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葡萄架倒了

一年一度的元旦又来了,学校要开联欢会。工会去年本来要我当主持,我还自创了一个相声段子,要表演,但是最终因为诸多事情没有去上。今年可以去了。演个什么节目呢?——昨天上网找了几个怕媳妇的笑话,这一晚上,就“创作”了个小品。先放在这里,请大家不吝赐教!

   


小品:葡萄架倒了


 


(一办公室布置,一主位,四个分座)


邱:(推门进入办公室,见高趴在办公桌上)嗨,今天太阳咋从西边出来了,总迟到的人,还抢我前边来了。海力,来早了补觉呢?


高:别提了,邱哥,我前半夜就来了。


邱:怎么的了?


高:怎么了?还不是昨晚喝酒喝的吗?我到家,我媳妇都睡着了。我就想赶紧脱了睡吧,不然她又该说我了。可我正脱一半的时候,我媳妇迷糊的说话了,“起来了,上班去呀!”我一听,也不能说刚回来呀,就答应说:“啊,到点了,该上班了!”这不就半夜就来了吗?


邱:哈哈~~~你这命呀!看哥们我的命就好多了,有人替我受过了。


高:怎么回事?


邱:昨晚我也喝酒了,回去的晚。一回家,就看一辆警车在家门口停着,进去一看,家进贼了。


高:那没事吧?


邱:多亏我回的比小偷回去的晚!


高:小偷回你家?


邱:不是。 这不是你嫂子知道我喝酒去了,就生气了,也没睡,就拿着擀面杖黑了灯在家沙发坐着等我回去呢。正赶巧这时候小偷从窗户蹑手蹑脚的就进来了。你嫂子讲话儿了,小样,还学会跳窗户了,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去一顿暴打呀!这小偷,直喊救命,幸好警察来救了他!


高:诶呀吗!太刺激了!


邱:小偷被警察抬走的时候,我发自肺腑的说:“老弟,回去好好养伤,以后常来阿!”那小偷说:“大哥,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


 


张:(推门进来,脸上戴着口罩)


邱: 诶呀呀!这大帅哥,今天怎么这么低调呢,还戴上口罩了呢?


高:不对,是不是有情况了?(带着坏笑去摘张得口罩)


邱:妈呀,这不破相了吗?多好的一张小白脸呀,就这么毁了!


张:别说了,昨天这不去我老丈母家吗,她家不有葡萄吗,我寻思去摘点葡萄,可不知道哪来的一股邪风,一下就把葡萄架就吹倒了,我这脸就破相了!


高:真的?风有这么邪?(带着诡笑)


邱:真有这么邪的风?都是哥们,是不了解谁呀?(带着诡笑)


张:(嘿嘿一笑)其实没啥,我就是实现了三个愿望。


高:听听。


张:昨天我不过生日吗,我老婆当时心情很好,就说,上帝今天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你尽管提,——只不过,上帝满足你愿望的时候,我得到的将是你的一倍。


邱:那就赶紧提呗,第一愿望你提啥了?


张:我说:上帝呀,给我更多的零花钱吧!——我老婆一听乐了!给了我5块钱。


高:少点。第二个愿望呢?


张:我说:上帝呀,给我更多更多的零花钱吧!——我老婆一听更乐了!又给了我10块钱,我的愿望太合她心意了。


邱:第三个愿望你不会是要更多更多更多的零花钱吧?


张:第三个?我当时有点生气,不冷静。


高:咋地呢?


张:我说,上帝呀,你就把我打个半死吧!


邱:明白了,看来上帝满足你所有愿望了,真打个半死!


高:你就破相了!


张:以后这样的愿我可不敢再许了!愿望有风险,许愿需慎重呀!


 


刘:(推门进来了,脸上也带着口罩,很严肃)


邱、高、张:(赶紧起身)主任早上好呀!


刘:(手一挥)恩!


邱、高、张:(面面相觑)


邱:主任,您身有小恙呀?感冒了?


刘:奥,没有。这不你嫂子在楼前花园载棵葡萄吗?我寻思去摘点葡萄,可不知道哪来的一股邪风,一下就把葡萄架就吹倒了,我这脸就破相了!(随手把口罩摘下来了)


邱、高、张:(想笑,又不敢笑)


高:是呀,主任,真是邪了!昨天张去摘葡萄,也来股邪风,一下也把葡萄架吹倒了!你们一起摘的吧!


刘:你们几个小子怎么拿我开心呀!


高:不敢不敢,你看张,这也不真破相了吗?


刘:(上前看,笑了)诶呀吗,看来弟妹武功比你嫂子好多了!


张:主任,我这是许愿没许好,挨消了,那您这?


刘:别提了,昨天不是我们结婚25周年纪念日吗?我们去饭店要了瓶茅台酒,喝喝这酒我就哭了。你嫂子就纳闷呀,“老公呀,你哭啥呀?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过来了,多不容易呀,你应该高兴呀,哭啥呀?”我一天这话,就哭得更厉害了,最后把顾客都哭过来了。就问我为啥呀。“我说,今天是我们结婚25周年纪念日。”大家一听,“25年!多不容易呀!应该高兴,多喝几杯呀?” “你们不知道,在我们结婚5周年的那天,我就想干掉我的老婆。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我去向我的律师咨询。他在翻了5本书以后告诉我,如果我这样做的话,将在监狱中失去20年的自由,我害怕了,就没有杀她。如果当时我真动手的话,今天我就出狱了。可现在,我熬过了20年以后,却仍然一点自由都没有!


邱、高、张:哎呀呀,哎呀呀,可惜了~~~


刘:我命苦呀!


邱:苦啥呀?我们是心疼那瓶酒。


高:嫂子肯定用它砸你脑袋了,白瞎了,一瓶好酒呀!


刘:你们几个也太没有同心情了。那我问问你们,你们谁不怕老婆。怕的站这边,不怕的站那边。


邱、高:(站在怕的一面)


张:(未动)


刘:张你怎么没动呀?


张:我媳妇说了,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刘:这个没出息的!虽然我也有点怕你嫂子,没啥自由,那是我不跟她女人家家一般见识。有时候,她也怕我,像昨天她最终就跪在我床前,头都不敢抬——


邱:(面对高、张和观众)你知道那是啥场景吗?肯定是主任又躲床底下去了,嫂子趴那喊“你出来!你给我出来!”主任肯定说:“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刘:(洋洋得意)那在家,我就是脑袋——


高:脑袋转不转,得听脖子的。


刘:在家我就是老虎——


张:嫂子就是武松!


刘:对了,杨到现在,怎么还没来上班呀?


邱:是不是他家葡萄架也倒了!


高:这老杨也怕媳妇。我们送他尊号:“怕妻懦夫!”那天来了,跑了一天厕所。


刘:咋回事呀?


高:头天晚上老杨给嫂子洗脚,洗完脚了,嫂子随口说,把水给泼了!老杨没听清,听个把洗脚水给喝了。老杨那真是汉子,忧郁都没犹豫,一仰头,就咕咚咚喝下去了。喝完了,还冲这嫂子竖起大拇指说“农夫山泉,有点咸!”没想到嫂子的洗脚水碱性太大了,老杨第二天,拉了一天稀!


张:你可别说嫂子,那可是聪明人,据说不让老杨跪搓衣板了,增加了科技含量,改跪电视遥控器了。


刘:这有啥“科技含量”呀!


张:“科技含量”高着呢!跪着时候,遥控器要冲着电视机,不管你跪多久,电视是不许换台的!


邱:高呀!高,实在高呀!


刘:(当玲玲,来电话了)老杨呀!(其他人都来听)


高:不会真是他家葡萄架也倒了吧?


刘:怎么的——啊,载了棵葡萄树——啊,摘葡萄,——啊,一股邪风——


邱、高、张、刘:——葡萄架眼看着,忽忽悠就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