分的平均分都高于答文学类文本阅读的平均分。因此,在文本选择、命题预设上,命题者都遇到了很大困难,需要苦心琢磨如何平衡两种文本的难易度。


总之,实用类文本阅读还有许多概念需要明确,命题还有待探究。至于应考策略,大家可以参照文学类文本阅读的方法,两者是相通的。


 


                               (作者单位: 长春市第七中学)


 


 

“文字游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小议2012年现代文阅读

(很早的时候,就感觉现代文(论述类)文本阅读的客观题是在玩“文字游戏”,就想发表点言论,但一直没动笔。后来看到了董文老师和邓木辉老师的两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感触更深。正好南通开发区教研员杨玉栋老师让我谈谈今年的现代文命题,所以就结合今年的各地高考试题,写了下面的东西。除了继续深发师和邓老师的观点外,本人也试图给这个问题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总之,一同来探讨现代文(论述类)客观题的问题,目的就是希望早点引起相关人士的注意,促进我们的课程改革,促进我们的评价改革)


 


“文字游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


——小议2012年高考语文现代文(论述类)阅读命题


邱宇强


 


前几天,南通开发区教研员杨玉栋老师让我针对今年高考语文现代文阅读谈谈看法,我受宠若惊,欣然接受。但是当我拿到今年各地的17套试卷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最“白痴”的问题:试卷中哪部分属于现代文阅读呀?17套试卷,其中全国大纲卷等10套卷子的阅读题干都只是说:阅读下面的文字。而其中福建卷、江苏卷、湖北卷、湖南卷、浙江卷等5套卷子题干有现代文阅读的字样,其下又分为:论述类文本阅读,文学类、实用类文本阅读。比较特殊的,也是使我产生疑问的,就是全国新课标卷和辽宁卷,这两套试卷的前四大题为:一、现代文阅读,二、古代诗文阅读,三、文学类文本阅读,四、实用类文本阅读。这里将“现代文阅读”与“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相提并论,这与上面5套试卷的提法不是矛盾吗?


 


“现代文”,对应的是“古代文”。也就是说,试卷中的阅读就是两大类:“现代文阅读”和“古代文阅读”。而就各地试卷的构成看,“现代文阅读”包括论述类文本阅读、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全国新课标卷和辽宁卷题干在分类上明显犯了“逻辑错误”。看了老师转发过来的文章范例,揣测编辑的“旨意”,我这里主要针对现代文中的论述类文本阅读的命题谈谈我的看法。


 


查阅每套试卷中论述类文本阅读的命题形式,基本情况是,全国大纲卷、全国课标卷、辽宁卷、四川卷、山东卷、安徽卷、天津卷、江西卷、重庆卷、湖北卷等10套试卷,采用了客观题(选择题)的命题形式;广东卷、浙江卷、福建卷、北京卷、湖南卷、上海卷等6套卷子,采用了主客观结合的命题形式;江苏卷则完全采用了客观题的命题形式。


 


我先列举采用客观题命题形式试卷中一些试题,看大家能发现什么问题。


 


全国新课标卷第1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C。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在科技黑箱的生产过程中,科学知识是基础,价值观和伦理道德则对科学知识进行选择”,选项表述是“在科技黑箱的生产过程中,价值观和伦理道德对科学知识进行了修正”,原文是“选择”而选项是“修正”,显而易见,不符合文意。


辽宁卷第2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A。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家的首要功能是居住,居住可以分为三个层级:宜居、利居、乐居”,选项表述是“家的首要功能是居住。人类对家的居住功能的追求表现在三个方面,分别是宜居、利居、乐居”, 原文中的“三个层级”并非“三个方面”。


重庆卷第5小题,选择不准确的一项,答案是B。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抑制能力有助于训练双语者的大脑在其他情况下忽视干扰”,选项表述是“能通过增强抑制能力来排除干扰”,原文中的“忽视”与“排除”含义不一样。


湖北卷第6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A。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上下章几乎没有任何联系”,选项表述是“上下章在思想上也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原文上没有“思想上”这个限定,“思想上”还是有联系的。


天津卷第7小题,选择不正确的一项,答案是C。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达是“生态哲学是走向生态文明的理论准备,是人与自然关系反思后的生态觉悟,以及作为这种觉悟的生态智慧和理念在社会生活领域的扩展和推进”,选项表述是“生态觉悟在反思人与社会关系后产生,它在自然领域的扩展和推进构成生态哲学,偷换概念,“生态觉悟”包涵“生态哲学”,不能将属于“生态哲学”的表述说成是“生态觉悟”。


安徽卷第1小题,选择不符合文意的一项,答案是C。答案解析为,原文表述是“家族伦理关系的调节成为社会生活的基本课题”,选项表述是“家族伦理关系的调节构成了传统社会生活的全部内容”,“基本课题”与“全部内容”不是同一概念。


 


上面我各列举了6套试卷中的一个小题,从这6道试题的答案解析中,能发现什么问题吗?——你会发现,命题者抛开文章的整体,抛开文章的主要信息,在细枝末节上,在一些无关宏旨的语言的细微处“咬文嚼字”,把原文本是很通畅的符合逻辑的表述先“肢解”,变换一些词语再“缝合”,有意设置一些语言“陷阱”,设计出一些“颠三倒四”“云里雾里”的选项,还美其名曰是“将文本中信息进行梳理、整合、转换”。看着这样的试题,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设题贯彻考纲的精神了吗?


 


考试大纲中对论述类阅读的要求如下:“理解文中重要概念的含义”“理解文中重要句子的含义”“筛选并整合文中的信息”“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等,参看考纲,反观试题,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客观题与其说是要考查学生的阅读能力,倒不如说是在跟学生玩一种“文字游戏”。如此过于琐碎,一味关注语言的细枝末节的考查,有意义吗?


 


高考有着重要的“指挥棒”的作用,命制怎样的试题,就会引导学生进行怎样的阅读。论述类阅读的文本,要么是自然科学类文章,要么是社会科学类文章,命题者设置这类文本,是想以此促使学生阅读更多的科技文,从而了解相关的科技理论,懂得相关的人文道理。但目前的这种设题,怕是会事与愿违吧?


 


在求阅读效率、直击考点的情况下,教师指导学生应考会趋向于“断章取义”:“在原文中找到相应区域,然后比对选项与原文的表达是否一致。其间,要特别注意概念词、范围词、动态词、称代词、总括词、因果词……”论述类阅读指导,成了引导学生关注细枝末节,培养学生关注“局部”能力的指导!学生不关注文章到底写了什么,也不在乎文章读没读懂,就按着“比对”的套路做题。


 


出现这样的问题,谁之过呢?责任都在命题者吗?我认为不是。我认为是客观题这种命题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命题者,导致了问题的出现。命过试题的老师,都会有这样的体会,论述类阅读的选择题是最难出的。拿我所熟悉的全国课标卷为例,命题基本要求是:选文长度在9001100字之间,下设三个小题,每个小题设四个选项,每个选项长度要求3050字,每小题的各选项的长度不能相差太多。三个小题一共十二个选项,算下来试题长度要在360600字之间,像今年课标卷试题长度就达到了600字。针对千字左右的文章,要设计出十二个选项,长度达五六百字的试题,确实不是简单的事。没有办法的办法,就只能在“字眼”上做文章:


山东卷中第8小题D项,命题者将原文的“只有……才……”变换成了“只要……就……”;


江西卷中第7C项,命题者将原文的“似乎可以证实”变换成了“已经证实”;


四川卷第5D项,命题者将原文“水俣病患者”的前边,加上了“所有的” ;


全国大纲卷第6A项,命题者将原文的“江中靠北岸处又有沙洲”变换成了“江中正对扬子津处又有沙洲”。


 


这不就是在玩“文字游戏”吗!


 


这样的“文字游戏”还要玩到什么时候呢?我看还是能越早结束越好。怎么结束呢?其实广东卷、浙江卷、福建卷、北京卷、湖南卷、上海卷、江苏卷已经给我们做出了示范:采用主客观结合或完全客观题的命题形式。


 


因为减少了客观题的数量,命题者就可以在整体阅读的基础上,从宏观的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等角度去设题,从而避免“寻章摘句”的弊病。


 


比如福建卷第10小题:


下列对原文理解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从陈贤妹、司占杰、信义兄弟、李英强等人身上,可以看到“我们社会的真之始、善之端、美之源”。


B、从司占杰故事中反思自己,在微博上为寻亲者焦急,为流浪儿揪心,标注着转型时代的“心灵成长”。


C、市场经济时代,金钱与道德、物质与精神产生冲突,“理性的经济人”的“现实选择”更值得肯定。


D、文章列举一些正面事例意在强调这个面临道德困境的时代需要赞美和颂扬来自民间的正面力量。


参看答案解析,“根据第⑧段,作者的观点是在物质至上的时代“理性的经济人”的假设也比想象中更有市场。并无“理性的经济人”的“现实选择”更值得肯定这一说法。本题任意扩大了作者的观点和态度。”会发现命题者不是在“字眼”上做文章,考生答题也不是简单的拿原文和选项进行比对,而是需要考生去“用脑理解”。


比如湖南卷第14小题:


根据原文信息,下列推断正确的一项是


A.人们所处的综合环境指的是综合考虑了隔声与通风等因素的环境,即生态建筑的声环境。


B.生态建筑声环境控制与一般噪声控制不同,因而传统声学控制措施都不能用于生态建筑。


C.从声环境的角度看,若室外背景噪声低达40db,生态建筑就不需要设置户外声屏障。


D.通风隔声窗容易导致通风效率的降低和声衰减两大弊端,所以在技术方面还亟需改良。


这是一道推断题,也较好的跳出了简单的“整合、转换”的设题模式,要求学生在读懂文本的基础上,举一反三,更能考查学生的理解能力。


 


相对于客观题,主观题更能避免“文字游戏”带来的弊病。命题者设计主观题可以不拘囿于个别词语,为了“凑项”而绞尽脑汁;对于考生来说,答题开放性也变大了,有利于学生的发挥,更有利于检测学生的真实水平,增强了考试的效度与信度。而且主观题的设置更符合新课改精神,有利于考生进行创造性阅读与创新性理解。


 


主观题的命题形式,也能很好的考查考纲要求的内容。


比如上海卷中第3小题:第③段加点词“倾听”在文中的意思是           考查了学生对文中重点词的理解能力。


比如北京卷中第15小题:在文中横线处分别拟写本段的小标题,每个小标题要能正确概括该段内容的含义。(每小标题不超过15字)考查了学生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的能力。


还比如广东卷第15小题:为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袁隆平经过长期试验与探索,培育出了高产杂交水稻稻种;并且克服重重困难,向全国大面积推广杂交稻。他不满足已有的成绩,面对世界范围的粮食短缺问题,又提出杂交水稻超高产育种的新课题。依据文意,分析袁隆平怎样负起了“知识的责任”。是一道探究题,学生得在全面理解文本的情况下,才能对相关问题进行深发,体现了学以致用的教学目的,考查了学生知识迁移的能力。


 


综上所述,我希望有关的决策者能及时采取措施,解决论述类阅读中存在的问题,让这恼人的“文字游戏”早早停止。想必,这对考生、命题人,对语文教育都是一件幸事吧!


                              (作者单位:长春市第七中学 )



董文老师的文章:


呼唤语文命题的科学和严谨


http://juanxingren.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131112944.html


邓木辉老师的文章:


亟待改革的现代文阅读客观题


http://dengmuhui.blog.zhyww.cn/archives/2012/20126251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