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语文教学的几道选择题

有关语文教学的几道选择题

——第四届东北地区知名高中语文教育论坛引发的几点思考

邱宇强

 

925日,以探索东北派语文的特点为主题的“第四届东北地区知名高中语文教育论坛”在东北师大附中自由校区举行。本届论坛由东北师大附中承办,由附中语文教研室负责具体策划组织。论坛上,东北师大附中的王春老师做了《深度语文的价值追求与深度表达》的专题讲座;大连二十四中的刘彦彦老师、吉林一中的黄河老师、黑龙江省实验的李海平老师、东北师大附中的鄢霏老师分别上了一节研讨课。吉林省语文教研员张玉新老师、辽宁省语文教研员杜德林老师、沈阳市教育研究院评测中心主任柳文波老师到会,对教师授课做了精彩的点评。“论坛”引发了我对目前语文教学的几点思考,意识到在语文老师面前有这么几道选择题,需要我们做出正确的选择。

 

第一题:是单篇短章阅读,还是整本书阅读

师大附中的鄢霏老师上了一节“群文阅读课,目的是想在语文阅读方面做一个尝试。课堂教学让与会同仁感到耳目一新的同时,也提到了目前语文教学的一个重要议题:是“单篇短章阅读”,还是“整本书阅读”?

多年来,我们的语文教材一直是由单篇短章集合而成,这种教材支配下的老师,采取的也多是单篇精讲的教学方法,——至多在授课中加进去拓展阅读或是对比阅读,但总体下来,还属于“单篇短章阅读的范畴。那么这种阅读有何弊端呢?

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语文教育学家叶圣陶先生就在《论中学国文课程的改订》一文指出单篇短章阅读的弊端:“将会使学生眼花缭乱,心志不专,仿佛走进热闹的都市,看见许多东西,可是一样也没有看清楚……并且,读惯了单篇短章,老是局促在小规模的范围之中,魄力就不大了;等遇到规模较大的东西,就说是两百页的一本小书吧,将会感到不容易对付。”针对这种弊端,叶老当时就提出了“读整本书的主张,他说:现在国文教材似乎该用整本的书,而不该用单篇短章,……退一步说,也该把整本的书作主体,把单篇短章作辅佐。”

其实往前溯源,我们就会了解五四时期就有许多学人都有读整本书的主张,比如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比如著名学者、历史家、文学家、哲学家胡适。而再往前溯源,我们就会发现中国古代语文教育就是读整本书的。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际传播学院院长、北师大版高中语文副主编唐晓敏教授也主张现代的语文教育要读整本书,他引用叔本华的话来说明“单篇短章的不足:“一颗大的钻石如果打得细碎的话,这些小破片价值之总和,无法和它原本的价值相比拟;一支庞大的军队,若把它分成若干小部队,则威力必大减,发生不了什么作用。同样,伟大的精神,若使之中断、搅乱、破坏或转向,它和普通精神已无任何差异。”他认为:“多年以来,我们的学生接触的不是‘大钻石’,而只是‘小破片’。这是目前语文学习的最大的问题。”

其实,国外许多国家的国文教育教材就是整本书,国际组织认定下的中文课程也是主张读整本书。这学期我来到师大附中国际部,接触到一门国际中文课程:IB(全称为国际预科证书课程)中文A文学课程。它的课程体系就是要求学生读整本书。它要求选择普通课程的学生两年内研读指定书目和指定作家作品中的10部书,要求选择高级课程的学生研读13部。教授IB中文课程,让我反思国内的语文课程:我们是否可以在“读整本书这方面做点探索呢?相关的教育行政部门是否可以在这方面做点改革尝试呢?有能力的学校是否可以先行做点尝试呢?

 

第二题:是以学定教,还是以教定学

辽宁省语文教研员杜德林老师在评课的时候,提出了语文老师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以学定教,还是以教定学

当然,这不是一个新的命题,之前就有“以学定教”、以案定教以教定教等方面的讨论。只不过,讨论并没有引起老师的重视。因此,重提这个论题还是有必要的。关于“以学定教等概念,有人进行过圈定,但在这里我说一下我的理解。我认为,“以学定教,就是教师围绕着学生的问题组织教学以教定学,就是教师围绕着老师的问题让学生来学习。是以学定教,还是以教定学,其实是不言自明。但是教师在实际授课过程中,做的往往相反。

在这次论坛上,一位老师讲授《雷雨》的时候,用下面的三个问题贯穿课堂:

假定周朴园对鲁侍萍有过真情,你能从本文的言语、事件当中找出来吗?

如此恩爱,为什么侍萍在年三十的晚上,被赶出周公馆呢?能否从侍萍的叙述当中找出点原因呢?

我们宁愿相信周朴园对侍萍的情感具有真的一面,那么30年后当活生生的侍萍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又有何反应呢?你对周朴园得出怎样的结论。

研读这三个问题,我们就思考,这三个问题是学生的问题,还是老师的问题呢?教师是在围绕着学生的问题组织教学,还是在围绕着老师的问题让学生来学习呢?——答案也是不言自明的,授课教师左一个假定,右一个我们宁愿相信,牵着“学生来学习。这样的课堂实际上是在解决教师的假问题,而不是在解决学生的真问题。其结果是,课堂上,学生处在云山雾绕之中,不知道老师下一步将把自己带向何方;课后,学生回味一番,也不知道这堂课解决了什么问题。

所以,教师要以学定教,解决学生的真问题。教师要试着让学生自己“找地儿”“挖井,然后让他们自己往里。必要的时候,教师再帮学生挖两锹,把学生往井里”“推一把。而不应该是教师自己挖井,然后把学生一个个的往井里”“推”。

 

第三题:是外部解读文本,还是内部解读文本

沈阳市教育研究院评测中心主任柳文波老师,对黄河老师的课做了大致以下的点评:

知人论世是理解诗歌的重要方法,所以我注意到黄河老师上课一开始大约用了10分钟讲背景,而没有直接解析文本。这让我想起了去饭店吃饭,菜端上来了,但是服务员就是不让吃,而是大谈这道菜是哪请来的大厨用了什么食材、用了什么厨艺做出来的,等她介绍完了,当初吃菜的意兴已经减了大半。……我还注意到,课要讲完的时候,黄河老师又补充了很多内容,想让学生加深对课文的理解,可这就像要散席的时候,又上了好几道大菜一样。菜是好,但是大家都已经吃不下了,它们只能成了陈列品。”

柳老师的点评,不仅恰切生动,而且还提出了语文教学的另一个问题:是“外部解读文本,还是内部解读文本

很长一段时间里,语文老师都爱围着文本兜圈子,文本之外讲了很多,等讲到文本,却寥寥数语收场了,这可以说是外部解读文本吧。在我看来,这样的解读,是不符合常人的阅读习惯的。因为学习中,我们首先接触的是文本本身,然后在阅读的过程中产生问题,为了解决问题,我们才去查看其它的相关资料。可现在的语文课,是老师先讲相关的材料,然后让学生阅读,然后再试图让学生用相关的材料佐证文本中出现的问题。——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本末倒置”的问题,而是长此以往会让学生处于假阅读的状况之中,从而造成一种后果,学生没有“真阅读的能力,只有回答问题的能力。

因此,我主张内部解读文本,强调细读文本。做到这点,就要从改变备课习惯做起。一般教师备课通常的过程是,要备哪篇课文,就先看教参是怎么说的,看看鉴赏辞典是怎么说的,这个名家那个名家是怎么说的;上网搜搜,看张老三怎么讲的,李老四是怎么做的:反正是尽量多地看别人是怎么说的。然后把各种说法写在书边上,写完了课也就算备好了,就等课上把这些“高论”传授给学生了。

这实际上是一种浮于文本表面的备课,因为对文本的论述观点都不是老师自己细读文本得出的,老师的理解,还基本是停留在记忆别人观点的层面上。这样备课下的课堂,是缺失教师主体的。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教师虽然身在课堂,但都是在宣读别人对文本的理解,没有教师自己的观点,教师在课堂中是没有性灵的,是没有感情的,根本就是一个“传话筒”。

师大附中的王春老师在论坛上做了一个关于深度语文的讲座,我想其立足点其魅力所在,也是在强调内部解读文本,“细读文本吧!

 

第四题:是秀教师,还是秀学生

在几位授课教师自评和专家评点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语文老师爱自己!

黄河老师自评时说:我可能年轻,个人表现欲还比较强,用东北话讲有点爱得瑟

刘彦彦老师自评时说:我可能还是想自我表现一下,所以学生已经说的很好了,我却还总结一下,结果说得还不如学生,没有升华。

专家在评刘彦彦老师的课时说:老师讲得有点多,其实老师可以让课堂简约一些。

专家在评李海平老师的课时说:其实有些话,学生自己是能说出来的。

专家在评鄢霏老师的课时说:课堂的最后15分钟,基本是鄢老师的个人表演。

老师的表现欲都很强,语文老师的表现欲尤其的强。所以我们常在课堂看到语文老师秀自己的幽默、秀自己的口才、秀自己的模仿力。但是,课堂是老师的同时,还是谁的呢?课堂教学的目的是“展现老师的优秀,还是要“让学生优秀”呢?

一个语文老师的优秀,不是仅体现在课堂上的言语上,更是体现在课堂设计上。老师的言语可能只能反映一个老师的基本功,课堂设计却能体现一个老师的思想。而一个有思想的老师才能培养出有思想的学生。况且,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的优秀,就在于在课堂中不是自己表现的有多优秀,而是让他的学生越来越优秀。

所以,真希望秀老师的老师越来越少,秀学生的老师越来越多。

 

本次论坛,除了引发我以上四个方面的思考外,还有很多,比如是强调把语文讲,还是讲;比如语文教学是要,还是可以;比如语文课堂是,还是不读?如果“读该怎么;还比如语文课能不能实行目标化教学,别云里雾里的……这些问题,我在思考,想是大家也在思考。希望更多的同仁参加到语文教学的大讨论中来,从而让我们的教学更科学更合理,更好地推进我们的语文教育。

(文中相关言论,主要是根据个人的听课笔记整理,未经相关老师的核实,如有不确切之处,还请谅解)

                                     2013108日星期二

相关链接:

参加“卢军良、孙立权名师工作室第一次联合教研活动”的听课笔记

http://qiuyuqiang.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51812336.html

先当教书匠,再做教育家

——记孙立权老师在“陈元晖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上的讲话

http://qiuyuqiang.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91601517.html

有关语文教学的几道选择题

——由“第四届东北地区知名高中语文教育论坛”引发的几点思考

http://qiuyuqiang.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108142342.html

一堂好的语文课,就是一首动人的歌

——“卢军良、孙立权名师工作室教研活动”中的观摩课给我的启示

http://qiuyuqiang.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6614520.html

我省骨干教师团队观摩孙立权老师公开课《鸿门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b56d10102eas0.html

“死去活来”讲《离骚》

——孙立权老师为我省骨干教师提高培训班学员上观摩课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b56d10102ed7q.html

孙立权、卢军良语文名师工作室第二次联合教研活动成功举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b56d10102ehda.html

 

摘掉语文头上的高帽子—-谈21世纪语文教学的思想解放

摘掉语文头上的高帽子


                   —-21世纪语文教学的思想解放


邱宇强


 


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无论黑猫白猫,捉住耗子就是好猫”的“猫论”,在我国改革开放之初,曾一度把中国人民禁锢的思想解放出来;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时又提到:不要计较姓资姓社,把经济搞上去,人民生活改善了,才是最根本的。又一次使全国人民放开了手脚,从而促进了社会各方面的发展。但同时,在这一片解放思想、放开手脚大干的场面中,语文教育却默无声息的固守着原来的“思想禁区”。


看,我们给这一些文章下的定论:《项链》是批判资产阶级虚荣心和追求享乐的思想;《麦琪的礼物》是表达对资本主义制度下小人物悲惨生活的同情;《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歌颂了社会主义制度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友爱精神……,试问,难道只有资产阶级有虚荣心,追求享乐的思想吗?社会主义制度下,就没有平民的艰辛生活吗?在这个都倡导国际间互相援助的时代,难道只有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友爱精神吗?难道资本主义国家就没有文明与友爱,社会主义国家就不能有一丝的愚昧与丑恶吗?在经济领域大肆盛行“猫论”,不计较姓资姓社的今天,语文教学为什么还闭着眼睛强调姓资姓社,偏要顶着一座座高帽子呢?


在我们大夸中华民族胸襟博大的时候,我们又是用多么狭隘的标准来评判一篇篇文章呀!在我们大喊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今天,又有谁以一种人文的精神来关照我们的语文教育呢?


皆知科学无国界,自然也该知道科学没有姓资姓社之分。文章中反映不同的价值观、人生观,有积极、消极之分,有不同阶级思想的反映,但这一切都应该是根据作品实事求是分析出来的,而不是乱扣高帽子。


习惯往语文头上扣高帽子,产生于语文教学中的思想政治教育的“教化”情节。推动它的是中国语文教育中自古而来的两股思潮:“文以载‘道’”思潮和“文‘道’合一”思潮(“道”之所以加引号,是因所谓“道”不过是狭隘的急功近利的思想)。不能否定语文教育中有“道”的“教化”,但是多年来,人们都把它推到了一个极端。


这种“高帽子”思维定势,使语文教育,出现了一套“假崇高”的“公共思维”模式,箝制师生丰富多元的思维方式、说话方式,压抑精神自由,禁绝个性语言、多元解读,用假崇高的观点去看待“高尚”、“先进”、“文明”等真正的人文价值范畴,让师生的语言远离真实的人生和现实生活。


 


首先,语文教育头上的高帽子表现为“乱扣”。


有一位老师讲授台湾作家李乐薇的《我的空中楼阁》。这位老师讲得很有意境,赏析的也恰到好处。学生在教师极富有情感的循循善诱之下,沉浸在宁谧、优美的情境中。可就在这时,老师突然问到:“《我的空中楼阁》寄寓了作者对‘独立、安静的’生活的向往,表现了她热爱大自然的情怀,同时也反映了她怎样的狭隘思想?”同学们一愣,这么美的情怀,怎么当中还有狭隘思想?教室里寂静半天之后,老师以深沉的语调郑重地说:“同学们,作者想在山中寻找自己的小天地,这也反映了作者消极避世的狭隘思想,这种思想,也是台湾作家普遍存在的弊病。大家可别受她思想的影响,只注重自己的小家,青年人吗,应该以火热的热情投入到现代化建设中去”。下面同学听后一脸的茫然、木然。“原来这么美的梦想是消极避世呀!可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美梦呀?难道…”


其实,人有谁又不向往回归自然,拥抱自然,有自己一片“独立、安静的”地方呢?不想,老师竟扣了一个消极避世的大帽子,为什么?稍一看,明白了:因为作家是台湾作家,他们可都是落后的!要不然,这位老师怎么把台湾作家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呢?《我的空中楼阁》如果出自大陆作家之手,也许会另当别论。


而这种乱扣帽子的做法,直接影响到学生不敢讲真话,不敢说自我真实的体验,甚至有时说假话、说套话,把自己的个性遮盖起来。由于这位老师的教育,像《我的空中楼阁》这样清新自然的文章自然在学生的笔下也不见了!


 


其次,语文教育头上的高帽子表现为无原则的提倡“崇高”。


譬如,我们总喜欢耳提面命地引导十几岁的学生“要写有意义的事情”,“说崇高的话”、“写敬仰的人”,就连高考作文也出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样的题目,其本质都体现为一点:要崇高。作文要求中不就有一点“要求内容健康”,而所谓“健康”,就是要写正面,必须写精神追求;不能写物质追求,不能写消极的,不能写阴暗面等等。两厢颠倒了,就成了“不健康”的了。


可我们深思一下,几岁、十几岁的中小学生写作、说话,更多是凭他们的感性来写的,寻求伟大,刻画崇高,离他们很遥远,并且文章也应以生活化、平民化为基调,表现朴实和率真的情感,以十几岁孩子所能有的精神体验为基本限度,不可拔高。而凭空拔“高”的强迫要求,最后只会导致孩子空喊口号,说套话,文章变得“假、大、空”。


 


语文头上的高帽子也表现为无根据的“升华”。


一位老师在讲授巴金的《灯》时,在课即将结束前,提了一个问题:“《灯》最后一段:‘在这人间,灯光是不会灭的我想着、想着,不觉对山那边笑了。’‘山那边’指的是哪?”学生一阵骚动。


“‘山那边’暗指革命圣地延安,党所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作者看到的灯光,就是毛主席桌子上的灯。”老师“意味深长”地说。经过这样一分析,文章立意好像是上了一个台阶,但仔细一想,不禁觉得荒唐。巴金当时住在桂林,却一眼望到了延安,望到了毛主席桌子的灯!巴金先生曾明确做过说明:“‘灯’、‘灯光’是泛指光明,向往光明的意思,结尾处的‘山那边’就是文章开头的‘在右边,傍山建筑的几处平房’”。理解一部作品,是不应该脱离作品本身,不能搞穿凿附会,假想一套。分析作品要从作品出发,实事求是。


正是由于语文教学长期以来的这种“高帽子”情节,使学生习惯地说着套话,什么“批判了、揭露了,歌颂了、赞美了”,而没有自己的人生体验,没有哪怕是稍许独到的阐释,没有自我的解读。


让学生赏析闻一多的诗歌《也许 ——葬歌》下面选项中有“表现父亲为死去的女儿衷心祈祷,希望她能地下安息”和“通过对女儿的哀悼,表达了诗人对现实社会‘咒骂的人声’强烈的不满,希望人民过上一种安宁平静生活的愿望”这两项,那么几乎将会有100%的学生选择后者。而实际上正确答案是前者。这时学生会马上反驳说:“闻一多这么伟大的民主战士,写诗怎能单单是为哀悼女儿呢?”闻一多在这种“高帽子”思想“照耀”下,被神化了!


可见,在这种“高帽子”专制下,学生的思维方式已经固定化了,自己独到的见解,早已被既定思维套路取代了,扣“高帽子”成了一种“潜意识”。


语文教育中可以渗透德育教育,但不是这种生搬硬套,喊口号式的。不然就适得其反,苏霍姆林斯基说:“关于一个人,一种行为,一种现象,一种事,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任何时候也不要努力猜测别人听了你的话会对你怎么样,这种猜测会使你变成虚伪的人,阿谀奉承的人,甚至卑鄙的人。”这句话正道出了现在我们语文教育的恶果。


 


语文教育头上的高帽子,压的学生在听说读写的时候,必须绞尽脑汁把每一种意思,往理想、爱国、崇高、积极方面升华、拔高,惟独不敢说想说的话,心里的话。总之,不敢忠实于自己的精神,这是对人性的压抑和悖逆,是对个性和精神自由的桎梏。


中国的语文教育什么时候解放到摘掉头上的高帽子的时候,语文教育才算是真正的语文教育,培养出来的才是“得道”的人才。


 


                (本文发表于《青年教师导报》2000年第四期)

写作创新源于心灵的丰富

写在前边:


昨天发了一篇博文《老树嫁新枝,陈曲翻新意——作文创新策略谈》,文章被语文网的编辑推荐为“今日头条”,本人甚感荣幸。几位博友留言也肯定文中的几种方法很实用,对提高学生作文分数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静下来想想,对于真正写好作文,“技巧”“策略”从来都是拙笨的,都是“末”,只有抓住了写作的“本”,才能解决根本问题。那么,作文的“根本”是什么呢?


今天我再发一篇博文《写作创新源于心灵的丰富》,跟大家一起探讨作文“本“的问题。


 


写作创新源于心灵的丰富


邱宇强


 


很久以来,广大师生都有这么一种看法,认为学生的作文写得辛苦,写得枯燥无味,是由学生单一乏味的生活现实导致的。真的是这样吗?难道真是人生经历的丰富与否决定着写文章的难易吗?决定着写文章的精彩与否吗?我觉得,不尽然。


审视学生的生活,阅读学生的作文,我觉得,在写作学习中,学生缺的不是生活而是感受;缺的不是知识而是兴趣;缺少的不是规范而是个性。“学生缺的不是生活而是感受”,更是一语道破了多年来学生作文的痼疾,学生作文写作的困难不在于生活阅历的有限性,而在于学生心灵的苍白,情感的贫乏,感悟的残缺。


我国建国后第一代建筑大师、一代才女林徽因女士,对写作曾有一段这样的论述:


生活的丰不丰富,不在于生活经历的多与少,而在于作者的观察力和感受力是否锐利敏捷,在于能多方面体味所见所听所遇的种种不同情境,能理会到人在生活中互相的关系与牵连;生活的必然与偶然之中所起的戏剧性的变化,更得有自己对生活的看法及思想信仰或哲学,所以说一个生活丰富的人,并不在于客观的见过若干事物,而在于能主观地激发很复杂,很不同的情感,能同情于人性的许多方面。”(出自《林徽因传》,张清平著,百花文艺出版社)


林女士的这段话可谓经典的论述了生活与写作的关系,道出了写作源于作者心灵的丰富的创作规律。由此我们也就明白了,没有穿行刀光剑影,不会降龙十八掌的金庸,却能写出那么多经典的武侠小说,成为名震文坛的“侠客”;由此我们也就明白了青年时期就瘫痪在家,疾病缠身,很少参加社会活动的史铁生,却能写出那么多好的不断焕发新意的作品,成为当代著名的作家。作为学生,自此也不应再抱怨自己作文写不好是因为生活的单一枯燥;作为教师,也应对过去的作文教学进行反思,进行调整。笔者在作文教学实践中就做了如下的一些尝试。


 


首先,把情感教育作为作文教学的基础,引导学生学会体味情感。


以往作文指导多停留在写作构思写作技巧上,当然这必不可缺。但在作文教学中,一定不能忽视学生的情感教育,它是学生作文的基础与源泉。所谓的情感教育就是针对具体的材料或事件,启发学生的情感思维。


举个最简单最常见的例子,要求学生以“父母对你的影响”为话题作文,学生写的很困难,即使写出来的也是枯燥无味。其根源不在于他们的父母真的无所作为,对他们真的没有影响,而是他们觉得家长做的一切都是应该应分理所应当的。有这样的思想,学生自然意识不到父母对他们的触动与影响。针对这种情况,教师就可以举出一些现实生活中发生在身边的父母之事,与学生一起分析,一起体会当中的浓浓深情。以此类推,教师经常启发学生内心的情感思维,让学生不再用一种视而不见,一种冷漠的眼光看人看事看世界。这样的情感教育长时间进行下来,学生的情思慢慢就有了,文思自然也有了。


 


其次,对学生进行深度思考训练,让学生学会挖掘。


应该承认学生的阅历相对来说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就应在这有限的基础上,向深层次挖掘。这就要对学生进行丰富心灵的深度思考训练。


我举这样一个现实情景事例,早晨,学生进入教学楼的高峰期,三楼楼梯的缓台处,一个垃圾桶盖不知什么原因滚到了楼梯中间。上楼的学生,多数是视而不见走了过去,一些学生特意的跨过去或是绕过去,一些同学过去后,嘴里还抱怨着“哪个缺德的干的••••••”,有个别的学生把垃圾盖踢的更远。就这个场景,让学生作文。


讲完这个事例,大多数学生会感觉这件事太小了,没有什么可写的呀!这个时侯,教师就要发挥作用了,引导学生层层深入思考: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怎么想呢?他们各个表现不同,你怎么看?在我们每个人的行为背后,反映出怎样的思想呢?这样的场景,我们在其他地方看到过吗?如果场合不同,影响是不是也不同••••••以此一点点的挖掘下去,学生会发现,这小事可真不小呀!这作文自然也就有话可说了。——而进行深度思考,对问题不断挖掘的过程就是对心灵丰富的过程。


 


第三,对学生进行洞察力的训练,丰富学生的心灵世界。


大多数人都长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但是看到的世界却是大相径庭,有人看到了丰富多彩,有人看到了平淡无奇。究其原因,在于洞察力的不同。


大家都知道大作家福楼拜当年教莫泊桑写作的一些故事吧?当中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次,福楼拜对莫泊桑说:“你去巴黎第九大街,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向左拐,看看路右边的第一个人是谁?”莫泊桑来到路口,远远看到一座老妇人的雕塑,就回来告诉老师:“是一个老太婆。”老师摇摇头说:“你看到的别人也能看到,你再去瞧瞧是一位什么样的老太婆。”莫泊桑又来到路口,这次走得更近了,回来说:“那个老太婆很脏,满脸灰尘,头发乱得像鸡窝。”福楼拜听后微笑说:“有进步,但你看到的东西别人还是可以看到,你应该用你的第三只眼睛去看,看到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莫泊桑再次来到路口,看得非常认真,回来后说:“老师,我看到了那个老太婆的鼻子是世界上最蹩脚的木匠随便拿了一块木头削了一块安在她脸上的。”福楼拜听后高兴地说:“你今天的作业完成得很好,可以得满分了。”通过这个小例子,我们明白了学生的作文写的干枯乏味,不是因为看见的少经历的少,而是因为缺少发现,缺少洞察。让学生用心入心的去观察生活,培养学生的洞察力,让心灵丰盈起来,好作文想是也就写就了!


 


有了情思,才有文思。谁的心灵世界丰富起来了,谁的作文才会精彩起来!所以,让我们从丰富学生的心灵开始吧!


 

新课程下,语文教师要做好学生的引路人

新课程下,语文教师要做好学生的引路人


长春市第七中学 邱宇强


 


摘要:


语文学科在学生课程设计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但是在教育教学实践中,语文学科却备受冷落,学生厌学语文情绪浓重,这令教育工作者十分忧虑。新课程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为消减学生厌学语文情绪提供了契机。本文提出了在新课程下语文教师要做好学生学习语文的引路人的观点。笔者主要从语文教师应具备的素养、优化教学过程、全方位评价学生、倾注教师爱心等几个方面进行了论述。语文教师这样做既践行了新课程理念,又消减了学生厌学语文的情绪,一举两得。


关键词:


新课程 语文教师 学生厌学 教师素养


 


语文学科在学生课程设计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国家课程标准专辑·语文课程标准》在《前言》中就写到:


“现代社会要求公民具备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具备创新精神、合作意识和开放的视野,具备包括阅读理解与表达交流在内的多方面的基本能力,以及运用现代技术搜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语文教育应该而且能够为造就现代社会所需的一代新人发挥重要作用。”[1]


在其《课程性质与地位》中写到:


“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与发展。语文素养是学生学好其他课程的基础,也是学生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的基础。语文课程的多重功能和奠基作用,决定了它在学生教育阶段的重要地位。”[2]


由此,我们看到语文学科在教育教学的期望定位上是很高的。确定了语文作为一门基础学科的地位,对于培养学生的思想道德品质和科学文化素养,对于学生学习其他学科和继续学习终身发展,对于弘扬祖国的优秀文化和吸收人类的进步文化,提高民族素质,都具有重要意义。

    那么,作为社会精神的产物,人类文化素质的载体,在人类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语文学科,
在现实的教育教学中的地位又怎样呢?真是备受学生重视,花大气力学习,学习成也很显著吗?

现实情况正好与其地位相反。语文学科很早就已走到了很尴尬的境地。著名语文教育家于漪曾感慨颇多的说:我们的语文教学和其他学科相比,已排到小五子小六子了。这说出了语文在各学科中地位的问题。还有人说误尽苍生是语文!言下之意,语文教学不仅不能给学生带来语言知识的增长、语言能力的提高,甚至要误人子弟。中学生也如是评价语文:数学、物理是固体;音乐、美术和体育是液体;而语文是气体。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课堂里的语文太无奈:带着这种情绪去学语文,结果可想而知。新课程的实施,为消减学生厌学语文情绪提供了契机。作为教育者,不得不承认学生往往是因为喜欢哪个老师而爱上了这个老师所教的学科,同样,是因为不喜欢哪个老师而厌学了这个老师所教的学科。爱屋及乌的道理,在这里是讲得通的。所以,要想不让学生对语文产生厌学情绪,关键点还在老师。所以我说,在新课程的东风下,语文教师要做好学生学习语文的引路人。


一、做一个不同材料打造的语文教师。


笔者总认为语文教师虽然位列教师行列,但总觉得语文老师应是与其他学科的老师不一样的,他应该是用不同的材料打造成的教师,他应该“力量”无穷!


语文教师教师要有学识的征服力。 教师的知识面要广,既要有专业的知识,又要有多学科知识;既要有书本知识,又要有社会知识;既要有学科现在知识,又要有学科发展动态知识。教师只有勤奋学习,博览群书,才能在授课过程中旁征博引,涉猎古今,其渊薄的知识才能令学生折服,使学生心悦诚服地学习你所传授的知识。教师只有通过不断地学习,努力掌握新知识,新理论,形成新观念,不断拓展知识面,才能使自己拥有的知识不老化,不陈旧;才能使自己所传授给学生的知识是最新的,最适合时代需要的;才能使学生觉得学有所得,学有所用。


    语文教师的教学方法要有激活力。好的教学方法是增强课堂吸引力的关键。要诱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增强课堂吸引力,教师不能照本宣科或满堂灌,不能我讲,你听,我写,你抄,我给,你收。要让学生积极思维,激发他们的求知欲。要不时地给他们提出一些问题,给他们心理形成一定的压力,从而使他们能振奋精神,集中注意力。此外,在教学过程中还应鼓励学生提问,形成课堂上的互动,使自己的教学做到有趣、有味、有奇、有感,从而增强课堂的吸引力。


    语文教师的教学内容要有穿透力。教师应熟悉教材,而熟悉教材首先需要通读教材,明确各章节在教学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熟悉难疑点的分布,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对各章节教材内容进行深入地钻研,透彻地了解,确定本节教学内容的深度、广度、重点和难点。重点要突出,难点要讲透,并要注重理论联系实际,指导学生运用所学知识去解决生活与生产中的一些实际问题,提高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


语文教师的语言要有强烈的感染力。教学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教师在讲坛这个大舞台上就像演员一样展现美,传递美,创造美。语言是教学的重要工具,教学中语言简练清晰,生动活泼,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调动学生思维的积极性,能加深对知识的理解。简洁生动,幽默诙谐,有张有弛,抑扬顿挫,深入浅出的语言,不仅能把无声无息的文字讲得有理有情,有声有色,而且能收到“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的语言美的功效。


二、优化教学过程,增强课堂教学的吸引力。


切实实现课堂教学的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的模式,这里的核心问题是引导,是培养学生的感知。要尽可能地把时间留给学生,让学生感知。即:该讲的言简意赅地讲,可讲可不讲的坚决不讲,没什么好讲的就干脆一句话不要讲,留出更多的时间给学生反复体会,让学生自己去品味、想象,教师只提供思路,在关键的地方加以点拨。


构建能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课堂教学情景。通过课堂教学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使学生爱学、乐学。在整个一节课的教学中,教师就应力求灵活地运用各种教学方法和教学机制,用现代信息技术整合教学内容,提高教学效率,增强课堂吸引力。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让学生在愉悦中尽情地学习。   


     搞活课堂教学:教师的教学方法要灵活,学生的思维要活跃,课堂气氛要活泼。教师根据不同的教学内容,不同的教学环节,采用不同的教学方法,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动脑思考、动眼观察、动口表述、动手操作、动情投入。在这种综合的训练中,学生的思维是开阔的、开放的,能最大限度地使每一个学生都能享受到学习、交往和发展的乐趣。


     以学生的发展为本,从学生的实际出发,对不同的学生在知识的掌握、思维的训练、技能的提高等方面要有不同层次的要求,针对学生水平设计练习作业,同一内容不同要求,尽可能使每一个学生都能体验到满足感、成功感。


三、全方位评价学生,激励学生,让学生有更多的成功体验。


教学评价是教学的一个重要环节。科学合理、公正公平的评价,将会有力的激励学生进一步的学习,自然也会消减一部分的厌学情绪。随着素质教育的开展,随着新课改的实施,注重全方位评价学生,激励学生个性发展,也是很必要的。


新课程要求评价时,要注重对学生综合素质的考查,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评价要保护学生自尊心,体现尊重与爱护,关注个体的处境与需要。评价应突出发展、变化的过程,应包括对其情感、意志、兴趣的评价,要将评价贯穿于日常的教育活动中,发挥评价的教育性功能。课堂教学评价应关注学生发展的各个方面,如积极的学习态度、创新精神、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等等,充分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并给予充分的肯定。


考试作为教学评价的一种手段,不是唯一的手段。要收集学生知识、能力、情感等方面心理特征的信息,对教学效果做出价值判断,要采用多种形式,比如可采取观察、口头提问、实验报告、作品展示、项目报告、纸笔测验、操作、设计实验、面谈或问卷调查。学生的学习潜能是不断开发出来的,不能一考定性。更多的评价学生在能力发展上的进步状况,可以及时的发现学生的学习状态、存在问题。通过对学生的尊重、倾听、合作、促进的过程,采取相应的措施,可以促使学生回归到正常的学习轨道上来。让学生在评价中快乐成长。


每个学生都有可发展的潜力,只是表现的领域不同。以促进发展为终极关怀,从不同层次和视角看待每个学生,促进学生个性品质的形成与发展。学生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教育“多一把衡量的尺子就多一批好学生”,“尺子”多了,好学生也就多了。


    四、倾注教师的爱心,增强师生间的亲和力。


高尔基说:“谁爱孩子,孩子就爱谁,只有爱孩子的人,才可以教育学生”,这充分说明师生关系对于教育的重要。


关爱学生,以情动人。“感人心者,莫过乎情”。寓情于教,以情动人应该是教师尤其语文教师经常采用的教学方法之一。陶行知说得好:“运用朋友的关系,彼此自由交换学识,是比摆架子好得多,你要了解学生的问题,体谅学生的困难,处处都显示出你愿意帮助学生求学而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烦。”因此语文教师要想走向学生,了解学生,就要善于倾听学生的心声,与学生进行思想和情感上的交流,教师能从中获取信息,了解学生学习情况,帮助学生解疑答惑;学生则能从老师的倾听中感觉到自尊、树立了信心、增加亲切感,自然也就消除了厌学情绪。


增强师生间的亲和力,教师首先要尊重学生人格。尊重学生人格是教育好学生的前提。只有尊重才能建立平等的师生关系,这是学生乐学、师生感情沟通的基础。在和谐平等的师生关系中,我们教师只是平等中的首席,而不是上、下级关系的主宰。课堂上教师做到端庄中见微笑,严肃中见柔和,以生气勃勃,充满活力的情态、风度、品格展现教学魅力,给学生以自然、亲切、舒畅的美感。与学生建立一种平等、民主、互信、和谐的双边关系,与学生情感相通,心理相融。  


其次,要多发现学生的优点、多表扬。激励是一种手段,更是一种艺术。常言说:数其十过,不如赞其一长,要尽量寻找学生的闪光点,放大优点。孩子纯真可爱,各有闪光点,作为教师,要善于抓住孩子的点滴进步,在学生敢说、敢做的氛围中,适时地给予适当的表扬,帮助孩子树立起学习的信心。学生存在缺点和问题实属正常现象,作为教师,批评教育无可非议,但该宽容的要宽容,千万不要做教育的蠢事,动不动就讽刺、斥责甚至是歧视,别忘了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讥笑声中有爱迪生


另外,个别学生要个别对待,真正做到因人施教。遇事要有耐心。如果学生的不恰当行为较突出,那么就需要教师有耐心,付出较大的努力去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俗话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心灵。”给予学生更多的宽容与耐心,激励学生进步是形成教师亲和力的强动力。


苏联教育家霍姆林斯基也曾经这样认为,“师生之间是一种互相有好感、互相尊重的和谐关系,这将有利于教学任务的完成”; 古人也曾有“亲其师,信其道”的名言,它深刻而精辟地点明了和谐、融洽的师生关系在教学活动中的重要作用。让我们每一个语文教师都行动起来,成为学生的朋友,从而把厌学情绪抛到九霄云外。


 


参考文献:


[1] 计芬:《寻找职高学生语文能力培养的切入点《文教资料》200611月号下旬刊。


[2] 方双虎:《乐学与厌学学生心理健康状况、人格特征的对照》,《江西教育科研》。


[3] 黄伟奇:《中学生厌学的原因及对策》,中国教育研究论丛, 2005年。
[5]
肖承志、刘经兰:《中学生厌学的归因及对策研究》,《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第25卷第1期。


[6] 陈家麟:《学校心理教育, 教育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


[7] 马建青:《大学生心理卫生,浙江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


[8] 潘菽、刘范等:《教育心理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80年版。


[9] 李季:《中国教育病,四川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1] 《国家课程标准专辑·语文课程标准》,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页。



[2] 《国家课程标准专辑·语文课程标准》,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页。